奇书 >  穿成悲催农女后的发家日常 >  第七章仁心阁失火!

前堂一直关注的人们,看着这两人沉默的样子,那叫一个恨铁不成钢啊。

抬手捂眼,内心崩溃。

掌柜的更是恨不得冲上去,把苏澈打晕,打包送到送到夜琉璃的床榻上。苏澈是个小傻子,但是夜琉璃不是啊,身为医者对那些羞羞事情肯定很了解,所以根本不用担心。

他们两个人,是在谈情说爱吗,这简直就是以折磨外人为乐啊!

是不是,非要看到他们焦急难耐的样子,他们就不高兴啊!

对于偷窥人的愤愤不平,夜琉璃全然不知。

和苏澈分开后的她,躺在简陋的床榻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脑海里,不停的闪过,刚刚院子里发生的事。

不知道,自己今日的主动,苏澈那家伙是怎么想的。

其实,不仅是因为,刚才那下意识的吻,还有因为子时的事。

医馆里,还有刚做过手术的孕妇,需要好好照顾,而这几天医馆里的人也渐渐的多了起来,自己需要好好筹备了。

这百草堂,从开店至今帮助了很多人,名声也很好,自己来到这里倒是也很开心。

但是夜琉璃不知道的是,因为百草堂最近名声大显,有一家医馆对其虎视眈眈,一直想要搞事情。

夜琉璃想到苏澈的傻子病,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好主意!

猛然起身,摸着自己的下巴,眼里都是光芒,希望苏澈能够被自己医治过来。

而苏澈自己回到房间,拿着手里的启蒙书一直看不下去,心里想的都是夜琉璃脸庞的触感。脸蛋好光滑啊,也好软,自己还想亲一下……

正所谓,夜黑风高,正是杀人放火天。

一道鬼祟的身影,悄悄从百草堂的后门溜走。很快,借着深夜的伪装,那道身影消失不见……

子时。

正当百姓们陷入熟睡之际,忽然,一道刺目的火光打破了小城的宁静。

“走水了!”

响亮的喊声,划过天际,惊醒了睡梦中的人们。

可入眼看到的,则是冲天般的火光。

尖叫声,呐喊声,以及凌乱的脚步不停传来。

而看到天边不远处的火光后,一个中年男人笑了。

“百草堂?看你如何和我争……”

大火烧了许久,直到黎明初现,大火这才算彻底扑灭。

尽管已经扑灭大火,可无情的大火,早已将房屋烧的面目全非。

清晨醒来,徐郎中便听到百姓们谈论,昨夜大火的事。顿时心下兴奋不已。想不到,仁心阁下这么快就出手了。

哼,百草堂怎么了。

得罪了仁心阁,还想在城里待下去?

要知道仁心阁才是城里的医馆扛把子!就凭着最近风光的医术就想反击?怕是做梦吧!

心情大好的徐郎中,打算吃个路边早饭,再去百草堂看热闹。

可谁知,当他刚坐下时,却看到百草堂的夜琉璃和苏澈出来了。

要问他为什么认识夜琉璃,当然是因为夜琉璃的医术在城里已经被传的神乎其神了。

“呦,这不是徐郎中吗,好久不见哈。”

“是啊。”

尽管面上在笑,可徐郎中心里,却是冷哼一声。

“老板,来两大碗馄饨。”

“好嘲

夜琉璃选了处干净的位置坐下,同时还不忘将原本的凳子搬开,要苏澈也坐下。

看着忙着搬凳子的女人,苏澈忍不住再次回想起昨夜那让他心悸的一幕。

因为那个吻,他可谓是彻夜未眠。

所以……

他自然也知道,昨夜夜琉璃大晚上出去了。

不一会,馄饨上桌。

夜琉璃一边吹着,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想不到,徐郎中的心啊,当真是大啊。”

“什么意思。”

“哦,没什么。”

吃了一口馄饨,这才继续说着,“你们仁心阁都烧成废墟了,徐郎中居然还有心情在这吃馄饨。我刚才,可是看到李郎中趴在地上痛苦呢。”

说实话,她昨晚这么做,唯一对不起的人,就是李郎中。

不管怎么说,仁心阁的李郎中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对待病患也能做到一视同仁。

只要李郎中愿意,她百草堂的大门,永远为其敞开。

“什么仁心阁?仁心阁怎么了!”

“哎呀,徐郎中还不知道啊,啧啧啧,昨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们仁心阁突发大火,现在啊,都已经烧成废墟一片。你居然不知道!”

怎么可能!

被烧的,不应该是百草堂吗!

尽管很不想相信,但见夜琉璃说的这么真,徐郎中赶忙起身,朝仁心阁狂奔而去。

看着徐郎中焦急的样子,夜琉璃冷笑起来。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这,是你们自找的!

“媳妇,以后你不开心了,我来帮你!”

嗯?

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夜琉璃心中一惊,看了一眼身边在吃混沌的苏澈。

明明是个随便的路边摊,普普通通的食物,可苏澈这人,愣是吃出一种优雅感觉。当然只要苏澈脸上没有这种傻笑就好了。

等等。

她好像意识偏了。

“咳咳,你在说什么呀,什么事呀,我怎么听不太懂呢。”

夜琉璃左顾言它,嘻嘻哈哈的打马虎眼。

而苏澈则静静地看了着夜琉璃。

被他这样盯着看,夜琉璃总有种被看穿的感觉。就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全都没能逃过苏澈的眼眸。

“娘子,我告诉你我昨晚上跟着你,看到你出去了,还那啥了,所以以后这些事情交给我吧。”

明明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话,可在夜琉璃心里,这话却让她,犹如吃了蜜糖一般甜。

是那种,从天灵盖到全身,都泛着甜意!

“好〜以后啊,就交给我我们苏澈啦,苏澈会保护我的对不对啊!“

“对的,媳妇只要有我在,没有人可以伤害你。”

说着苏澈朝着自己的胸膛拍了几下,脸上都是坚定。

虽然自己答应了,但夜琉璃知道,有些事还是不能告诉苏澈。

不是不相信他。

而是她觉得,苏澈就是个孩子,还需要她的保护,她不放心要苏澈去面对危险,就算是可能存在都不行。

她也可以强大到保护好他。

既然,已经确定自己的心意,确定自己是喜欢苏澈的。

那么,喜欢就是相互的。

她,夜琉璃,也能凭自己的能力,去保护苏澈!保护自己喜欢的人!

吃完馄饨,两人这才朝仁心阁方向走去。

这种大事,怎么能不出面恭喜一下呢!

-想到,一会能看到徐郎中那惊慌的模样,就忍不住想笑。

回想昨天夜里,夜琉璃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她半夜让白狼招呼那些小动物们,和自己一起将放在仓库里的那块,雕坏了的牌匾搬运到仁心阁门前。

雕坏的牌匾,烧了就烧了。

夜琉璃不得不感叹,幸好她当初留下了这块牌匾。

本想着,无非就是留着劈柴烧火用,想不到,居然还有这么大的作用。

在一众动物们的帮助下,那块刻着百草堂的牌匾,被她高高挂在仁心阁的门上。

而将写着仁心阁的牌匾,则挂在自家医馆门上。

最巧的是,仁心阁和百草堂两家,就相隔一条街道。如此一来,对方看到牌匾后,自然会将仁心阁当做百草堂。

而她,则在大火烧起来后,更是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家百草堂的牌匾重新换上!

哈,她这一招偷梁换柱用的妙啊。

自己都忍不住为自己的聪明,感到骄傲!

夜琉璃的傻笑声,苏澈自然听到。

只顾着傻笑的夜琉璃,全然没有看到,前面轮椅上,苏澈那上扬的嘴角,只要媳妇开心,她家开心!

刚到仁心阁,就看到徐郎中正歇斯底里的怒喊。

而一旁的李郎中,则心疼的看着已经成为灰烬的医馆,眼眸中的难过,让夜琉璃一时间有些心虚。

察觉出夜琉璃的变化,苏澈用那低沉的声音说道:“娘子不要伤心,要知道你不做,受伤害的就是我们了。”

“嗯。”

正疯狂中的徐郎中,看到夜琉璃后,一个健步冲了上来,冲着夜琉璃便是一阵怒吼。

“为什么!”

“啊?什么为什么?”

“昨晚,明明该起火的,是你百草堂才对!”

“为啥是我百草堂,这和我百草堂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我明明让人烧的是你百草堂!”

哦!

原来如此!

徐郎中话音刚落,围观的百姓们纷纷发出惊讶的声音。

——原来,是要烧别人的医馆,结果不知为何,反而把自己的医馆烧了。

——没想到,真相居然是这样的!

——简直太可恶了!

听着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声,徐郎中这才猛然惊醒自己说了什么。

甚至还看到,李郎中那愤怒的目光。

“不,不是的……”

徐郎中挥着手,企图为自己辩解。

“徐郎中,你不用解释,我刚才听得很清楚。就算你嫉妒百草堂,也不该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你简直给我们杏林中人抹黑!“

“李郎中,不是这样的,是……”

“你不用说了,从今天起,你不再我仁心阁的人。我这里庙小,容不下你。”

“哈,就算他去了别的医馆,我可不敢找他看病。就这心眼,万一不小心,把我治死怎么办。”

忽然,人群中一名高大的壮汉开口吐槽起来。

有了他的带头,百姓们也跟着吐槽起来。

-旁的夜琉璃真心想对那位壮士竖起大拇指,牛啊,这波节奏带的,可以啊!

专业级别的吧!

在百姓的吐槽中,徐郎中完全没办法为自己辩解。

无奈,只好灰头土脸的逃了。

等人走了后,李郎中这才朝夜琉璃走来。

“夜大夫,很抱歉,是我识人不清。”

本就对他有愧,夜琉璃哪儿敢接受他的道歉,“李郎中别这样,

我受之有愧。”

“怎会。”

“那李郎中,以后如何打算……”

“还没想好。”

“要不!你来我这里吧!目前就我一个人,说真的,我真的有些忙不过来。”

一听有机会,夜琉璃连忙准备拉人入伙。

这话要是让百草堂掌柜的听到,估计要爆炸了,肯定会说:夜琉璃!你有没有良心!你不是人!

“这……好吧,那就有劳你今后多加照顾了……”

李郎中也是个爽快人,没想多久,便同意了夜琉璃的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