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剑主! >  第八章 肉身之力

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魏霞止住哭泣,双眼泛红,看着怀里的凌风,替他擦去嘴角血迹,紧紧握住他的手。

她知道,如果落在那个女人手中,自己肯定会生不如死。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自己最终竟是这么个惨淡结局。

父亲多年未归,娘亲又抛弃了自己。

如今的自己,与那没爹没娘的野孩子有何两样。

而凌风的出现,就像是黑夜里亮起的一盏油灯,为她照亮了一个前行的方向。

可他却因为自己而受了伤,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

要是就这样被人折磨而死,她不甘心!

“不行!”

“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去做。我还没有找到父亲。还没能回到山河宗去,击败娘亲,然后问她一句,为什么?”

“我说过要保护凌风的,也还没有做到。”

自己为何会莫名奇妙的来到西荒,娘亲那一剑的伤,又是如何痊愈的。

这些似乎隐藏在自己身上的秘密,都需要自己去寻找答案。

想到这里,魏霞咬了咬牙,眼中露出一抹狠意,她绝不会就这么认命。

她松开凌风的手,把他轻轻放到地上。

凌风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下意识的拉住她的手。

魏霞努力挤出一丝微笑,然后挣脱他的手,说道:“这次换我来保护你。”

“不要。”

凌风眼中满是担心之色,想要制止她,但魏霞却已经站起身,面向不急不缓走来的丫鬟小英。

魏霞握紧拳头,一声不发的向她冲了过去。

小英讥讽一笑,对于魏霞的举动,她很是不屑。

魏霞冲向小英,一拳向她胸口砸去。

小英的笑容突然僵住,脸上甚至来不及露出惊恐的表情,就眼前一花,便瞬间失去了意识。

在魏霞的拳头打中小英后,一声巨响传遍了整片森林,惊得无数鸟儿扑打翅膀,飞离这片区域。

艰难站起身来的凌风,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看着魏霞的身影,他心中惊骇万分。

没想到这个被自己从河里捡来的魏姑娘,一直看着柔柔弱弱的,身上却隐藏着如此惊天动地的力量。

魏霞站在之前小英所处位置,眼前一线之上,是被连根拔起,倒塌了一片的树木。

在她面前,早已没了小英的身影。

修行者在达到练体境圆满后,身体便已是刀枪不入,而到了凝气境,身体的坚韧程度还会更上一层楼,此后的境界提升,吸入体内的灵气都会对身体进行反补和滋养。

除了修行者炼制出的法器之外,凡俗之人所使用的器具,根本不会对炼体境圆满之上的人造成任何伤害。而高境界修士不使用神通术法,单凭肉身强度就能够与低境界修士对抗,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魏霞前方几百丈外,这片倒地的树木尽头,是一座山。丫鬟小英的佩剑,连剑带鞘,大半没入山体之中,边上还飘散着一股血腥味,却已经不见她的身影,只有一些碎肉残渣,散落得到处都是。

魏霞这一拳的威力之惊人,连她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她呆呆的站在原地,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因为体内没有任何灵气和修为的缘故,便先入为主,而忽略了自己的身体。

现在却惊喜的发现,自己的肉身之力竟然没有随着修为一起消失。

魏霞也不太清楚自己现在究竟是个什么状况。

想不出是什么原因,她便索性不去想了。

转身看着呆滞在前方,身体不停颤抖的杨汐月。想到她所做的一切,还把凌风伤成那样,魏霞顿时就怒意上头,眼露寒芒,一步步向她逼近。

杨汐月在一击将凌风重伤后,吩咐完小英把人带走,便得意的往临安城方向走去,压根就没有将魏霞放在心上,她不觉得一介凡人,能翻出什么风浪来。

然而还没走出几步,便被身后传来的巨响声,吓得连忙回头看去。

却看见一个少女,站在一片倒塌的树木之前,收回拳头,而自己的丫鬟小英,已经不见踪影。

见魏霞杀气腾腾的转身向她走来,杨汐月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她脸上先是震惊和不敢置信,然后慢慢变为恐惧,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魏霞脚步不停,面露凶光。她并不打算放过这个突然冒出来,半点不讲道理,来针对自己和凌风的女人。

杨汐月眼见事情不妙,她运转灵力,将速度提到最快,转身就逃。

魏霞见状,双膝微蹲,然后突然发力,身体一跃而起,如离弦之箭般,冲向想要逃走的杨汐月。

魏霞知道自己的肉身之力没有随着修为一起消失后,心中有了计较。她控制着手上力道,只使出一成不到的力量。

魏霞毕竟没有经历过腥风血雨和打打杀杀,还真狠不下心来,活生生的将人打死。

刚才一拳打死丫鬟小英,那也是因为她并不知道自己肉身之力还在的缘故。当时的她,冲向小英时,可是抱着必死之心而去的。

即便魏霞只用了一成不到的力量来对付杨汐月,可惊慌之下的杨汐月依旧被一拳打得飞出几十丈距离。

杨汐月刚要爬起,就又被一拳打得嵌入大地之中。

魏霞仍不解气,把她从地里拽起后,又是一顿拳脚招呼。直至把她打得鼻青脸肿,魏霞才停了下来。

没有任何花里花哨的招式和术法,魏霞就这样拳拳到肉的,将杨汐月揍成了猪头。

最后抓住她的脚,拧小鸡一般,把她给丢到了凌风跟前。

凌风呆愣在原地,还在消化心里的震惊。

“难道这就是她所谓的,没有修为?”

这时灰头土脸,狼狈不堪的杨汐月开口说话了。

“前辈!饶命。”

“之前是在下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前辈大人不要……,大人不记……。”

杨汐月已经吓得结结巴巴,连说话都开始言语不清起来。

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临安城这种小地方,踢到这么硬的一块铁板。

杨汐月顿了顿,默默组织了一下言语,自曝身份道:“我是清河杨氏,杨家族长的女儿,还请前辈放我一马,在下定然感激不尽。”

魏霞皱了皱眉,没想到这人竟然是之前凌风所说的清河杨氏之人,而且还是族长的女儿,难怪会如此行事跋扈。

魏霞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人,如果把她杀了,必然会遭到她家族的报复,自己毕竟初来乍到。凌风的五峰山会不会护住自己不好说,反而还会给凌风带去很多麻烦。

魏霞看了看凌风,说道:“你觉得需要怎么处置她?”

凌风已经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神来,他走到魏霞身旁说道:“我虽然一直待在山上,但是对杨家这位大小姐还是有所耳闻,没想到这么不凑巧,会在临安城碰到她。”

魏霞说道:“如果杀了她,会不会给你惹来麻烦。”

凌风想了想说道:“杨家大小姐名叫杨汐月,传闻其天赋极好,在这琳坪州,也是个出了名的天才。杨家家主对这个女儿,十分宠爱。如果她在临安城附近出了意外,杨家族长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听到少年似乎知道自己的身份,杨汐月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连忙说道:“这位少侠,之前的事都是误会,您千万别往心里去。”

凌风有些难以将眼的杨汐月,和之前一直鼻孔朝天,气焰嚣张的蛮横大小姐印象重叠。

“少侠能否看在清河杨氏的面上,放我一马,我以后再也不敢冒犯二位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了活命,杨汐月这个杨家大小姐,已经把姿态放低得不能再低了。她委实是怕极了魏霞,生怕魏霞会突然不高兴,一拳打死自己。

凌风并没有回答杨汐月的话。

魏霞问道:“怎么说?”

他她有些拿不定主意,所以便把决定权交给了凌风。

凌风也有些头大,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他跟魏霞一样,终究不是个心狠之人。

最终他叹了口气说道:“你走吧!”

“感谢前辈和少侠的不杀之恩,小女子定会铭记在心。”

杨汐月瞬间如获大赦,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这么容易就被放走了,但还是很麻溜的起身离去。

“等等!”

一个声音突然传来。

杨汐月吓得身体一颤,停在原地。

凌风也不知道魏霞想要干嘛。

只见魏霞走到杨汐月身旁,从她沾着泥土的腰间夺过一只储物袋,然后说道:“你可以走了。”

杨汐月不敢耽搁,她是一刻也不想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

魏霞搀扶着凌风到一旁坐下后,有些心疼的帮他包扎肩上伤口。

很快夜幕降临,周围光线逐渐暗淡。

其实魏霞和凌风之前本来是打算在临安城找一家客栈,度过今夜的。却被杨汐月的横插一脚,弄得两人现在只能待在这黑暗的森林里。

魏霞经历了之前在临安城时的紧张,再到凌风被伤时的绝望,而后是发现自己的肉身之力还在,从而化险为夷,这一系列事情后。

这会儿放松下来的她,觉得有些疲倦。

想到自己刚才竟然动手杀了杨汐月的丫鬟,虽然是为了自保,不得已而为之。但她心里还是涌起一阵不适之感,有些惊慌失措。

凌风在一旁打坐吸收灵气,修复自己的伤势。他虽然已经可以行走无碍,但是与杨汐月的那一击对撞,让他的五脏六腑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震伤,需要吸收灵气慢慢滋养。

调整了一下气息后,凌风睁开眼睛,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她。

沉默了会儿后,他说道:“你不必自责,她们那是咎由自取。而且你还保护了我,不然要是落在她们手中,我们只会更惨,对不对。”

魏霞轻轻点头,凌风说的她当然明白,但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心里有不适之感,在所难免。

“凌风,对不起!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的,是我连累了你,”

“没关系的,我们现在不都还好好的嘛。”

魏霞拉过凌风的一只手,抱在怀里,然后歪着脑袋,斜靠在他的肩上。

“能在这里遇见你,真好!”

凌风虽然已经缓过神来,但是之前魏霞所展现出来的力量,依旧让他有些犯怵。

他深吸了口气后,说道:“魏姑娘,原来你这么厉害啊,我之前都已经相信你是真的没有修为了呢!”

“我的话也并不完全是在骗你,我确实是失去修为了,但是我的肉身之力却没有随着修为一起消失,似乎还停留在之前境界的强度上。但是我一开始也并不知道,直到刚才出手时,才突然发现的。都怪我!要是早一点知道,你也就不会受伤了。”

说到这里,魏霞便有些自责。

凌风摸了摸她的脑袋,微笑道:“没事,你的肉身之力还在,是好事。”

“那女人是杨家族长的女儿,把她打成那样,她家族之人会不会来找我们报仇。”

“我大多数时间都是待在山上,基本上没怎么在外头露过面,她应该不会知道我是五峰山的人。就算她最后知道了,也没关系,我们五峰可半点不惧清河杨氏,何况还是她招惹我们在先。”

听到凌风都这么说了,魏霞便放下心来。

“来!这个给你。”

魏霞晃了晃刚才从杨汐月那里得来的储物袋,然后塞进凌风怀里。

“好歹是个大小姐,里面应该有不少好东西,你或许用得着。”

眼看凌风又想拒绝,魏霞一瞪眼,凌风只好乖乖收下。

“我现在只是练体境,还没有凝气入丹田,也打不开这储物袋啊。”

魏霞伸手一拍他的脑袋:“你傻啊,等你到了凝气境不就可以了。”

凌风道:“也对哈。”

此时周围已经是一片漆黑。

可能因为魏霞之前那一拳动静太大的缘故,这附近的野兽都被吓跑了,很是安静。

魏霞发现,即便周围一片漆黑,但对她的视觉并没有多大的影响。

凌风炼体四境的修为,视线自然也不差。

两人都不愿意继续回到临安城去,所以在走出这片密林后,在一座山的山腰处找了一个山洞,便打算在此度过一夜。

在洞口点起一堆火堆后,凌风闭目养神,呼吸吐纳,恢复体内伤势。魏霞将脑袋搁在他的膝盖上,沉沉睡去。

一夜无话,第二日魏霞跟着凌风径直往他宗门的方向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