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重生嫡女拽毒妃 >  第十一章 前朝遗孤

没想到歪打正着,这个小孩还真是凌语诗的亲弟弟。原来当初两人走散后,她弟弟被路过的僧侣所救,然后带回了寺庙中。因为墨子清替她找回了自己的弟弟。所以后来的凌语诗对墨子清也是忠心耿耿,最后更是成为了墨子清的左膀右臂,为他建立了搜集情报的暗卫组织。

可想而知,此女子的能力能有多强。能建立起一个完整体系的情报组织,绝非常人能及。所以她一定要在墨子清之前,收了此女子。刚好她也知道她的弟弟在城外的圆音寺中。

就在苏思乔前脚踏进怡红楼的时候,旁边顶楼喝茶的两人正趣味十足的盯着楼下那位红衣公子。

上官折颜:“啧啧,我说这苏家二小姐胆子可真不是一般的大啊!这一个女子,一个人,大咧咧地去逛青楼?我长这么大,还真是头一次见此等女子!唉,我说,你觉得她这要干嘛呀?”

对面的黑衣男子正微挑着嘴角,手里的茶杯被细长的手指包裹,茶杯在他的手里一下一下的晃动着,整个人看着甚是闲散的样子,男子道:“看看不就知道了,花辰,去跟着。”

“是”花辰走到窗户旁一个闪身就不见了身影。

苏思乔并不知道身后有人跟着自己,悠闲地走进了怡红楼。

大厅正在招呼客人的妈妈看到进来个穿着不凡的英俊公子,赶紧跑过来,“哎呦~什么风?把这么英俊的公子您给吹进来了,公子想要什么样的姑娘,妈妈我可不是吹大话,只要公子你想要的,我们怡红楼里啊~可都有,公子~来来来您上楼坐。”妈妈边介绍着自家的姑娘,边拉着苏思乔上楼。

“妈妈~我想要点你家的头牌喝喝茶,不知价钱多少啊?”苏思乔边上楼边询问身侧的妈妈。

“哎呀,公子,您可是来对地方了。我们怡红楼的头牌嫣然姑娘那可是这京城中的香饽饽。见我家头牌最少得要一千两银子,但前提是我家头牌还得看得上您。她不喜欢的人,您啊,就是万两黄金,她也是不会见的。”妈妈捂着嘴,言笑晏晏。

苏思乔:“不知妈妈觉得我这等长相,可否入得了这头牌嫣然姑娘的眼啊?”

“哎呀~公子您这就是取笑我这老妈子了,人家年轻姑娘的喜好我怎么能猜到。公子您莫要着急,妈妈我这就去给您唤嫣然姑娘过来,您先在这里喝喝茶~到时候看不看得上您,那还不是人家姑娘的一句话吗。您说是不是~”妈妈说完便上楼去找莫嫣然了。

苏思乔端起茶杯品着茶,环顾四周,莺莺燕燕,歌声阵阵,好一个快活楼。不一会儿,妈妈便回来了。“哎呦,这位公子您请,嫣然姑娘得需在屏风后看上您一眼,才能决定留与不留,嫣然姑娘正在楼上的厢房等着公子呢!”

苏思乔被妈妈带到了楼上的厢房中,随即屏退了下人出去顺便还替她关上了房门。房门被关上后,屏风后面就出现了一位身形婀娜的女子,此时虽看不清女子容颜,单单就女子那屏风后若有若无的身姿也够男子们向往一阵子了,还好她不是个男儿身。随后女子开口,声音如同清玲,婉转且动听。“敢问公子叫什么?家中可有当官之人。”

苏思乔果然没猜错,这一上来就问家底,果真是够直接。凌语诗为了能找到自己的弟弟,也是煞费苦心啊。

“嫣然姑娘好生直接啊,没看出来姑娘也是一个看重家室与地位的人。难不成姑娘陪酒也要挑选一个地位高的人来陪?”苏思乔调侃道。

莫嫣然:“还请公子回答了奴家的问题,奴家本就是做这生意的,直接一点又何妨。”

“南宫离,平民百姓而已,家中并未有人做官。”苏思乔回道。

莫嫣然:“那公子请回吧。”说完便起身准备离开。

苏思乔冷笑,“呵呵,嫣然姑娘好生狠心,原本我今天是想来给姑娘送一份礼物的,不曾想姑娘竟瞧不起在下这个平民百姓。也罢,是在下叨扰了。”

莫嫣然语气不耐的回道:“公子见笑了,奴家这怡红楼,就是这规矩,公子既然也觉得奴家看不起公子,奴家也觉得公子不符合奴家挑人的资质,何不各自散了。不耽误对方的时间。”

苏思乔虽嘴上说着叨扰,但却并未起身,整个人懒散地侧躺在那软塌之上,手里端着茶水,轻抿一口,眼神冷冷的望向了屏风后的女子。苏思乔不再掩饰内心的鄙夷,目光像刀子一样的直直刺向了凌语诗说道:“哦?不知我今天是否耽误了凌语诗姑娘的时间?如果是,那在下现在离开便是。”

对于苏思乔来说,前世的凌语诗没有错,可是她也不是什么好人。算下来她和墨子清都是她凌语诗的主子,可是最后凌语诗却只忠心于墨子清,而选择背叛了她。前世墨子清陷害她的家人和大哥,和苏婉儿狼狈为奸的事,她凌语诗一清二楚,可是她却当作不知情,从未向她说过提起过,以至于最后,被埋在鼓里的人只有她苏思乔一人。

墨子清是救了她弟弟不假,可是墨子清想用她弟弟来威胁她时,是她在中间虚与委蛇以至于最后墨子清才留了她弟弟的一条性命。墨子清这人多疑狡猾,作为他的手下,他不希望有人有把柄。就算是他自己抓着的把柄岂他也不会让他好过,尽管这些事凌语诗也知情,可是她最后还是选择了墨子清。

所以苏思乔对凌语诗此人恨不起来,但是也喜欢不起来。看到她的一瞬她就会想到前世的自己,那个被众人摆布当傻子的自己。

莫嫣然在听到“凌语诗”这三个字的时候,整个人都怔住了。

不可能,当初逃出来的人仅仅只有她跟她的亲弟弟,弟弟当时还很年幼,那时弟弟也才几岁,如今十年过去了,知道这件事的外人根本不可能存在。就算弟弟知道这些事,弟弟现在都杳无音讯,是死是活都还不知道。想到这里,难不成是弟弟?

但是她又怕这个人是别人派来套她话的,她的名字也可以是他在赵国打听到的,但是她的弟弟她花费了十年之久都没有找到的弟弟,别人不可能轻易查出来,她不敢主动暴露。她知道想收下她让她做棋子的势力太多了。也有一些有本事的人能查到她身世的一些蛛丝马迹。所以在别人还没说出全部的事以前,她自己是不会主动暴露的。

苏思乔看着女子在自己说出她的本名后还能如此镇定,她确实是有点本事。

苏思乔也不想绕弯子,所以直接说了出来:“赵国前朝遗孤,赵国公主凌语诗。哦~不对还有个皇子,凌子榆。你弟弟你找了十年是吗?好巧不巧,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见过他一面。”

女子在听到自己弟弟的名字以后整个人再也坐不住了,神情激动且步伐匆匆的走出了屏风,跑到了苏思乔的面前,然后直接跪了下去:“是小女有眼无珠冒犯了公子,不知道公子现在可否知道令弟的消息,我找了他十年,都杳无音讯。如果公子知道弟弟的消息,奴家以后愿为公子当牛做马。还请公子告诉奴家弟弟的消息。”说着直接对着苏思乔就是三拜。然后掩面哭泣起来。

苏思乔抬手扶起了面前的女子,递给了她自己的手帕,要不是她要复仇,她需要此人为她做事,她也不会卖这么大的关子。看到美人哭泣她也不好受啊,尽管因为前世的事她有所记恨她,可是这梨花带雨的模样她也受不了啊!“你弟弟目前很安全,而且过得很好。你暂时不用担心。”

凌语诗说着又要下跪,还好苏思乔眼疾手快拦下了。“谢谢公子,谢谢。不知道弟弟现在身在何处,可否与我见一面?”

苏思乔:“到时候我会安排你们见面,不过前提是,从此你要为我办事。且要对我忠心不二。你可明白?若你能做到,你弟弟的事你自然放宽心,若你不能做到,那你弟弟恐怕是要......”苏思乔说着微微眯起双眼看向了旁边的女子。“我的意思想必你应该能明白。”

女子听到眼前的红衣公子这样说,立马跪地:“属下参见主子,只要主子看好弟弟,奴家愿为主子效犬马之劳,如有食言,凌语诗不得好死。”对于她来说,这辈子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弟弟,如今知道弟弟还好好活着,而且还能见到弟弟。其余的的那些对她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

她本就是一浮萍,为谁效力她都觉得一样,只要她的弟弟能时常在她身边,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十年了,她不想再错过这次机会,她找了她的弟弟已经整整十年了,对于一个女子来说,能有几个十年,她怕错过这次机会,她跟弟弟今生怕是都再难见上一面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