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轻指流年 >  第三章:尊严与钱

沉默,沉默,沉默!气氛就像渐渐冰封的天地,从喧嚣转为一片寂静!

曾经憧憬着再次遇见情景,风和日丽,阳光明媚,漫步在热闹的大街,游荡在古镇小巷,曾经心中有太多话想对她说,可如今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是啊!如果没有这件事,一切都会随着时间流逝逐渐淡忘,匆忙的相遇,或许也会匆忙的离去。

“看你这几年好像也没什么太大变化”,或许是为了缓解沉寂的气氛,薛若雅开口说道。

“还行,你变化挺大的,比以前成熟,活泼,开朗了很多”,我答道。

“这么说,我以前就不开朗活泼了?”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说”

简短的话语结束后,一切又归于了平静,其实我们内心都很沉痛,生离死别,或许是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之后,才能对这四个字有深刻的理解。

“晓月状态不是很好,我先上去陪陪她”

“嗯”

随着薛若雅的身影消失在眼帘,我低下头,将香烟放在嘴角,“啪~”的一声,火焰与烟草的接触,一股白烟缓缓升起。

烟的味道很难闻,我觉得也是,曾经也想着摆脱它的折磨,终究还是没能戒掉,我想,如果一个人将烟都能戒掉,那么他一定是个极度自律且有毅力的人,很显然,我不是那种人。

我抬头呆呆的看着远方的天空,回想着以前的过往,内心充满了向往,只是那种无忧无虑,潇洒欢乐的日子已经远去。此时的我,不敢想现在,不敢想以后。

“放心,没什么事”,我自言自语的说道。

内心的焦虑与忧愁不断涌上心头,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最容易胡思乱想,我想我应该四处走走。

出了医院的大门,门口是条宽阔的大道,路上车来车往,我站立在路边,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我想跨越马路到对面去,可这些车速度很快,像一阵风般从我眼前呼啸而过。

有时候,慢点也挺好的!我苦笑了声,无奈的摇了摇头。

待车辆少了的时候,我快步穿越道路中央,向对面走去,不远的前面,围着一群人。我并不是一个喜欢看热闹的人,只不过此时,我需要人声的嘈杂来替换我脑中的忧虑。

“说吧,想要多少钱,我给你”

“你这人说话怎么这样”

“你看把人撞成什么样了,还有理了”

也有人开口喊道:“报警报警,让警察来处理”

我穿过人群,只见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坐在路边,胳膊上有几处擦伤,渗透着丝丝血迹,身旁倒着一辆电动车,车上拉的瓜果蔬菜散落一地,电动车旁边,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车头处有明显的撞伤痕迹。

我抬头看了眼四周,这个路口并没有设置红绿灯,自然没有监控,不过看到的人说,是电动车正在向前走,对向来的黑色轿车突然急转头,才导致两车相撞。也有人说,开黑色轿车的那个人下来的时候还打着电话,完全没有先看人的意思。

我向轿车司机看去,大概也就三十出头的的样子,短平头,带着一副眼镜,手腕上带着一个白色手表,蓝色衬衣,金色腰带露在外面,显得极像是一位成功人士。

“你们看什么看,都散了散了”,轿车司机挥手驱散着围观的人群,随后从皮包中拿出一沓钱,随手数出几张丢在路边中年男子的面前。

“这些够你看病了,多出来的钱,就当买你这些破东西了”,轿车司机说完,便回到了车里,随后开车驶离了这里。

“呸,什么人啊这是,仗着有几个钱了不起啊”

“像这样的人,早晚得出车祸”

“我要是你,即使不要钱也得让他道歉,没出息”

围观人的骂骂咧咧的,你一言我一语,不大一会都陆续走了开,独留我一人站在原地。

“没什么事吧?”

“一点擦伤,没事”,中年男子将地上的钱捡起放进口袋里,缓缓的站起身。

我帮他把倒地的电动车扶起,将散落在地上东西放到车上的箱子里,等一切都收拾干净,中年男子说了声谢谢,递过来一根烟。

“你的伤,不去医院看看?”

“这点小伤不算啥,家里的孩子明年要结婚,能省点就省点”,中年男子深吸了口烟,又缓缓吐了出。

“你的这些菜,可能卖不出去了”,我惋惜道。

“这是给人送的货,刚才那人给的钱,除去赔给人家,还多出了不少”

一根烟还没抽完,中年男子已经骑车离开了,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从他身上,仿佛看到了很多人的缩影。

我没问他,拿这钱感到屈辱吗?从他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出,答案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有人可能会大义凌然的说,如果一个人连尊严都没有,活着也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可是有时候,一个人活着,更多的是为了别人,是为了父母,是为了孩子,为了整个家。

这让我想到了一位教授的故事,他的妻子身患重病,住院需要很大一笔钱,这位教授便不停的接课,接讲座,只要是能挣到钱的活,他都会去做。

有人批判他,为了钱全然不顾文人风骨,而他却说,如果连自己的妻子都照顾不好,那些名利又有什么用呢。

相比较而言,那些没有知识,只靠自己体力,靠自己双手挣钱的人,他们面对天文数字的医药费时,又能怎么做呢?

我将烟头掐灭,没再继续想下去,因为我不知道会怎么做,尊严和钱,对于底层的普通人来说,完全就是偏向一方的天平而已。

我想,应该也有这样的人,将尊严放在第一位,或许那也是极少数的吧。

一直鸣叫的蝉声突然停止,我的内心隐约感到不安,我低头看了眼时间,四点十一分。

“你在哪呢?”,这时,薛若雅发来一条消息。

“马上回去!”

我没问她什么事,也不敢问她,直奔医院跑去,而内心的不安愈加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