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偏执暴君怀里的掌中娇重生了 >  018 你死了我还玩什么

墨婉婉笑着说道:“你不是前一阵刚从你皇兄那敲了一笔吗?”

司弈羽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哪里是敲了一笔,明明是太子哥哥自愿的。”

“给你,我私库的钥匙,用完给我还回来,给你皇妹。”

司弈羽佯装生气:“母后就知道偏袒皇妹。”

“好了,你快走吧!”

此时此刻,司洛、司慕朝、司璟宇都听闻了刺杀这件事,都准备将她挫骨扬灰,但是又听说司弈羽拦走了,都冷静了下来。

司洛:“被弈羽拦走了?那就给他吧,他的手段不比朕少。”

司慕朝:“既然弈羽拦走了如果还有活口再送过来,死了就算了。”

司璟宇:“皇兄都动手了我就不用了。”

为什么听到司弈羽拦走就冷静下来呢?因为他们都亲眼看到过司弈羽将人剥皮拆筋,把人的眼珠子当配菜等等一系列的刑罚,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仅仅是因为遗传才变得如此残暴。

在家人眼里,司弈羽只是一个调皮叛逆的少年,但在外人眼里他是一个杀人如麻的“小暴君”。

慎刑司~

“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慎刑司内,那个宫女不断求饶,不求别的,只求一死。

司弈羽勾唇一笑:“杀了你我还玩什么?接着打,记得上药哦,本皇子下午过来,希望看到一个活人。”

说着,司弈羽踹开椅子,转身离去。

“殿下,顾客抓到了,送进慎刑司吗?”南阳问道。

“行,给你俩了,我不要,杀他都脏我的手,不过别死了,我还有用。”司弈羽无所谓地擦擦手上的血。

“对了,把楚驰宇带进练武场,我试试他。”

练武场~

“楚驰宇,出招吧,让南阳试试你。”

楚驰宇只出了一招,把南阳逼得连连后退,司弈羽和顾寒慎都震惊了,南阳可是和司弈羽一起练的武功,只不过司弈羽比他强一点。

司弈羽叫了停,随即说道:“知道怎么做我皇妹的侍卫吗?”

楚驰宇只是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我皇妹说什么你就得听,不可以让她受委屈……”司弈羽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听的楚驰宇耳朵都起茧子了。

“你先告诉我你是什么身份。”司弈羽问道。

“没有。”楚驰宇惜字如金地吐出两个字。

“你中毒的解药有的可是万金难求,能下这种毒,那人一定很想让你死吧!”

楚驰宇开始回忆往事。

“皇叔,你怎么来了?”十岁的楚驰宇并不知道外面已经是血流成河,更不知道这都是拜他皇叔所赐。

“驰宇啊,你父皇死了,死之前让我保你一命,这江山该易主了。”

楚驰宇吓得连连后退,他不敢相信一向对自己慈爱的皇叔会杀死自己的父皇。

楚雄走上前,拍怕他的肩膀,说道:“忘记皇叔之前怎么训练你了?遇到困难不能退缩,你是我一手带大的,我肯定舍不得杀你的。”

片刻过后,楚雄让人拿来了一颗哑药:“吃下他,我保你命。”

那一刻,楚驰宇从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太子成长为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深知自己杀不了他,所以只好妥协,吃下了哑药。

楚雄走了,接着,他的儿子却进来了,也让人拿来一些药,都是毒药,不屑地说道:“小贱种,从小到大父王都是偏心你,今日竟然也没杀你,既然父王舍不得,那我来杀。”

“给他吃下去,全部都吃下去。”

十岁的楚驰宇虽然成长了,但是寡不敌众,仍然被人按在地上,被逼吃下了那些毒药。

“把他扔出去,告诉父王,楚驰宇打伤侍卫逃了出去。”

就这样,楚驰宇在路上打伤了侍卫,拖着一身毒逃了出去。

自那之后,北余再无天真烂漫的太子,只有和狼群生活在一起的狼王。

因没有解药,每次毒发时只好放血缓解疼痛。

“可能吧!”楚驰宇自嘲地笑了一声。

司弈羽也没在意他的语气,只是说道:“南阳阿寒,你俩先陪他练,我有点事。”

顾寒慎和南阳同时说道:“好。”

慎刑司~

两个侍卫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你说这女的栽谁手里不好,非栽二皇子手里。”

“你说这二皇子还真是魔鬼,打了人还让人上药,然后还用盐水浇灌伤口,接着折磨,还不让人死了,真是活着容易死了难啊!”

“嘘,你敢这么说二皇子不要命了。”

司弈羽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两个侍卫面前:“聊什么呢?”

两个侍卫吓了一跳,连忙行礼。

“人死了吗?”司弈羽问道。

“回殿下,没有,只不过昏过去了。”

“行了,凌迟处死了吧,本皇子没兴趣了。”说着,司弈羽便走了。

司弈羽出了宫,在路上碰见了一个调戏人的公子哥。

“姑娘,从了我吧,从了我你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了。”

那个姑娘连连后退,周围的人也只是看着,没人敢上前,只因对方是刑部尚书家的嫡子宫齐。

“你……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求求你。”

司弈羽上前,推开了宫齐,宫齐本想发怒,看见对方是司弈羽,连忙跪下:“二……二皇子,二皇子饶命。”

“没想到燕国还有你这种人,去告诉刑部尚书,他儿子我扣下了,想来要,就去陛下那里去吧!”

转头看着宫齐:“调戏良家妇女,定是没有人管教,那本皇子就替你父亲好好教教你。”

“把他给我送进慎刑司,如果我没有看见,就等着脑袋搬家吧!”

宫齐的侍卫听着,也只好把宫齐送进了慎刑司。

“喂,你没事吧?”司弈羽看着那个姑娘,有些痞里痞气地问道。

“我没事,多谢二皇子相救。”

司弈羽说道:“留个姓名吧!”

“小女子姓顾名锦,小字卿卿。”

“顾锦,好名字,我叫司弈羽,字晟睿。”

“有缘再见。”

“有缘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