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逆天双宝:驭兽娘亲狠嚣张 >  第十二章 收点利息!

宝儿拿着药盒子走出了神殿,黎昕也跟在她身后。

宝儿撅着小嘴,可怜兮兮地回头。

“黎侍卫,别跟着了,我想和娘单独聚聚。”

“小殿下请便。”

黎昕点头站住脚。

只剩下宝儿一人进了屋子。

进屋子的刹那,她小手一抖,便将药盒子藏得神不知鬼不觉。

再看屋子里,一个身形和长相几乎和她娘亲一模一样的女子正躺在床榻上,面容憔悴,眼眸紧闭。

曹嬷嬷就在旁边伺候着,急的是团团转。

两人听见开门声,齐齐转头看向她。

这一刻,三个人都有些怔愣。

宝儿没有想到,床榻上的那个女人果真长着一张和娘亲一模一样的脸庞,只是她的眼眶里有着一双灿烂无双的紫眸,婉转间流光溢彩,星河无光。

而曹嬷嬷诧异的是小贱种居然还能过来!

这几天她都没有机会靠近这个小贱种,还以为事情已然失控,正发愁怎么跟郡主请罪,这下倒是省事儿了。

林月儿最终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一如往常对待承儿那般的态度,呵斥着宝儿。

“你个小废物,杵在那里有什么用?神皇陛下呢?”

“爹爹让我送来了神丹,可见心里还是有你的。”

宝儿尽量压下心头的火气,笑眯眯地上前递出了一颗丹药。

林月儿这才顺心了些许,拿起丹药送到嘴边,却想起什么,动作猛地一顿,眼睛睁得大大地看着眼前的孩子。

“你怎么会说话了?”

“郡主放心,这小子能说话之后,没有多嘴!奴婢一直盯着的!”床边的曹嬷嬷赶忙解释。

“哼,量你也不敢乱说话,否则本郡主有一百种办法折磨你身边的人,别忘了春岚,还有你的外公,他每次清醒的时候可是都在念叨着你呢……”

“我不会乱说话的。”

宝儿嘴上答应得乖巧,心底已经忍不住骂街。

这个女人,简直坏透了!

她刚刚就应该把爹爹给她的灵泉丹直接调包成毒丹,而不应该只是一颗脱毛丸!!!

正觉得不解恨的宝儿,没想到林月儿又给了她一次机会。

“小废物别走,自己把胳膊露出来。”

“干什么?”

“两年没见,连这都忘了?露胳膊当然是取血了!!这次要双倍,少一滴,就扒了你的皮!”林月儿吞下了神丹之后,又恶狠狠口气盯着宝儿。

自从把孩子送来神宫之后,她没了紫瞳神血的供养,皮肤差了许多。

这次重伤,必须好好补补。

旁边的曹嬷嬷也驾轻就熟地拿起了小刀就要去捉宝儿的胳膊。

宝儿的紫眸暗了暗,小脸绷得紧紧的,最终却还是生生忍了下来,还抬手主动接过曹嬷嬷的小刀。

“这点小事,我自己来就行!”

就在她抬手去接小刀的时候,一道微不可闻的香气就在这个时候弥漫开来。

她可是鬼医阎王愁的女儿,各种款式的迷香,她都门清!

不是要抽血吗?

好!

抽呀!!

宝儿麻利地撸起了两边胳膊的衣袖。

同时,床榻中的林月儿打了个哈欠,靠着床柱,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旁边的曹嬷嬷更是身子一软,晃悠悠地摔进椅子中,也睡着了。

宝儿小手一晃,匕首便划开了曹嬷嬷的胳膊,然后取了满满两大碗鲜血。

她端着血碗,不要钱似地往林月儿口中猛灌。

吨吨吨吨!

林月儿喝得满嘴是血,在睡梦中都打了个嗝。

旁边的曹嬷嬷则是老脸煞白,硬是没多少进气了。

宝儿哼了一声,丢了血碗,刚要离开,又驻足看了看眼下的状况。

不行,这个坏女人的伤确实太重了,要是没有神丹也没有神血,可能都撑不到再去娘亲面前。

坏女人死了不要紧,要是耽误了娘亲的计划怎么办?

宝儿无奈,只能亲自来施医。

下一刻,宝儿拿着林月儿给她的那把匕首,肆无忌惮地在林月儿的胳膊上划拉,毫不留情地刮开了所有腐烂的皮肉。

有一处伤口较深的,硬是直刮到露出了里面的一截骨头。

宝儿平日里跟着娘亲行医治病,这种血肉模糊的场景在宝儿的眼里也不过是家常便饭。

甚至,宝儿想到这个林月儿最后一定会去找娘亲治病,还抿唇一笑。

那就借她骨头一用,让她给娘亲报个平安吧!!

下一刻,宝儿改用刀尖,在骨头上吭哧吭哧地忙活起来。

“娘亲,展信佳……宝儿在神宫很好,勿念,你也要保重身体,宝儿过几天就去看你!还想看看那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哥哥!不管哥哥怎么样,娘亲都要更爱我一点哦,不然……”

啧啧啧……

这女人的胳膊真细,都不够她把家书都写完!

宝儿遗憾地收了匕首。

之后,她重新把林月儿包扎成了个木乃伊的架势,才心满意足地拍了拍小手。

等候在门口的黎昕闻到屋子里传来浓重的血腥气,想要推门进去,结果被宝儿先一步推开门出来挡住了。

“娘亲用药后身体大好,只是太累,现下已经睡着,你负责把我娘亲送回去就行了。”

“是。”

黎昕虽点头遵命,眉间疑云却未散去多少。

怎么总感觉这件事,透着点古怪?

等黎昕扛着林月儿离开房间之后,宝儿将还在椅子上酣睡的曹嬷嬷拍醒了过来。

曹嬷嬷一脸懵。

“嗯?郡、郡主呢?我的身子是怎么了,怎么这么难受……”

“以后少做点孽,就不会这么难受了!”

宝儿说完还啐了曹嬷嬷一口,这才扬长而去。

剩下曹嬷嬷越发纳闷。

至于林月儿就更觉得莫名其妙了。

她实在是回下三界的通道中醒过来的,那剧痛伴随着浑身伤口的剧痛,直接让她疼得发出了杀猪般地叫唤。

不过,嘴里残留的血腥味,和丹药的味道,足以证明她此行的目的算是达到了。

等出了通道,林月儿再次疼得昏迷了过去。

黎昕衡量了片刻,便将林月儿送回了皇宫。

轩辕煜急匆匆赶来,非但没有拿到他想要的神丹,还看见了一个被纱布包的又胖了一圈的林月儿,而且她已经晕倒,这药去哪要啊。

轩辕煜那叫一个气啊……

指望不上林月儿之后,轩辕煜不得不吩咐属下贴皇榜寻神医。

与此同时,林安笙这边也有点郁闷。

算算日子,那对狗男女也应该来找她看病了才对……

莫不然,是她还不够招摇?

“白芷!”

“属下在!”

“传令,玄尘医馆免费看病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