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这不是梦 >  044 人有三急

二号住院部与一号住院部紧临,今年开始建立连接通道,明年就可以投入使用了。

赵子乔步行了差不多十分钟,才来到三病区,找到606号病房,深呼吸了一下,压了压心中的火气,敲响病房门。

“请进!”

萧路望向门口方向,惊奇的发现来的人,竟然是赵老师。

赵子乔缓步走了进来,把果篮放在床头柜下,一本正经的道:“我代表学校来探望你!”

“完了?”萧路还等她接着往下说呢,赵子乔闭了嘴。

“对啊,你的伤严不严重,会不会死,告诉我,回头我好向刘主任汇报!”赵子乔冷声道。

“姐姐,这是看病人的态度吗?”

“你叫谁姐姐,是不是找打?”赵子乔瞪眼,质问道。

“打吧,不叫你姐姐,难不成叫你阿姨啊?”萧路反问道。

赵子乔一想,自己的确大不了他几岁,叫阿姨不妥,但这姐姐两个字让他叫出来,怎么这么别扭,想着想着,发现不对。

“叫老师,什么姐姐,阿姨的,没大没小的!”

“这里又不是学校,就叫姐姐吧!”正好通过这次缓和一下彼此的关系,而且逗赵子乔,好像是件很有意思的事。

面对萧路,怎么感觉很无力,赵子乔知道说不过他,心中大骂对方无耻!

“主任让我关心一下你的课程有没有耽误,不过你这样的学生,想必问了也白问,好了,人也见了,我走了!”一见到萧路就血压上升,她准备赶紧离开。

“等等,帮我个忙再走,把那个拿给我!”萧路左手指了指病床下方道。

赵子乔低头一看,一个白色的塑料物,也没多想,低头拿起来交给萧路。

“帮我把被子掀起来,快点,要尿裤子了!”

赵子乔顿时发窘,脸颊挂满了粉红,骂道:“小小年纪,这么不要脸?!”

“姐姐,我是人,要吃喝拉撒,后腰这里受了伤,下不了地,否则只能尿床了,那样你还换床单和病号服,更麻烦!”

一番言论把赵子乔怼的说不出话来,不帮忙他说的确实如此,帮忙吧,这男女有别,而且对方又是个无耻的家伙。

“你再考虑一会,我真要尿裤子了!”

赵子乔一咬牙,伸手掀起被子,挡在二人面前,嘴中狠狠地道:“快点,萧路你以后死定了,在学校千万别让我看到你!”

几秒钟过后,哗哗的流水响起,赵子乔经历了人生最难熬的半分钟。

“谢谢姐姐,还得麻烦你帮我把这个倒了!”

气走了赵子乔,萧路反而感觉心情好了不少。

葛云英刚才去回了个传呼,一上来看在外甥在笑,好奇道:“有什么高兴的事,乐成这样?”

“没什么,刚才班主任老师代表学校来看我,还送了果篮!!”

“哦,你自己在这里行吗?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下午再来!”葛云英问道。

“有事你就去忙吧,我没什么事!医院有护士照顾!”

白萍今天早上,像往常一样准备步行前往学校上学,还没等出门,母亲何桂兰就接到公安局打来的电话,丈夫夜班出车,出了交通事故,把一个过马路的老头撞死了,王明河现在人已经被拘留了。

母女二人如遭雷击,火急火燎的往公安局赶,经过一番折腾,最后在一个张姓警告嘴里得知,事情不像想象的那么糟糕。

若是主要责任,则构成了交通肇事罪,会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还要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等。

交警调取了路口的监控录像,最后确认老头闯红灯过马路,要负主要责任,白父作为机动车驾驶人是次要责任,只需要进行民事赔偿。

办理完手续,王明河被放了出来,没等他们离开,老头的儿子和儿媳都来了,二话不说就动手。

若不是在公安局,可能又要闹出流血事件,被分开后,警察对老头的儿子进行了警告,并把交通事故的情况向他说明。

行人闯红灯被撞的,机动车一方承担次要责任的,一般承担10%-30%的赔偿责任。

结果对方一张嘴,就要求赔偿三十万,否则这个事没完。

三十万,就算白明河没日没夜的跑,也需要几年能挣到,不可能答应,说一切等待法院判决,法律说判赔多少,就赔多少。

老头的儿子自知理亏,在公安局再闹下去也没意思,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警察也没办法,遇到这种事,当事人家属难免语言过激,让白明河先回去,等法院判决就行。

一家三口出了公安局,步行回家,可是刚进家门,就被老头一家给堵住了门。

声称没有三十万,以后别想出门。

白明河打电话报警,警察来了,老头的家人一哄而散,并未造成任何财产人员损失,闹事的也跑没影了,警察也有些无可奈何,只能纪录了一下,也走了。

本以为事情过去了,结果不出半个小时,老头的儿子带人去而复返,使劲的砸门,吓的白萍母女噤若寒蝉。

岳安市的一家小旅馆内。

小红毛这两天也是噤若寒蝉,刘卫东被抓,自己侥幸下楼买卫生间逃过一劫。

有家不敢回,只能躲在小旅店里,门外有个风吹草动,都以为警察找上门了。

她的思想比较简单,之前一心想弄钱,怀着侥幸心理,结果被萧路破坏了。

琢磨来琢磨去,看看谁能把事情摆平,刘卫东的亲大哥,是个流氓,不适合!

突然想到一个人,唐娜。

记得那天听萧路提起,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当时问刘卫东唐娜是谁,他并没有回答他,回头小红毛向戴郝逼问得知,唐娜是刘卫东在初中的女友,现在就读岳安一中,家里很有背景。

小红毛当时气氛异常,觉得刘卫东不是个东西,瞒着她在外面找别的女人。

可转念一想,真要撕破脸,她在岳安也不好混,刘卫东偶尔会给她一些钱,少了一份经济来源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不会有人罩着她了,最后选择忍了下来,就当唐娜不存在。

现在情况不同了,刘卫东他们盗窃被抓,还伤了保安,估计判刑是板上钉钉的事,如果唐娜家里关系够硬,没准还有一线生机,这可能就是她幼稚的原因,想法太过简单。

抄起电话拨打114,查询岳安一中电话,经过一番折腾,终于接通了收发器的电话。

“麻烦帮我叫一下唐娜,她家里出了点事,需要立刻和她通话!”小红毛装出急切的语气。

“唐娜那个年级,那个班级的?”

“大爷,我不知道她是个那个班级的,求你了,帮我找一下吧,她家里有人死了,十万火急啊!”

小红毛只知道对方是一中的,尽量把事情说的严重一些,收发室的老头一听,也就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