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沧桑的漂泊人生 >  第77章 反差太大了

徐玉霞进来,连拉带拽把小孙拖到他的办公室,掩上门就问道,"魏厂长这几天到哪里去了?"

"我咋知道?"超华不假思索就回过去。

“你是他的军师,焉有不知道之理?”她紧追不舍。

“人家还说你是魏厂长的铁杆追随者,你为什么不能知道?”孙超华反问道。

“行了,不跟你贫嘴了,到底知道还是不清楚?”徐玉霞,又一次问道。

见她问得很急切,解释道,“我又不是他兜里蛔虫,咋了解他动向?”说完,感觉不对,忙接着问,“你不是问业务上的问题,怎么扯到魏厂长身上,到底有没有要我解释的问题?”“当然有了,只不过对我来说,了解魏厂长的动向更迫切。”

“这样吧,咱还是先说你的问题吧!”

徐玉霞是分厂七个计划调度员之一,也是两位女性中较年轻的一个,四十左右,身体修长,皮肤白腻,典型的上海女性,她也是“以工代干”身份,但十分好学上进,加之孙超华所讲生产计划组织方面技巧,对她业务帮助很大,交流就多了,说话相对也有点随便多了。

她原来是魏厂长手下的计划调度员,魏厂长开始把超华引荐给她时,她开始还怀疑他的能力,认为只不过是个照本宣科的书生而已,对他爱理不理,但听了他的讲课,觉得人家不愧为大学生,肚子里就是有墨水,经过深度接触,发现他讲的都是分厂的实际案例,确实能解决自己工作之需。

徐玉霞说了问题后,超华听了哈哈一笑,“我说徐师傅,我讲了两种情况,一种是当各工序的加工定额工时大致相当时,就用平均摊派法,你看看这个,五个工序定额工时相差非常之大,就不能用那个方法了,要用我曾说的第二个方法,叫定额工时比例分摊法了。"

“你说那个方法太难了,有没有更简单的?”徐玉霞问

“没有?”超华说完,问道,“上次举了一个例子,说完后让大家自己试做一个,你不是做得很好吗?老魏还当场表扬你是做最快又最正确的那个,你忘记了吗?”

“你说什么?魏厂长回来了。”徐玉霞一听提到魏厂长,马上兴奋起来,问确认。

孙超华这才发现,她的注意力不在这里,问道,“徐师傅,今天怎么了?注意力很不集中,对老魏的行踪怎么如此感兴趣?”

徐玉霞往窗外看了看,回头对超华低声而神秘地说,“你还不知道,有人说老魏被停职了?”

“难怪她今天来,不是业务上的事了,而是从我这里打探消息?”超华顿时才恍然大悟,才知道了她来找他问工作业务问题只是一个借口,真正的目的是了解老魏的真实去向?但他不明白她对魏厂长的去向那么敏感,到底是为了什么?

超华的神态,徐玉霞大概也猜到了几分,“小孙,我知道你现在想什么,你一定在想,这个当初被老魏提拔上来的人,这么关注老魏去向到底是出于什么动机?”徐玉霞说出了小孙的疑问。

“是,我好奇的是,咱老老实实做事,堂堂正正做人,有什么可担心的,魏厂长在与不在对咱有什么影响吗?”

“我哪能跟你一样,有知识、有本事,当然无所谓了,能走到今天容易吗?现在还是个‘以工代干’,弄不好说让那天回车间就得回去了,还不是领导一句话。”徐玉霞道出自己的苦水。

“那老魏在你就心安了?”

“至少他知道我过去的辛苦,今天的努力。”徐玉霞回答超华。

“你们咋都这样想,不可思议?”超华大惑不解。

“没有心酸的经历,哪能体会那么深刻,你当然无法理解我们这些群体的忧愁了。”徐玉霞叹息完后,善意地劝小孙,“作为过来人,我也好心提醒你一下,你不能只钻研业务,还得学会降低身段,搞好人际关系。”

小孙不明白徐玉霞突然跟他说起这些,忙转移话题,“你的问题要不要我给你解答了?”

徐师傅起身说道,“不用了,我回去翻翻笔记。”说完,急急忙忙离开了。

“这个徐师傅,今天怎么啦,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他心里想,刚才给我提醒的话,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超华这个只知道埋头工作,对人际关系不敏感的小伙子,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发生了如此大逆转,分厂召开管理人员会议,毛厂长宣布,魏厂长工作厂里另有安排,经向李副厂长建议,得到同意,由吴组长暂代理副厂长,协助他负责生产管理工作,继续履行计划组长职责。

大家听了,觉得机床分厂,像个大罗盘,转得太快了,又像过山的跑车,翻得太猛了,惊讶的窃窃私语,议论声音渐渐变大。

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了、也太不可思议了,让大家难以接受。

见大家议论得不可开交,毛厂长“摁”的一声,说道,“大家安静一下,别说你们,我昨天下班上级领导找我的谈的时候,我跟大家现在的心情一样,从感情上讲,我不愿老魏离开,但从理性上讲,我们必须服从工厂决定。”

见大家渐渐平息下来,他补充说道,“上边对我们工作不满意,特别是生产方面,过去我放手让老魏去抓,现在看来是够的,再不能当甩手掌柜了,应该亲自过问了。”说完,对王书记说,“书记你说两句吧!”

王书记对老魏的突然离开,心存疑虑,但作为书记,组织原则必须带头执行,见毛厂长点名要自己讲话,就接住了老毛话茬,“既然是厂里决定,我们应该执行,关于行政业务管理上的事,还是由毛厂长决定吧!”

“既然书记发了话,也支持我亲自抓分厂生产,那我就安排两项重要工作,一是老吴尽快召开一个研讨会,对目前的分厂改革方案做个评估,不合适的话就及时纠错吧,二是原来奖金的发放办法要重新修订一下,过去我很少关注,现在也必须抓了,这个弄不好就会出大乱子。”

魏厂长刚离开,毛厂长就开始独揽大权,开始按自己的方式行事。

老吴很配合老毛工作,次日早上就通知小孙参加会议。

讨论之前,他特意跟小孙沟通,要他在会上,耐心听大家意见,不要计较别人观点是否和他一致。

小孙觉得既然是探讨会,就各抒己见,畅所欲言是应该的态度,也没有持不同意见,但善良的小孙哪里知道,一场针对他的“阴谋”已经开始布局了。

吴组长让大家各自发表意见,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知领导是什么意思,静观事变。

“没有人说,那我先说吧,”徐玉霞第一个发言,“首先,我申明并不是因为魏厂长离开了,我就找后厂长,只是觉得前一阶段工作太乱了,搞得我们筋疲力尽,疲于应付,效率低,成本大。”

吴组长见徐玉霞第一个发言,高兴地赞扬到,“还是徐师傅有觉悟,不过你说得比较笼统,能举一个例子。”

“行,那我就说说,比方说,安排生产作业计划,那是我们十几年多少人,摸索的宝贵经验,现在一下子推翻,搞什么关键工序优化,越搞越糟了;再说像我们这些人已经人到中年,工作本来就累,下班家里还有一大摊事要做,却还要让参加培训,实在吃不消了。”

“我可以插一句话吗?”超华听不下去,站起来问,“徐师傅,我如果没有记错,当初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吧!”孙超华没有想到徐玉霞的变化,比翻书还要快,便有理有据给予驳斥,“大家扪心自问,凭着良心说话吧,我们一周就安排一次培训课,这是吴组长征求大家意见后定下来的,每次都不超过3个小时。我做过统计,你们大家过去每周加班都在三次以上,总时间基本在10个小时左右,“培训之后,你们的平均加班都不超过6小时,前后对比,不言自明,怎么能说影响了家庭生活?再说培训也是加班,没有不给大家报酬。”

“那也得看形势发展变化,过去说的就不允许变吗?”徐玉霞不敢面对超华,低头小声回答。

“我没有说不可以改变,但觉得做人要实事求是,不能不顾事实。”超华有点生气。

“小孙,我们两个不是会前沟通过吗?要耐心听大家不同意见嘛!”

小孙这才彻底明白,徐玉霞因为老魏离开,又选择了毛厂长作为保护伞,老吴提前跟他沟通纯属是为了封住自己的嘴,不让他在会上多说话。

老吴说完,问大家谁还要发言,见无人应答,就一个接一个地点名要表态,大家都说没有想好。

轮到耿涛,老吴说,“耿涛就不用点了,都是老装配车间的老人,他肯定对徐师傅的意见感同身受了吧!”

“吴组长,我有话说?”

大家都不约而同地看着耿涛,心想,这个愣头青在这个场合,突然有话要说,很想听听他能要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