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重返1995 >  第一百二十三章:咱也是偶像

创客眼神复杂,是疑惑里带着激动……他有了猜测,却不敢相信,“你是……”

递手帕那个姑娘,更是脱口而出,“你是西兰赵子川?”

“我是。”赵子川松开了创客。

他十分冷淡的眼神,从老段身上滑过,又扭头看向了众人,“我可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不能全然理解创客的酸甜苦辣。”

“但我,必须告诉你们……你们背后有三万多创客兄弟,创客背后,还有我!”

“连你们都护不住,还吹什么大夏雄威,还谈什么江河所至,星月所照!”

出门在外,有根才踏实……没根,就像一叶孤舟,在汪洋大海里漂着,无论多么努力,抬头,就是冰冷黑暗。

好!

一声吆喝,引爆了掌声。

懂‘根’的意义,那几个人,甚至掉下了眼泪。

“这才是好单位。”

“有柴米油盐,也有诗和远方,这才是活着。”

有人耐不住心中向往,开口希冀,“赵总……创客的选拔条件,能不能宽松点,给我们这些毕业五年的一点机会。”

“我也想去……赵总,你是我的偶像!”

赵子川没搭话……他站出来,已经冲击了老段的威信,再抢了老段的决策权,就不好看了。

挠了挠头,赵子川扯出一丝憨笑,“这个,我还真做不了主……我吧,就是意见贼多,瞎指挥……管理上,还得段总。”

去尼玛的……老段心里骂。

他幽怨的眼神看过来,没好气的说,“骂我半天了,转头给个甜枣,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

赵子川双手合十,一鞠躬,“您受累……找个屋,我看个电影。”

“这边……”有创客举手上来,热情地带路。

赵子川是没心思看电影的……给老段一点时间处理问题,就得去云溪路千百惠!

mp!

谁给他们的勇气,欺负我的人!

小屋前,创客开门邀请……他听了那一番话,真真有了归属感和安全感,笑容里也透着踏实,“赵总,这屋是新装的……请您检阅。”

电影馆,是赵子川的思路。

但细节、内容,是老段和田馨的心血,还有莫奈的钱。

一进门,就看见墙上有一颗无数玫瑰摆成的心……按下开关,玫瑰爱心闪烁着红光,隐隐一股淡雅的香味扑面。

随之而来的,还有浪漫、轻柔的小提琴声。

创客问,“赵总,您看个什么电影……”

赵子川也不知道这时代有什么,随口就说了一句,“就,大话西游吧。”

“价目表,有吧?”

“有。”

拿了价目表来,创客弄好了电影,就关门离开。

咔嗒,关门声像什么信号……叶思文伸手就抢走了价目表,还踢了赵子川一下,“这气氛,看个屁价目表!”

“那看什么?”赵子川明知故问。

他刮了下叶思文的鼻子,顺势,就托住了叶思文的脸蛋。

墙上,玫瑰花海散出的红光,很淡,很暖……但这一抹红,却让叶思文嘟起的唇,更加红润,像涂了蜜。

也算是老夫老妻了……赵子川却像初恋似的紧张,舔舐了干涩的唇,才缓缓凑上去。

良久,唇分。

叶思文小脸红红的,蚊声道,“有没有,少年郎偷吃的感觉。”

“偷你妹!”赵子川敲了叶思文的脑门。

拉着叶思文,侧躺在松软的沙发里,赵子川一手支着脑袋,另一只手摩挲着叶思文的肚皮,“老实点,等老段一会儿,咱得去砸场子。”

“咱俩,头一次见面,就看的这个片子。”叶思文嘴上说着电影,却憋着坏。

她嫩滑的小手,温柔的抚着赵子川,貌似暧昧……可她的眼睛,一直盯着赵子川侧脸上,一根突兀的胡须。

赵子川的一多半心思,都用在了克制另一件事上。

他全然不知道,一只邪恶的小手正准备致命一击。

“真是。”赵子川想到了第一次见叶思文,不由的嘴角上翘。

就这时,叶思文出手了,啾!……难以形容的疼从侧脸袭来……赵子川一声雾嘈,瞪眼了眼珠子。

哈哈。

叶思文开心的小腿乱蹬,又怂兮兮的推着赵子川心口,“别乱来,老段处理完了,就找过来了……”

“哼!”赵子川坐了起来。

他一根手指按住了叶思文的脑门,“饶你一命。”

“唉?老段会不会生气?”

“不至于。”叶思文盘膝而坐,双手捧着下巴。

她问,“就算生气,也是跟朱家生气……那个刀疤脸,是不是朱家安排的?”

“不好说……”黑的白的,这时代还乱着,再加上天子脚下,龙蛇混杂……这刀疤是那一路上的,还真不一定。

赵子川正想着,就听当当两下敲门声。

魏海带了一票公子哥。

胡德义带了一票兄弟。

两伙人挤在了门外。

这一批人可真是美了……睿之杰项目,因朱成义闹事沾了点梦幻色彩,简直就是名利双收。

魏海这一批公子哥,摆脱了纨绔劣名。

胡德义,也带兄弟们走上了正道。

出门。

胡德义先送礼……他从不掩饰舔狗姿态,冲叶思文露出一傻笑,把一白玉簪子递上来,“嫂子,给您一小玩意。”

叶思文没客套,接了簪子往外一指,“外头等着,别搅合了人家生意……川子,我去叫老段。”

“嗯。”赵子川慢出来,整理裤子来着。

他假模假式的,摆出一副视察工作的姿态,拿着价目表走出来,“牛排、咖啡,意大利面是哪来的厨子?”

创客躲在人后,一听这话,立马举手,“赵总,厨子是莫奈安排的……您看一眼中心厨房?”

“不了。”品质有保证,赵子川也不在多问。

“你去统计一下,创客受了什么欺负……做个表,记清楚损失,委屈,送到兰溪路千百惠歌厅。”

说完,赵子川就翻出了心底的不爽,走出了地下室。

“叔。”魏海比之前,稳重多了。

他走上来,就说明了情况,“兰溪路那个歌厅,是唐林的……看场子的,是睿之杰项目早先的负责人,道上人称虎爷,势力挺大的……难对付。”

难对付,赵子川也承认。

黑不拉几的鳖东西,那是光脚汉子,舍得一身剐!

真闹起来,比朱家难缠。

赵子川心里有了盘算,看了一眼胡德义,“这一把年岁了,还能狠起来么?”

“斗狠?不合适吧?”胡德义倒是不怕。

赵子川也知道他什么意思,笑道,“打残了这个虎爷,我还得让他谢谢我……甚至让他调转方向,去朱家闹一闹!信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