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姜若云目光坚定地点点头。

但突然姜若云又想到了什么,“对了娘亲,姜宛瞳那个小贱人还说,让您三日之内去找她磕头道歉,还说您不去就狠狠收拾我。”

姜夫人听着这话,眸底的愤怒愈发严重,她攥紧了拳头:

“姜宛瞳就是现在灵力强点而已,还真的以为自己多厉害吗?居然敢让我磕头道歉,谁给她的狗胆!还三日?我倒要看看,她能不能在皇城之内活得过三日!”

听着姜夫人坚定的口吻,姜若云也觉得有道理,她内心的不安也得到了安抚。

姜若云似乎已经找人打败了姜宛瞳般,大言不惭说着:“到时候我要将她将她千刀万剐!看她还有什么好嚣张的。”

“对了娘亲还有件事。”姜若云的内心,姜宛瞳的事情解决了,她顿时又想到了那四个小崽子。

“我昨日在明汇客栈见到了四个小孩,他们……”

她将关于孩子们的详细情况全都告诉了姜夫人。

“比纯冰灵骨还要强的灵骨?”姜夫人听了之后也是觉得万分稀奇。

“是啊,而且那四个孩子今年也就是三四岁的样子,所以我猜,他们会不会跟姜宛瞳有什么关系?”

这一点,也是今日姜若云见到了姜宛瞳之后才得出的猜测。

姜夫人摇摇头,她不肯相信:“姜宛瞳那个小贱人凭什么有这么好的运气,三儿一女,还是比纯冰灵骨更强灵骨,肯定是巧合而已!”

姜若云觉得娘亲的话有道理:“对,她凭什么这么好的运气!”

姜夫人的眸底闪过一丝歹毒的邪恶:

“不过既然有这么好的灵骨,管他是谁的孩子,咱们不能白白浪费了,总要找一次灵力高手,收拾完姜宛瞳之后,顺便将那四个小崽子一起绑回来给你熬汤喝。”

“哈哈哈,娘亲,我正是这样想的。”姜若云就像是已经心想事成般得意大笑起来。

……

另一边,姜宛瞳回到明汇客栈的时候,发现四个小崽崽并不在客栈等她。

姜宛瞳有些担心,她刚想要出去寻找儿子,就发现了四个小家伙肩并肩回来了。

“娘亲!”

四个小崽崽也看到了姜宛瞳,他们兴奋喊着。

“娘亲在,你们去哪里了呀。”

看到他们,姜宛瞳的脸上露出宠溺的微笑,她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我们就出去溜达一圈,这不是怕您回来看不到我们担心,就赶紧回来了。”二宝抢先说着。

三宝立即附和:“是呀是呀,娘亲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娘亲也刚回来,咱们现在刚到皇城,一切还不熟悉,你们想出去玩的话,不要走太远,知不知道?”姜宛瞳嘱咐着几个孩子。

“嗯嗯,娘亲放心,我们知道的。”几个孩子齐声回答。

今日他们出去见到那位像是爹爹的帅气叔叔这件事儿,小崽崽们并没有告诉姜宛瞳。

他们想要先确定是不是爹爹,在对姜宛瞳说。

“走啦,你们肚子饿了没有,娘亲带着你们去吃好吃的。”姜宛瞳拉着几个孩子的手,温声道。

不提吃的也就罢了,现在这一提,孩子们还真的饿了。

尤其是宝宝和三宝,他们的小肚子似乎都已经咕嘟嘟叫起来了。

“太好啦,娘亲娘亲,我要吃肉肉。”

“我也要吃肉肉。”

“娘亲我想吃红烧鱼。”

“我要吃红烧小排骨。”

几个小崽崽激动喊着。

姜宛瞳依旧耐心地宠溺:“好好好,肉肉,红烧鱼,红烧排骨,等下咱们全都点了吃。”

“娘亲最好啦!谢谢娘亲。”

姜宛瞳一家几人吃的正起兴的时候,明汇客栈外面顿时一阵骚动。

“是宏午大师!”

“宏午大师可是武宗九阶的高手,比姜府若云小姐的武宗六阶还要强,他不是在域外静修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姜宛瞳闻声看去,只见不远处,一中年男人从客栈外走来。

中年男人一身宽松白袍,周身带着浑厚冷厉的气息。

一看便知是灵力强者。

“宏午大师好。”看着老者进入客栈,已经有人讨好般上前问好。

但这宏午大师却并未搭理打招呼的人,而是将目光锁定在姜宛瞳母女的身上。

他态度强硬,眼神中含着杀气:

“你就是姜宛瞳?”

来者不善,姜宛瞳自然感觉到了对方敌对的气息,但她并未退缩,而是直接大方承认:

“对,我是姜宛瞳,阁下有何事?”

得到了姜宛瞳肯定的回答后,这人又将目光从四个小崽崽的身上扫过。

他鄙夷嘲讽地轻笑起来:“呵,居然还在一起,这是两笔买卖可以一次完成,姜府的银子果然好赚。”

话落,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拔出灵剑准备开战。

现场杀气更强。

其余人感觉到了情况不妙,纷纷躲了起来。

武宗九阶,姜宛瞳只觉得好笑。

她清冷的眸色看着面前所站之人,淡声问道:“姜若云就这么等不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