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但我只是他们目标里的障眼法。”尉迟珏的话,让陆拂诗更加不理解。

“怎么你成了障眼法,不应该我才是吗?”不管是从哪个角度,他都不能是障眼法,她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才能称得上。

“缅商的目标是跟你爹达成合作,不是和我。”尉迟珏起身走出亭子,“现在人人皆知我成了一个只有头衔的王爷,之前那些前赴后继攀附我关系的人,在知道圣旨上的内容后跑的比兔子都快。”

陆拂诗沉默了,她不知道她是否合适询问尉迟珏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去做那样的事情。

欺君之罪,还让人民人心惶惶的。

可她没有开口,跟着他的后面一起出了亭子。

“我们边走边说吧,自从不再去私塾上课之后,我们许久不曾一起缓步行走了。”陆拂诗说道。

说到从前,尉迟珏感觉自己像是陷入到一段美好的记忆中去了一般。

“那时候真的多亏了你,不然我可能难以活到今天。”尉迟珏道。

陆拂诗微微一笑,“我其实一直都很好奇,怎么你作为一个皇子,你的待遇还不如一个付上的富商的孩子。”这件事她从未弄明白过,即便母亲身份再卑微,作为皇帝的,对待自己的孩子,也不至于到那种地步。

提到这里,尉迟珏神色微变,陆拂诗余光注意到,她笑的甜甜地说:“当然,你可以选择不回答我,我也是听你说多亏了我,才偶然想到的。”

她从来不愿意让人为她感到为难。

尉迟珏抬起手括了括她的鼻头,和小时候那样子。

只是此时的他们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无忧且无虑能自由自在地享受的孩子了。

身上各自背负了属于自己的责任,不能再跟之前那样随意跟对方袒露心扉,哪怕是很想说,也只能忍住。

一旦说出来,不单只会让自己受伤,甚至会影响到对方。

尉迟珏像是谈论天气如何似得,将那些年的故事,告诉了陆拂诗。

两人迎着太阳的方向并肩而行,被阳光拉长的身影,倒影在两侧高耸云天的树木上。

“总的来说,其实当皇帝的子女也就是有个头衔而已,别的还不如当普通人的孩子,至少还能得到父母真正的爱。”

尉迟珏当年会那样,是因为他母亲的出身实在是太低了。

可以说是整个皇宫之中最低的一个。

一个辛者库的宫女得到皇帝的临幸,一次中还诞下皇嗣,这运气不是一般人有点。

后来她的确是当上了后妃,没有家族帮衬的后妃只是徒有虚名。靠着俸禄过日子,过得巴巴紧的。就算是再想要护着孩子,也无能为力。

陆拂诗有些明白尉迟珏做的那些事情了。

先帝固然离世多年,他的母亲也在尉迟承登基为帝后被封为太妃。尉迟承的母亲从皇后到太后,始终比尉迟珏母亲高一头。

尉迟承母亲是现代里说的高知分子,是丞相家里出的嫡女,不屑于对付一个不受宠的妃子,在丈夫死后则更加不屑了。

尉迟珏没有地位,他的母亲在后宫中顶着太妃的身份也是不能得到很好的照顾,除了身边那些老人是专心照顾她的,别的个个势利眼,看钱办事的。

“那你是否想过接你母亲出宫住在你的宸王府,你自己照顾她?”陆拂诗问他。

北朝在尉迟承登基后改了规矩,孩子在世的太妃可以选择跟着自己的孩子出宫生活,他不阻止。

尉迟珏说,“想过,可我母亲不愿意。”

陆拂诗疑惑,“怎么不愿意?”在晚年之际,有孩子陪伴在侧,是多少家长的心愿。

“她说,深居后宫多年,换个地方不熟悉也难习惯,年纪也大了,在不久的将来也要跟着父皇去了,倒不如在后宫里待着,等死了之后还能葬在父皇的身边。”

尉迟珏母亲对先帝的爱是真的,她的出身不高,在后宫当宫女本以为是她的一生。能得到临幸是意料之外的,先帝对她的喜欢不长久,却也给过她。

多数后妃都很好满足。

说的准确一点,是不敢奢求。

尉迟承母亲跟她们不一样,她识大体,又有背景。先帝更是在她过了及第之年便娶她为妻,对她是爱别的妃子是逢场作戏。

“诗儿,你说我当年要是没有别送出宫来,没有去私塾念书,我们是不是就不会认识了?”

尉迟珏的突如其来的一个问题,把陆拂诗给问住了。

或许需要问游戏的编剧了。她不能给予他一个答复。

“或许是。”她说,“我们可能不会在两小无猜的年少时认识,但是在后来的某年某月里,依旧会相遇,会相识。”

“也可能有更悲惨的另一种可能。”

她蹙眉,“哪种?”

“我们彼此知晓彼此,可我们只是知晓,永远不能相识。”

“你怎么还是跟以前一样?”陆拂诗故意板着脸,“这些是你的猜想,我们认识了,而且认识在年少时。”

“对,我们认识了。”他轻声说着,好似要有一阵风吹来,就要被吹走了。

幸好,他们相逢相遇相识。

两人一路走着,直到太阳落山,尉迟珏提出送陆拂诗回家,她没有拒绝。

在进入京城后,尉迟珏才跟她说了他的计划。

“诗儿,你按照我说的做就好,明日午时,我在这处等你。”

陆拂诗点头,“好,到时候见。”

“早些休息。”

“嗯。”

——

回到陆府,陆拂诗先去了一趟前厅陆培书房。

陆培刚好跟账房先生对完账单,见到她来,账房先生主动问好。

“陆姑娘好。”

“账房先生,我爹在里面对吧?”

“是的,我刚跟陆老爷对账来着。”

“好的,辛苦了。”

账房先生摇头,“分内之事分内之事。”

陆拂诗对他点点头,跟着推开书房门走进去。

她需要提前知道一些事情,比如近期跟陆培提出合作的合作商有那些。

尉迟珏跟她说了一些缅商来到京城后常用的名字。

缅商思维的思维多数一根筋,取名字有模版就跟着来。

“爹,我想问你一些事。”陆拂诗进去开门见山。

“哦,什么事让我们诗儿疑惑了呢?”陆培脸上笑容很是宠溺。

“一些生意上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