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仙穹诸天 >  第三十一章 神龙宝珠!

天陨踏入龙门瞬息,紫色的迷雾从四周翻涌,神识散开,向着前方探去。

谷雨此时紧靠在少年的胸口处,望着他坚定的眼神,若有所思道:“星落,你似乎对这里很熟悉?”

天陨脚下步伐并未停止,沉默许久,低头与谷雨四目相视,道:“我也是从父亲那里得知神龙遗迹的些许秘密。”

谷雨的白皙的脸色恢复一些血气,柔声道:“哦?不知令尊大人现在身在何处?”

天陨神色自若,感受到前方制热的热浪扑面,道:“他去了很远的星空之外。”

谷雨的幽蓝瞳孔闪过一丝惆怅,回想起自己的母亲当初为了追求那一步,不惜将她们与父亲全部抛弃。

不过她很快便将这股情绪压下去,轻灵道:“星…空?看来他也去追求完美的极限境界?”

天陨摇头道:“不!父亲是去星空寻找母亲的身影。”

谷雨心中不知为何替少年松了口气,道:“原来如此,他们感情是真好!”

四周的紫色云雾越来越淡,天陨小心翼翼轻踩着地面,谷雨趁此机会祭出灵符,将他们的气息遮挡。

“星落,这枚紫气符可以抵挡化虚境修士的神识,应该足以迷惑开启龙门的人!”

就在此时,天陨抬脚间感受到身下的空洞,心中暗叫不好,紫色云雾开始散去。

滚烫的岩浆在他身下数百米的地方炙热灼烧,而他的双脚则踏空在热浪之上。

在他们的身体下落瞬息,谷雨白皙手腕轻抬,轻灵道:“星落,不要惊慌,我来祭出幽莲冷火。”

刚准备运起灵气,却被天陨按住,只见少年神态平缓道:“师姐,你就放心养伤,交给我吧!”

水灵长剑随意念凝聚虚空,流光飞舞平稳落在他们脚下。

谷雨感受到身下的灵气流光,担心他承受不住如此大的消耗,道:“御剑飞行?星落,这可是极其消耗灵气的秘法,你还是让我来吧!”

“师姐,放心!我已经熟练掌握它,不必过多的担心!”

天陨说话间,水灵剑托着长长弧度划过炙热岩浆,向着前方探去。

他们一直飞了足足三个时辰,发现前方有一道巨大的断崖,炽热的岩浆奔腾着向着下方翻滚坠落。

“星落,你看那里,那是什么灵木,居然能承受住如此高温?”

天陨顺着谷雨白皙手指的方向注目望去,远处浓烈烟雾中隐约有一棵赤色的灵树扎根在滚烫岩浆之内。

但这却让天陨心中警惕起来,因为就在刚才,他可是根本没有感受到这棵灵木的存在。

天陨道:“师姐,小心为妙。”

谷雨此时也感受到前方的不对劲,白皙手腕抬起,准备应对随时而来的危机。

一刻钟后,灵剑流光飞逝,他们终于清晰的见到这棵灵木的样貌,粗壮的树干无数细小的纹路流淌延伸着凌形树叶。

天陨轻踩跃起,落在树枝上,整个树木浓郁的灵气让他都有些惊奇。

他缓缓将谷雨柔弱的娇躯放下,道:“师姐,你就在这里先修炼养伤,我来为你护法。”

天陨伸手远处停顿在虚空中的灵剑飞入手中,他望着四周的炙热岩浆,心中若有所思。

奇怪!已经过了三个时辰,怎么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苏琉璃的气息?

他的思绪不由回想起当初琉璃为了击杀五阶魔兽,不惜消耗了数百万株灵药作为诱饵陷阱。

如今这里整个空间都弥漫着炙热的岩浆,根本没有灵脉支撑着它如此茁壮生长。

莫非……

“师姐,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退。”

天陨神色大变,弯腰便将谷雨娇躯抱入怀中,水灵剑随意念飞落在脚下,以极快的速度逃离这棵诡异的灵木。

谷雨双眸虽有些疑惑,但还是选择相信自己这个师弟。

就在他们刚离开距离灵木数千米的位置,虚空中一柄青色的长剑骤然落下,无数的纹路延伸运转,瞬息炸裂。

天陨回头望着身后的炸裂的岩浆倒吸口凉气,果然琉璃早就察觉到他们的身影,只是觉得他们的实力不值一提,故而才顺路布置了三阶灵木阵法。

谷雨绝美容颜也失色,她刚才根本没有察觉到袭来的危机。

若不是星落反应及时,恐怕早已陨落在岩浆内。

沉寂许久,天陨担心怀中少女的安危,道:“师姐,我想继续探索遗迹,前方凶险万分,你要不先回到宗门?”

谷雨双眸坚定,道:“不!无论前方多么凶险,我也想与你一直走下去,见证神龙大人留下的宝藏!”

天陨也不便多说什么,灵气注入水灵剑,流光划过向着前方熔岩瀑布飞去。

半个时辰后,当他们跨过这条炽热岩浆时,四周紫色云雾再次凝聚,很快便将他们眼前的视线遮挡。

天陨与谷雨几乎同时散开神识,就在此时,一阵狂风呼啸,他脚下的水灵剑瞬息失去方向,顺着这阵风向着某个方向坠落。

当他们反应过来时,天陨只感觉身体仓促失重,向着地面狠狠跌落。

“咳,师姐,你没事吧?”

天陨感受到胸口的剧痛,连忙起身担心将少女弄伤,却发现附近竟没有谷雨的气息?

他的目光不由扫视这片漆黑的空间,脚下巨大的空洞深不见底。

天陨迈步想要去寻找谷雨的身影,一声少女的讥讽响起,道:“就凭你这个天家废物也想与我苏家联姻?”

“真是可笑至极!走吧,他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就让他在时空乱流内自生自灭吧!”

“苏琉璃!!”

天陨听到这声熟悉让他仇恨的声音,再也控制不住理智,双眼红光亮起,鲜红的寒月剑挥起就向着虚空中某个方位刺去,血液沿着剑刃滴落手中。

“咳!星落师弟,这是为什么?”

剑刃所穿透的正是一身蓝色水晶长裙的谷雨,此时她绝美的容颜震惊,难以置信的盯着眼前的少年,幽蓝瞳孔泪光落下。

少女柔弱的声音将天陨的理智幻想,他望着面色苍白的谷雨,双手颤抖将她涌入怀中,痛呼出声:“不..师姐,我没想要杀你。”

就在此时,苏琉璃青色长裙飘动,忽然浮现在天陨身前,她神色漠然,嘲讽道:“连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都能杀掉,你个废物还有什么脸面活世上,自杀去吧!”

天陨的瞳孔以及嘴角鲜血流出,愤怒的盯着眼前的恶毒的女人,怒吼道:“苏琉璃!我...定要你血债血偿!”

就在他神情处在崩溃的边缘之时,一声微弱的呼叫将他的意识拉入现实,他的瞳孔猛睁,大口喘着粗气惊醒。

“星落,星落师弟?你没事吧”

谷雨见少年苏醒,白皙脸上升起一抹喜色,从怀中拿出恢复灵气的丹药给他喂下,道:“你的灵气消耗过度赶紧服下这些丹药。”

丹药入口即化,天陨迷茫的望着四周的陌生岩壁,茫然道:“师姐,这里是哪里?”

谷雨道:“你刚才真是吓死我了,在进入熔岩瀑布后忽然昏迷,不过幸好熔岩之后都是神龙大人布置下的幻境。”

“现在我们才是真正的接触到紫云秘境核心的位置。”

天陨运转星辰决,吸收着丹药的灵气,心中或许猜出为什么谷雨没有进入幻象。

那可是谷家的护族神兽,紫云神龙肯定会庇佑她的。

不过很快他便将这些心思压下,专心恢复自身的灵气。

在进入紫云秘境一直到现在,他几乎没有休息,与露华的对战,御剑飞行几乎消耗了他现在七成的灵脉灵气。

就这样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天陨的双眼蓦然睁开,感受到体内已经恢复了两千多条灵脉。

天陨长呼口气,将灵气稳定在丹田内后,起身道:“师姐,你的炼药天赋真是惊艳,短短几个月就能突破到三阶炼药师。”

谷雨双眸柔和,苦笑道:“其实我的丹药天赋也遇到了瓶颈,在二阶炼药师已经三年,只不过偶然遇到了师傅,她说让我返璞归真,从最基础的炼丹重新学习!”

天陨虽然好奇那个炼药师的身份,但还是惊叹道:“就算是如此!能在如此年纪达到三阶炼药师,已经堪比大陆内的顶尖人才了。”

谷雨神情飘然,道:“果然你也是大陆之人。”

天陨神态平静,并未选择回避,点头道:“是的!不过我进入紫云宗没有任何恶意,只是被人暗算重伤,才迫不得已进入宗门。”

谷雨幽蓝瞳孔与少年对视,并没有再多询问什么,她脚步轻踩,向着赤色石壁一块凸起的石头按下去。

石门轰隆打开,刺眼的光芒伴随着热浪再次扑面而来。

过了许久,他们的视线逐渐恢复,远远望去一颗晶莹的宝珠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漂浮在用赤石雕刻的神龙上。

神龙盘旋栩栩如生,宝珠就处在它血盆大口上方,神秘的纹路不断延伸着它的身体穿梭。

“那就是龙珠?”

天陨与谷雨还未有所行动,就听到远处一道清脆的少女声音响起,四道倩影如履平地般踩着虚空落在远处数十万米的道台之上。

“少主!根据族内典籍的记载,只要融入神龙宝珠就能扩展灵脉,滋润您的九天玲珑体,将来必定成为强者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