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超维杀 >  016、出局

「你被玩家“苏棱”以甘青毒谋害,于本场游戏中淘汰。」

一段简短的游戏信息提示,随后是意识从身体里猛然的抽离。

一阵“穿梭感”后,李文峰回到了游戏广场。

他愣愣的看着周围人声鼎沸的广场,腹部传来的那股剧痛仍然让他心有余悸,尽管他其实已经将游戏的痛感调到了最低的十分之一,但那种剧痛法,在他的记忆里,也就只有曾经阑尾炎爆发时,能媲美一二。

“这甘青毒十分之一的痛感都这么变态,怕是十成痛感不得活脱脱把人痛死?”

李文峰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但紧接着,他忽然一怔,反应过来了某件事。

甘青毒?

他中的居然是甘青毒?!

这不是他给那个疑似超过他游戏评级的玩家下的毒么?!

这种毒这么痛苦,而且死得这么快,他腹部出现剧毒后,十秒不到就嗝屁了,那家伙是怎么捱到被太医施救的?!

一念及此,李文峰瞬间涨红了脸。

“妈的!竟然被这家伙给耍了!”

甘青毒的毒性这么变态,那家伙要是真喝了绝对早就挂了,根本不可能被太医救治过来。

也就是说,那家伙一早就识破了他下的毒,根本就没有中毒!

可偏偏,那家伙还装作中毒的样子,让他掉以轻心,真的太可恶了!

李文峰一阵骂骂咧咧,但心中又不得不服气。

能在进入游戏那么短的时间里,识破他的下毒,又幕后推动游戏里的第一神探查到他头上,更是在他被关进宗人府,对宗人府里的水进行过试毒前后不到半小时,抓住这个时间差对水进行下毒,最终将他毒死!

平心而论,换做是他,根本就不可能做到这些。

对方也不愧是超过他游戏评级的存在!

虽然他至始至终都没想明白,对方是怎么做到这些的,但对方确实是做到了。

他这个上场游戏评级B级的高玩,连对方面都没见到就被淘汰了,不得不说,对方真的强得一逼!

“‘苏棱’是吧?”

李文峰嘴里念了几遍这个名字,脸上浮现出了由衷的佩服,“我记住了!”

他准备下线去游戏论坛里看看,有没有关于这个人的信息。

这种高玩,肯定不会默默无闻。

同时,在临下线前,他也给对方发出了好友申请。

这种级别的大神,加个好友没损失,有机会一起多人模式的话,或许能被带飞也不一定。

……

「玩家“火牙冲天”被玩家“苏棱”淘汰出局。」

一则游戏信息,突然出现在了本场游戏所有玩家眼底的游戏动态信息里。

顿时,还在这场游戏里的所有玩家,通通炸锅了。

“我去!已经有人被淘汰了么?!”

“真牛逼,我都还没完全搞清楚状况,竟然已经有人被淘汰了!”

“有玩家被淘汰,以这场游戏的主线任务来看,也就是有皇子死了?这几天还真是多事之秋,前有十三皇子被八皇子下毒,然后八皇子被抓进了宗人府,现在又有皇子死了,难道纷争开始了?”

“怎么办,我还没发育好,都还没招募到什么像样的高手,这可怎么办啊?!”

……

所有玩家对这则游戏动态信息的看法,各有不同。

不过,这些都只是他们心中的心理活动,在外界,他们依然还是维系着自身的皇子人设,这是系统给他们的人设要求。

而当苏棱看到这则游戏动态信息时,他正从太医院抓药回来的路上。

对于这则游戏动态信息,作为引导这一切的他,自然并不意外。

皇宫里的人比起整个京城来说,自然要少了很多,在他被下毒的案件还没水落石出这段时间,皇宫中的各座大小宫殿里,都派出了宫女或太监来对他进行了人情世故方面的问候。

毕竟他是目前唯一生活在皇子阁的皇子,虽然明面上继位无望,但遭遇下毒这种事,是在挑衅整个皇室的颜面。

因此,但凡皇室之人,不管出于真心还是假意,都得派人来看看,多少意思意思。

其他皇子也在这期间,派了人来探望。

也因而,通过这些来探望他的人,他也间接与这些人背后的主子产生了交集联系,收集到了所有皇子以及皇宫里几乎所有人的人生信息。

之后的事,自然便顺理成章,无非就是结合信息,耗费时间进行推演,最终得出结果,然后再按照推演的结果安排。

这个世界没有仙侠玄幻的元素,最多拥有一些人体极限范围的武功元素,并不足以成为影响他推演的“变量”,所以,事情进展得倒也很顺利。

至于甘青毒的毒药,则来源于太医院。

现在整个太医院已经都是他的人,尤其那位陈太医,也不知道对方怎么想的,突然对他马首是瞻了起来,俨然一副站队到他这边的做派。

在他提出了,让对方搞一些甘青毒,浸在粗布里风干,保证在遇水时能溶解出来,这样明显要害人的要求时,对方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一点推辞都没有。

原本苏棱都已经打好腹稿,用对方的把柄继续威胁,再辅以登基画大饼的话术来软硬皆施的威胁对方,结果根本没用到。

不过这样也好,能省去很多事。

“接下来就是收集这个世界的武功技击,看看能不能练出一些属性或技能,以及笼络人心了。”

一场下毒戏,收集到了所有皇子的人生信息,分辨出了其中的玩家。

苏棱进入游戏时的第一个目标已经达到,接下来就是逐一将这些玩家淘汰,然后争夺皇位了。

而淘汰剩下的玩家,其实并不难,他通过查看这些玩家的人生信息,发现除了那个李文峰上一场游戏评级为B级的玩家,平均水平也差不多恒定在B级外,剩下的其他玩家游戏评级其实都一般。

其中最高的一个也才D级,剩下的都差不多是E级,甚至那位东宫的太子,目前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竟然还是一个水平F级的玩家!

之所以能让本场游戏玩家的平均游戏评级为D,真的是全靠他的S级和李文峰的B级评级。

这样的烂番薯臭鸟蛋,他解决起来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倒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一些没有被玩家投身的皇子对他登上皇位有些威胁,比如其中的六皇子六王爷,表面慈眉善目,为人亲和,一副老好人的模样,但实际上暗中在京城中养了一批强力死士,并与大周的敌国火绒国有着联系。

还有十四皇子,平日里一副古板的书呆子模样,但实际上也是一位卧薪尝胆,韬光养晦的主。

不仅去先皇出家的寺庙侍奉了先皇,骗到了先皇手谕,准备伺机而发,还与目前一位在边境征伐,手握兵权的大将军有着密切往来。

这两个原住民相反是他登基路上的最大威胁!

“这两人……倒是不错的棋子,可以好生利用利用。”

苏棱一边坐在回皇子阁的轿子上,一边思索着如何利用这两个原住民皇子。

而就在苏棱回皇子阁的同时,八皇子周明成在宗人府被人下毒身亡的事,也迅速传到了老皇帝的耳中。

“什么?!”

原本在御书房批改奏折的老皇帝,听到消息后霍然惊怒起身:“明成死了?!怎么可能!他怎么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