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剑镇四海 >  第四十六章 一绝轻功一绝商

雪晴举杯敬了宋天行,说道:“宋阁主过谦了,我们都统可是时常称赞您有两绝。”

宋天行一听,来了点兴趣,虽然知道多半是雪晴自己编出来哄自己的,但还是仍不住问道:“敢问雪晴姑娘,不知道都统大人所说的两绝是哪两绝呢?”

雪晴笑道:“这第一绝自然是说宋阁主轻功了得,独步江湖,可算是一绝。”

花花轿子人人抬,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宋天行听了还是有些高兴的,抚须笑道:“都统大人过誉了。我宋天行不过是沾了我天武阁前人的光罢了,哪里当得上‘独步江湖’这四个字。”

“宋阁主过谦了。正因为天武阁有宋阁主和这神机千法,我们绣衣司才愿意助天武阁一臂之力,共襄大事。”

宋天行哈哈大笑,不置可否,转而问道:“不知都统大人所说的第二绝又是什么?”

雪晴藏在薄纱之后的俏脸露出小狐狸一般狡诈的笑容,说道:“那自然是宋阁主经商的本事了。”

“哦?”宋天行有些疑惑,自家人知自家事,他知道自己这方面的能力其实也就中人之姿,当不得绣衣司的那位都统称赞一句“绝”。

“刚才所说的那第一绝,老夫厚着脸皮还能受下来,可这经商,老夫着实是不擅长啊。”

宋天行心想:看来这所谓的“两绝”,当真是这小丫头片子编出来恭维老夫的。

雪晴杯中茶水已经喝尽,把玩着小巧的茶杯,说道:“怎么会呢?我们都统说了,宋阁主可是个经商的奇才,商贾一途,怕是没几个人比得上您。”

宋天行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

这话说得,怎么感觉夹枪带棒的?不像是什么好话啊......

雪晴继续说道:“他说您啊,不过几年时间,就将天武阁发展得有模有样,日益壮大,名下田产、屋舍和商铺不知几何。”

雪晴一下子坐直腰来,直直地盯着宋天行,调侃道:“他还说,您就算是没有这一身武艺,光凭这赚钱的本事,也能成为一方大商贾了。”

“这......”

宋天行听完这话,一下子冷汗都冒出来了。

这哪是赞赏?这分明是来敲打自己了。

他先是一怒,想要当场发作,但随即想到了雪晴身后所代表的人,一下子便偃旗息鼓了。

雪晴表面上称赞宋天行能在几年内收购如此巨量的田产、商铺这些,实际上是在讽刺他并不是凭借商业上的手段获取的。

宋天行靠的是什么?

不过是靠着自己的武力以及天武阁的势力强买强卖罢了。说得好听点叫强买强卖,当然了,这也没有多好听,说得难听点,那就是强盗行径了。

想这偌大一个天武阁,在前人手里,再不济也是为国为民的武林正派。现如今为了金银珠宝,竟也成了强盗门派。

哈哈,多少有些好笑。

而雪晴后一句说宋天行就算没了武功也能在商业上有如此成就,纯粹就是说反话,扯淡了。

没了这一身金刚境的修为,若他宋天行还是这么个性子,别说经商了,能不被人打死都算他运气好,遇见的都是脾气好、心地善良的人了。

等等!

宋天行倏忽想到了什么。

若这话真是这小丫头片子编的还好,无非是年轻气盛调侃老夫罢了。

宋天行看着雪晴,眼神有些晦暗不明。

可这话若真是绣衣司的那位都统说的......那可就不是敲打这么简单了。

此话若是绣衣司都统说的,那意思就应该是:你宋天行最好记住,你现在的荣华富贵究竟是怎么得来的。若是不好好听话,乖乖给绣衣司当狗,那就把你武功废了。天武阁的仇家可不少,想想你要是废了,后果会是怎样。

当然了,绣衣司那位都统的话应该不至于这么粗俗,毕竟大家都读过书,都是读书人,再怎么样也不至于像个市井无赖一般满地撒泼打滚,总得来点修饰,但意思终究还是那么个意思的。

宋天行肚子里那点被雪晴轻慢而起的火气一下子就被扑灭了,就像是睡得迷迷糊糊的给人泼了盆冷水,立刻就清醒了。

好一个绣衣司,安敢如此欺我?

宋天行恨得咬牙切齿。但他却没有想到,当初他在侵人田产,毁人门派,占人商铺的时候,别人是如何想的。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无论是杀子之仇还是眼下这**裸的威胁,都不是自己生个气就能抗衡的。

于是想明白这些的宋天行哈哈一笑,露出灿烂的笑容,说道:“这还得感谢都统大人的提携。劳驾雪晴姑娘替我给都统大人带句话,就说我宋天行还有天武阁,一定为绣衣司马首是瞻。”

房乐池见宋天行没有发作便松了口气,方才他还以为雪晴这般敲打宋天行,会不会惹得他恼羞成怒,眼下看来是他多虑了。

看来阁主自有分寸。

房乐池与宋天行一同举杯。

雪晴见宋天行没有生气,藏在薄纱之后略感无趣,但敲打得也差不多了,再敲打下去便适得其反了。

过犹不及的道理她还是懂的,于是笑道:“宋阁主说错了,是为朝廷马首是瞻。”

“哦——对对对!雪晴姑娘说的对,为朝廷马首是瞻。”宋天行陪着笑脸说道。

至于一旁的刘百户嘛,他今天主要是陪着雪晴来,大事他插不上嘴,小事也不用他来考虑,在一旁坐着就行。

四人以茶代酒,举杯同饮。

此杯之后,雪晴也没再和宋天行东扯西扯,聊那些有的没的了,直奔主题,商议起了今日拜访所为之事。

其中涉及机密,不便透露,来日有机会再细谈其中奥妙......

待到月出东山,夜色渐浓,雪晴和刘百户二人才告辞。

临行前,雪晴一拍脑袋,对宋天行说道:“小女子记性差,叫阁主见笑了,我这给阁主备了份礼物。”

“哦?是何礼物?老夫先行谢过雪晴姑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