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京剧大师:我从龙套开始捡属性 >  第二十四章 林牧不怂

冯晓智看到尚昌荣如此的认真,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了。

他并没有觉得尚昌荣很过分,反而很感谢对方。

一位花脸表演艺术家,在京剧界的地位比自己还要高不少的尚昌荣,能够这么认真的跟一个学生“较真”,这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冯晓智将期盼的眼神看向了林牧,在如此强大的压力下,只要林牧能够将这出戏完整的唱下来,哪怕是唱的不好,只要能够坚持下来,就说明这孩子的心理承受能力有多么的强大!

千万别小看这种来自艺术家级别演员的压力!

很多小剧团的顶梁柱,来到大剧团之后,跟真正的名家对上戏,还是那一出你已经唱得滚瓜烂熟,你发誓就算是老年痴呆了都不可能忘记的这出戏,当场你就会发现你脑袋一片空白!

真正的艺术碾压!

林牧现在就能够感受到这种强大的压力!

不过,由于林牧的心中有着坚定的信念。

就算我现在不如你,但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也许不用三十年,三五年的时间,我靠着捡属性,就能够达到你现在的高度!

所以,我有什么可怕的!

有了这样的心态,林牧慢慢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等到尚昌荣这一句唱完之后,林牧顺势叹了口气!

“哎——”

尚昌荣并没有转身,继续唱道,

“王贤弟你何必面带惆怅——”

两句唱词,已经让人明白为什么尚昌荣会被人尊称为花脸第一人了!

这声腔的运用能力,这还是他已经八十多岁高龄了,气息不稳的情况下,这要是在壮年的时候,那才是无人能敌的尚大王!

尚昌荣属于是家学渊源,他的父亲,正是四大名旦之一的尚小云先生。

作为尚小云先生的公子,尚昌荣并没有继承父亲的旦角艺术,反而对净角情有独钟。

他师从名净侯喜瑞大师,不仅在京剧界的辈分奇高,而且能耐是真的厉害!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林牧,眼中都带着一丝好奇和期待!

就连尚昌荣唱完之后,也是用审视的眼神看着林牧!

这一次,自己可以说是彻底的卯上了,就算是三年前的自己最后一次登台演出,都没有像今天这么认真过!

当然,尚昌荣也绝对不是那种嫉贤妒能的人,否则的话,他也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

跟冯晓智的斗嘴只不过是两位老朋友之间的习惯罢了。

而对于林牧,尚昌荣也想要知道,这个孩子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够得到自己这位老友的赏识。

所以,这次抻练,尚昌荣才会如此的认真!

“你杀那——”

林牧丝毫没有怯场的样子,架势摆好,张口就唱了出来!

一个“那”字。同样的千折百转,韵味悠长,将马派独特的咬字和颤音都表现的淋漓尽致!

冯晓智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欣慰的表情。

尚昌荣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惊容,这小子,可以啊!

那些曲艺圈的老前辈们,也都是纷纷颔首,虽然林牧这种水平的演唱,对于他们来说,司空见惯,那是这份胆气和稳重,则是获得了他们的认可!

“你杀那公主为何故——”

“忘恩负义为哪桩——”

“好——”

众人都忍不住为林牧的演唱叫了声好。

这出戏说的就是瓦岗山人心叛离,李密势孤,只剩下王伯当一人跟随!

尚昌荣饰演的就是李密,而林牧饰演的就是王伯当!

前面的剧情是,王伯当看到大势已去,就劝说李密降唐。

李渊父子听闻李密要降,甚喜,不仅许李密王爵之位,而且还将公主许配李密。

不过,李密岂是久居人下之辈,慢慢的就生出了叛心,酒后与公主商议起事。

公主不从,李密将公主杀死。

王伯当知晓大惊失色,前来责备李密行事孟浪,劝其赶紧逃走,自己也愿意随行。

现在这一段剧情,将的就是王伯当怒斥李密。

尚昌荣既然要抻练林牧,自然不会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就放过他,毕竟最经典,难度最大的对唱,还在后面呢!

只见尚昌荣双目圆睁,看着林牧,一字一顿的唱道,

“昨夜晚在宫中饮琼浆——”

“夫妻们对坐叙叙家常——”

从西皮原版,节奏变成了西皮快板,尚昌荣的唱词是越来越快,让林牧感受到了更大的压力!

“也是我酒醉心妄想——”

“一心只想做帝皇——”

“我把那好言对她讲——”

“谁知贱人发癫狂——”

“男儿汉岂容她妇人讲——”

“因此上我就拔剑斩河阳——”

几位对这出戏耳熟能详的老太太顿时脸上就露出了几分讥讽之色!

无耻之徒啊!

这李密简直就是个无耻之徒。

想要造反,公主不愿意,骂他不知好歹,结果这货一怒之下,把河阳公主给杀了,现在还说是公主发疯,他一个男子汉怎能让一个妇人辱骂。

放在现代,真的是三观尽毁啊!

林牧也是借着唱道,

“闻言怒发三千丈——”

“太阳头上冒火光——”

“可叹三十六员将——”

“东跑西逃各一方——”

“单单剩下王伯当——”

“一心保你来降唐——”

“唐皇待你恩德好——”

“又将公主招东床——”

“东床驸马多安享——”

“一心谋位做帝皇——”

“谋朝篡位心妄想——”

“顺者昌来逆者亡——”

西皮快板的节奏,非常适合这一段唱腔,尚昌荣唱的是铿锵有力,林牧接的也是干板剁字。

冯晓智的脸上笑容越发的灿烂了,对于这个徒弟,他已经决定收下了!

不单单是因为林牧的马派唱的好,主要就是这幅天不怕地不怕的心态,简直太适合这一行了!

尚昌荣已经站在林牧的对面了,嘴里喷出来的热气,林牧都能够清楚的感受到。

尚昌荣老爷子眼睛圆睁,气势汹汹的看着林牧,口中继续唱道,

“贤弟把话错来讲——”

“有辈古人听端详——”

“昔日韩信谋家邦——”

尚昌荣嘴里的“邦”字音还没有消失,林牧就接着唱道,

“未央宫中一命丧——”

尚昌荣接着唱道,

“毒死了平帝是王莽——”

林牧紧接着就唱道,

“千刀万剐无下场——”

“李渊也是个臣谋主——”

“他本是真龙下天堂——”

这一段就是京剧中最经典的一种对唱的方式,叫做“鱼咬尾”。

两个人要求对唱的时候,中间不能有空闲的时间,需要字头咬字尾。

这一小段的鱼咬尾,听得众人都是非常的过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