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国民导演 >  第42章 活宝

和谷若思挂掉电话,沈渊把赵乐乐叫了过来。

“乐乐,晚上带你去吃顿好的?去不?”沈渊问道。

本来就打算带着赵乐乐去吃顿好的,既然有人买单,当然是带着赵乐乐一起去。

不仅仅自己省钱,也能避免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虽然不知道谷若思那边有没有其他人,不过沈渊现在太受人瞩目了,还是保险点好。

“真的啊,沈导,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赵乐乐听到开心的说道。

大餐,她可好久没有吃大餐了。

不是没有钱,是没有时间啊。

每天忙完工作,回家就想好好休息,压根不想出门。

“放心,绝对是大餐,到时候想吃什么就点什么。”沈渊说道。

“谢谢沈导。”赵乐乐美滋滋的感谢着。

“快去收拾一下,我们准备去吃大餐了。”沈渊提醒道。

“嘿嘿嘿,不用收拾了,我随时可以下班。”赵乐乐直接说道。

马上下班了,她一般都是提前十分钟把东西收拾好,然后准备回家。

“那我们走着。”沈渊大手一挥。

两人离开办公室,便下楼离开。

一路上遇到许多人,看到沈渊,纷纷打着招呼。

有喊【主任】的,也有喊【沈导】的,当然,也有完全不认识的。

虽然沈渊目前的大名流传在总台,但是还有很多人不认识沈渊。

一路上,沈渊也给赵乐乐介绍了一下被蹭饭人的信息。

其实赵乐乐也知道谷若思,当时白波加入,沈渊就给节目组介绍了一下。

只不过后面和赵乐乐对接的是白波他们的经纪人,不是谷若思。

所以,虽然知道,从来没有见过。

沈渊下了楼,就看到谷若思和上次一样,还在原来的地方等着。

沈渊连忙带着赵乐乐走了过去。

“哟,谷总,您又在这里等着啊,这可让我受不起啊。”沈渊客气的说道。

不得不说,不管谷若思心里怎么想的,但是姿态是做得真足。

堂堂顶尖娱乐公司副总,跑到外面等着他这个小导演,做到这个份上,以这种人情世故,很难不成功。

“这有什么,和沈导您吃饭,等一会没什么。”谷若思笑着说道。

仿佛和沈渊吃饭,自己占了大便宜。

“实在是太客气了,哦,这是我同事,外宣组的组长赵乐乐,这不是谷总您请客吃饭嘛,就带着她过来蹭饭。”沈渊介绍了一下赵乐乐。

谷若思连忙伸手和赵乐乐握手说道:“欢迎欢迎,这是我的荣幸,赵组长你好。”

对赵乐乐的出现,谷若思也没有特别意外,这顿饭也不涉及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再多人都没事。

“谷总您好。”赵乐乐握手笑着说道。

因为沈渊提前说过,所以赵乐乐也知道谷若思。

“那我们走吧,我已经预定好了位置。”谷若思伸手邀请着。

三人坐上了谷若思的车。

谷若思坐在了副驾驶,沈渊和赵乐乐坐在了后座。

驾驶位已经有一名司机。

“这是我的弟弟谷扬,是沈导您的粉丝,节目每一期都追着看的,而且您写的小说,他天天都追。”谷若思介绍道。

要不是谷扬,谷若思估计觉得也不会立马跑过来邀请沈渊吃饭。

除了沈渊在总台闹出的动静,其实还有一件事。

沈渊看了一眼,这就是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穿着也很平常,和谷若思完全不一样,不过他的大花臂倒是挺引人瞩目的。

“沈导,你好,我特别喜欢你的小说,看完我都想立马报名参军了,可惜达不到要求。”谷扬表达着自己对沈渊小说的喜爱,同时又有些遗憾的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大花臂。

他真的很喜欢《士兵突击》这本小说,尤其是看到小说里面那种单纯的战友情,他都想要立马去参军,可惜现实不允许啊。

“没事,谷总在这里,以后拍军事题材的电视剧、电影,你也可以体验一下嘛。”沈渊笑着说道。

当不了兵,也是可以体验一下的。

“那都是假的,没意思。”谷扬摇着头,不屑的说道。

白了谷扬一眼,谷若思向沈渊解释道:“哈哈哈,我这个弟弟喜欢玩,年轻不懂事,学人家纹身,现在知道后悔了。”

她弟弟看着大花臂,说话流里流气的,但是并不是纨绔子弟。

纹身是以前为了对抗他爸,一狠心就纹了。

结果纹完第二天,就委屈着找到谷若思,说他后悔了,不想要纹身了。

谷若思带着他去洗吧,他又嫌洗完太难看。

直到现在,虽然洗纹身的技术好了,但是他又觉得就这样挺好的。

直到今天跑过来跟谷若思说,要不还是洗掉纹身吧。

“姐,你就不能说我点好?”谷扬尴尬的说道。

他没想到自己老姐居然在外面面前掀他老底,还是在沈渊面前,社死现场啊。

“你有什么好的?说你不洗澡?说你纹身之后哭着找我?说你为了一个小姑娘要死要活的?”谷若思嫌弃的说道。

白纹了那么大一个纹身,为了一个小姑娘要死要活,硬生生颓废了一年。

而且别人颓废吧,是出去花天酒地,这货颓废是宅在家里收集各种手办。

“我哪里哭了?姐你再这样,我就走了,车你自己来开。”谷扬反驳道。

他当时可没有哭,只是委屈而已。

“走呗,反正又不是我让你来的。”谷若思不为所动。

看了看沈渊,谷扬一拍方向盘,喊道:“哼,我忍。”

看着这姐俩交流,沈渊和赵乐乐在后面忍俊不禁。

太好玩了,这完全就是个活宝。

“沈导让你见笑了,我弟弟就是这样。”谷若思不好意思的说道。

要不是答应了谷扬,她是真不想带着这个丢人的玩意出来。

沈渊摇着头说道:“挺好的,有你这么一位姐姐,谷扬还这么朴实,不容易。”

听着谷若思的描述,沈渊能大致想到谷扬的性格。

没有某些人的吃喝玩乐,反倒是像个普通人,不过和普通人不一样的是,谷若思说他这些事情太逗了。

“他敢不朴实,我爸打断他的狗腿。”谷若思没好气的说道。

“姐……”谷扬拉长音。

再让谷若思说下去,谷扬觉得自己最后一点尊严都没有了。

“行了,行了,不说你了,快开车。”谷若思没好气的说道。

她都好奇,自己家怎么出了这么个玩意?

难道是当年报错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