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弃女逆袭:大魏最强女宰相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暴打渣男

这边,三福到赵府讲了赵云受伤一事,让他们派人去医馆接赵云,随后来到沈行之在的那个酒楼,把沈行之一路扛回陆府,然后把他锁在了陆臻言院子的柴房里,怕沈行之跑了,决定自己亲自看守,然后让大福去医馆接陆倩。

随后,大福准备去医馆接陆倩,刚出陆府的大门,就看见陆倩从一辆马车上下来,那马车走后,陆倩还一直盯着,待马车没影,她这才转了过来,陆倩两脸通红,边走边还在那里傻笑。

大福心里暗道:看来这次果然被吓的不轻,这脑子都有些不正常了。不自觉的摇了摇头。

“小姐,你是去少爷院子还是自己院子?”大福走到陆倩面前。

陆倩被吓了一跳,原本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突然被大福拉回人,她有些懊恼,刚想发作,又想起自己刚在想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不禁脸羞的更红了,连生气都忘了,甚至有些娇羞的说道:“我,我去找陆臻言。”

看的大福一脸懵,这小姐怎么一会生气,一会又不生气,怎么变得那么快?脑子不会真的被吓坏了把。

陆臻言院中,三福把今天事情的始末都和陆臻言说了,陆臻言听后,觉得这陆倩应该对彻底对沈行之死心了。

陆倩走在前往陆臻言院子的路上,冷静了许多,等到到达目的地后,陆倩脸上的红晕都淡了下去,她深呼了口气,往陆臻言房中走去,

“陆臻言,那个沈行之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你赢了。”陆倩看到陆臻言之后说道。

“我们又没有打赌,哪来的什么我赢你输的?”陆臻言看着书说道。

“我…我有一事想要求你,要是你答应我,我以后绝对不会再针对你了。”

“你针不针对我,不都一样吗?”陆臻言说道,这句话的潜台词是,就算你针对了,也没翻出什么风浪来。

陆倩听出了潜台词,感觉被侮辱了,有些生气,但奈何求人,也不好发作,只好低声下气的说道:“那我以后事事都听你的可好?”

“可以考虑考虑,你想要求我什么?说来听听。”陆臻言喝口茶,说道。

“你!算了,我想让你别把这件事和爹娘说,我…我怕他们担心。”陆倩说道。

“哦?” 这个请求倒是出乎了陆臻言的意料,陆臻言诧异的看了陆倩一眼,她还以为陆倩会让她帮她报仇雪恨什么的,没想到竟然是这个。

陆倩看她这个模样,以为她不答应,气呼呼的说道:“你不答应就算了,不过我会和爹娘说,是你出了这个主意,才害我被沈行之欺负的!”

说完,看陆臻言一点反应也没有,气得就往门外走。

“站住,我又没说不答应。”陆臻言说道。

陆倩闻言一改气呼呼的模样,欣喜的看着陆臻言,道:“当真?”

陆臻言看她这副模样,心里竟觉得有些可爱,面上却没什么波澜,说道:“若你不信,那就算了。”

“我信,我信。”陆倩赶忙说道,“那要是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陆倩想赶紧回院子,洗澡,虽说没有被轻薄到,但还是感觉自己很脏,想好好的洗个澡,之所以先来找陆臻言也是怕她最快,先和爹娘说。

“等等。”陆臻言说道。

“怎么了?”陆倩疑惑的问道。

“沈行之在我后院的柴房里。”陆臻言脸上没什么表情的说道。

陆倩闻言,瞳孔下意识缩了一下,瞪大眼睛看着陆臻言,问道:“柴房里?”

陆倩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提出要去见见沈行之,陆臻言答应了,随后陆臻言带着陆倩来到柴房前,三福还在这看着,看到陆臻言和陆倩后,行礼说道:“参加少爷,小姐。”

陆臻言淡淡的应了一声,说道:“把柴房门开了。”

三福把门打开,里面的沈行之看着外面突然刺目的光,想用手挡着,可是手背捆住了,只好禁闭双眼,闭上眼睛时,其他感官总是更加敏感些,他感觉有一阵风从脸上划过,随后就感觉自己的脸被重重的打了一巴掌。

眼睛睁不开,看不见是谁打的,他大喊:“谁?是谁打我?我可是陆府未来的女婿,是不想活了吗?敢打我!”

陆倩刚刚用力的甩了一巴掌,自己的手也疼,忍不住甩了甩,听到沈行之这么不要脸的说这种话,忍不住出言嘲讽他:“我呸,陆府的女婿,你也配,你也不去照照镜子,我陆倩,还找你这种人品如此不堪的人为夫婿吗?”

沈行之一听是陆倩的声音,刚想说些什么,就被陆臻言打断:“干嘛用自己的手,对付这种人,得拿棍子。”陆臻言指了指一旁的木棍。

陆倩会意,没有一丝犹豫的拿起木棍往沈行之身上挥去,力道大的好像是想把自己一天的委屈全都打出去,毕竟是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打了几下,就没了力气,还在一旁哭了起来。沈行之不知是太久没吃饭饿晕了还是被陆倩打晕的。此时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陆臻言看着她。没安慰她也没嘲讽她,毕竟一个姑娘受到这种事,任谁都会不好受。

待陆倩哭完,陆臻言让大福把她送回她的院子。

然后吩咐三福把沈行之卖到奴隶市场,三福问道:“要不要卖的远一些?属下怕他乱嚼口舌根”

陆臻言道:“不用,,就卖离这近的就行了,本来就不是什么富贵公子,卖的近,被人发现了,也没人会说什么,况且谁会相信一个奴隶市场出来的一个奴隶的话呢。到时候拿点银子,慰藉一下他的家人就行了。”

说罢,看了沈行之一眼,暗暗嘲讽道:这装晕的技巧真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