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驸马要寻找的那个唐人护卫?”

驸马的这个称呼,听的郭戎是一愣一愣的,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这个驸马大概是眼前的折云谷按照唐人的习惯翻译过来的。

不过称呼这东西不重要,听折云谷的口气,卢十四显然已经按照计划顺利的冒充了那个阙乐达德,顺利的进入了拔野古。

卢氏十四没事,郭戎悬着的心彻底放下了!

正所谓衣食足而知荣辱,温饱足而思**,既然都安全了,郭戎的心思也飘了,不知道拔野古狼主的闺女到底长什么样,小十四到底是吃亏还是占便宜。

要真是个身高八尺,虎背熊腰,脸面黢黑,手持一柄开山大斧的女版本草原旋风,就十四那小身板未必能受得了啊!

“是的,不知道千户何在?是否受伤?现在是否安全?”

“放心吧,驸马他好着呢,这次能出兵还多亏了驸马!”

“嗯?”

看着郭戎一脸茫然,心情不错的折云谷耐心的给郭戎解释起来。

“几天前一伙不知道哪里来的匪徒突袭了牙帐的周围,引发了混乱,结果因为可汗病重,没有第一时间派兵剿灭,然后混乱的规模越来越大,席卷了周围上百里的牧原。”

“无奈之下可汗的长子以可汗的名义向周围部落求援,狼主本来是不想出兵的,但是驸马说服了公主,公主又说服了狼主,然后狼主下令征召了三千骑兵,交给公主,由驸马陪着前来牙帐帮助可汗平叛,为了确保公主和驸马的安全,狼主还专门从主帐抽调了三百狼卫作为护卫!”

“……”

公主……,驸马……,郭戎听着是要多诡异就多诡异,虽然知道是这位折老爷子翻译的结果,但是还是有种唐皇嫁女的感觉……

不过换句话说,小十四好牛掰啊,这么快就拿下这草原公主,如果有条件肯定来个666,给他刷个火箭什么的!

“那现在……”

“至于现在,公主和驸马带着三百狼卫在拱卫牙帐,郭小哥你别着急,你这状态现在就算能骑马也走不快!”

“这样,我派人去通知驸马和公主,以驸马对你的关心程度,估计很快就会过来接你,反正你也受伤了,趁这功夫我替你把伤口处理一下,”

“多谢折翁!”

“呵呵,不用多礼,很久没遇到唐人了。”一边说着,折云谷开始动手为郭戎拔箭,“你和驸马是从哪里过来的啊!”

“我们是从伊州进入草原,然后……”

在真正进入拔野古之前,郭戎和卢十四就专门商量过应对和说辞,为了避免穿帮,郭戎和卢十四定下了一个原则,除了身份冒充韦·阙乐达得之外,其他所有的都按照真实的情况去说,这种十句话九句真话短时间不容易被发掘。

反正他们也是在天山附近干掉的韦·阙乐达得,从哪里开始冒充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听到细节,折云谷啧啧称奇,但是郭戎感觉这老头子话里有话,眼神上总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戏谑。

笑呵呵地帮郭戎将插在胳膊上的两支箭拔出来,用一种不知名的草药嚼碎涂抹在郭戎的伤口,伴随着一种麻酥酥的感觉,疼痛感减弱,而且很快血液被止住。

“多谢折翁,戎不胜感激!”

郭戎稽首一拜,然而折云谷却闪身避过了郭戎的一拜。

“我等为唐人,身处异域,自当鼎力相助,郭小哥稍等,老朽去去就回!”

“折翁请便,戎自当从命!”

折云谷点头示意,转身后前行两步,轻踏轻点,一跃而上,战马随即向前冲去。

前行了大概几十步之后,郭戎知道了折云谷的目的地,那匹被射成刺猬,然后又被战马踩踏之后已经不成样子的尸体。

只见马上就要到达战马遗骸的时候,郭戎看到折云谷向下一趴,整个人都陷于马背之下,很快起身拨转马头之后迅速折返。

当折云谷重新回到郭戎面前的时候,郭戎看到了折云谷捡起来的东西,自己的那一柄步槊!

翻身下马,折云谷将步槊递给了郭戎,还轻轻的叹息着。

“弩已经被毁了,刀也断了,但是我看这柄步槊还完好无损,这可是好东西啊,应该是长安军器监出品的,有些年没有见过这样的步槊了!”

听到折云谷的话,郭戎眼前一亮,自己商店里面的装备质量很好,但是郭戎一直不知道出处,没想到今天竟然从折云谷这里听到了。

这位老爷子骑术惊人,医术惊人,见识惊人,看刚才指挥骑兵的回鹘人跟孙子一样,指挥能力也绝对这不弱。

这种人物就算在大唐也是非常罕见的,这到底是哪里来的神仙?

“我听驸马说过郭小哥是使用步槊的高手,从西州来到拔野古,郭小哥这槊下可是有不下三十个吐蕃人的性命!”

点明了步槊的出处,却不询问来源,这已经是很明显是暗示了,刚才自己说自己是河西人,单单这槊的来源自己就聚堆说不清!

跟着老兵油子混了三年的郭戎大概能猜出折云谷的意思,这是在指点自己!

“折翁谬赞了,只是略懂而已,怎么能称得上是高手呢,折翁骑术、医术、见闻才真的是出神入化,戎佩服!”

“而且今日折翁搭救,小子恐怕早就葬身与铁蹄之下,请社问过再受戎一拜!”

说罢,郭戎再次稽首,这一次折云谷带着笑容,安然自若的接受了郭戎的一拜。

“我今年四十有八,如今就托大称呼郭小哥一声贤侄了。”

郭戎再稽首,老老实实的接受了这个称呼。

“说来老朽有些好奇,老朽也曾经在曾经在军中效力,河西早在十数年之前就已经陷落,不知道小哥是如何能掌握只有我大唐精锐才会得槊技!”

军中效力,啥意思?

每个字郭戎都能听懂,但是组合起来,郭戎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看到折云谷那戏谑的笑容,这是在提示自己!

河西有什么军来着,很快他想到了卢十四的出身,很合适。

“说来惭愧,家翁为宣威军校尉,瓜州陷落之后,家父幸免于难,虽不复从军,但是对戎要求颇为严苛,戎自幼收家翁教导!”

“呵呵,原来如此啊……”

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出现在了折云谷脸上,而且他的眼神告诉郭戎,编的很好,老朽我很满意。

“哦,公主和驸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