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借你野区撒个野 >  041 当年的话

比赛场馆外已经围了一圈又一圈的粉丝,手里举着不少电竞选手的灯牌,WHS大巴车抵达场馆时引起了不少的骚动。

最先下车的是温野,少年一身战服,带领着六人战队走向赛场。

【温狗为什么走个路都这么帅?】

【又是想给温狗生猴子的一天。】

【他那张脸绝杀娱乐圈。】

【一个月没见到我老公了,甚是想念。】

【听说万瑗罢录后,WHS缺一名明星选手,到时候很有可能从观众席抽一名玩家上场。】

【我也听说了,保佑抽我!让我和温狗同框一次。】

温野一进场馆就撞上了JI的人,NewYear看见温狗激动地半天没说出话。

“见到爸爸有这么高兴。”温野看他嘴巴张了很久一个字都没说出来,主动和NewYear打了个招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谁曾想下一秒NewYear直接绕过了温野,一路狂奔到队尾,跑到了沈星隅面前,激动地和她打了声招呼,“女神,我终于见到你了!!!!”

“我是你的粉丝,我喜欢你三年了。”

“今天见到你我很开心。”

“你能给我签个名么?”

话一说完,NewYear就将提前准备好的签名本递了过去,这本子上还印着WHS队徽,是当年他在WHS俱乐部打职业时拿了最佳发育路奖的……那时候WHS俱乐部就差把穷写脸上了,其他俱乐部奖钱,WHS俱乐部奖笔记本……

“没想到NewYear还留着这本子。”老马看着那个笔记本感慨了一声,温野当年奖的最多,现在全部拿去垫冠军奖杯了……

温野视线没跟着NewYear走,而是落到了NewYear身后的一个职业选手身上,吕丞那头银发很显眼,人群中一眼就能辨认出来。

从进场馆,吕丞就一直盯着沈星隅看,眼角微敛,带着几分桀骜,像是天生和沈星隅不和。

温野等到沈星隅签完名才挪的步子,朝着WHS休息室走了过去。

沈星隅是签完名才注意到吕丞的,但很快躲开了吕丞的视线,跟上了大家的步子。

路过吕丞身边时,她下意识的扯了扯衣角,那是她紧张不安时才有的小动作。

而这一小动作被温野瞥见,将人往他这边挽了一下,护在了身侧。

对上吕丞视线时,温野那股藏在骨子里的暴戾微微显露,吕丞被吓住收回了视线。

当年温野对他做的,不止楼梯间那几句训话……

那天在放学后,他在巷子里堵了他一次,打了他一顿,那是吕丞第一次见识这个人的狠戾。

回到休息室的沈星隅立马注意到了蒋安,连忙冲上去抱住了蒋安,“蒋蒋,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蒋安是真的狠,把她丢俱乐部一丢丢七天,看都不来看她一次。

“下来。”蒋安将沈星隅从她身上拽了下来,走上前和俱乐部的人先打了个招呼,“你们好,我是沈星隅经纪人蒋安。”

“蒋经纪人,我是一直和你保持通话的老马。”老马一听声音就认出来了,没想到这年头不光艺人好看,连经纪人也都这么好看。

“温野。”温野自我介绍简洁明了,他向来不擅长和女人交际……

蒋安看见温野的第一眼呆了几秒,她从来不知道打职业的还有长得这么帅的,而且这张脸长的谦谦君子,是吃观众缘那碗饭的。

“温队长,不知道有没有兴趣来娱乐圈,有这个打算可以随时联系我,我娱乐圈十年金牌艺人,影帝宋池曳就是我带出来的,如果你来,我保证能把你捧成下一个影帝。”蒋安的职业病在看见温野那张脸时犯了瘾……名片都递出去了。

温野下意识地先看了沈星隅一眼,见小鬼瞳孔微张,诧异于自家经纪人此举。

“好。”下一秒温野伸手接过了那张名片,踹到了口袋里。

“那我等你电话。”

沈星隅等温野坐回休息室的沙发上时,一把拽过蒋安,讨伐道,“蒋蒋,你想你的后院每天都起火么?”

如果温野真成了蒋安手下的艺人……

沈星隅真的会和温野每天打一架……

“你俩还没和好?”蒋安刚刚看沈星隅和温野两个人站在一起挺和谐的……真不像有仇的。

“我和他,就没好过。”沈星隅往休息室里瞥了一眼,不偏不倚撞上了温野视线,她在说这句话时下意识避开了这个眼神。

像是心虚。

“我去上个厕所。”沈星隅转过身加快步子往休息室外走,厕所在刚刚进来的位置。

沈星隅刚进去女厕时正好碰上了从隔壁男厕出来的吕丞……

两个人短暂的视线交流后,吕丞主动和她打了招呼,眉峰轻挑着几分桀骜,讥讽道:“小狐狸精。”

他还在恨她。

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了,恨意也从未消减。

“你妈妈没教过你礼貌么?”沈星隅早就不是十六七岁被一个男孩子围在巷子里欺负不肯还手的小孩子了,她只知道,被欺负了要还手。

在听到沈星隅提他母亲时,吕丞下意识轻讽了一声,“拜你们母女所赐,我妈死的太早,还真没教我过礼貌二字。”

沈星隅身子一顿,她见过吕丞的母亲一次,是在她很小的时候,疯疯癫癫地抱着一盆炭火冲进来,嘴里不停地骂咧着同一个词,“狐狸精。”

“我要烧死你们两个狐狸精。”

话一说完,那个疯女人就捧起火炭往沈星隅身上倒。

好在沈澜反应快,将沈星隅抱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最后是警察来了,才将那个疯女人抱走。

从那以后,沈星隅再也没见过那个女人了。

“小狐狸精,你不要以为找了个靠山,我就动不了你,你和你妈欠我的,我都会一一讨回来,分毫不差的讨回来。”吕丞轻拍了拍沈星隅肩膀,恐吓道。

只是那只手在碰到沈星隅肩膀两年后,突然被一只手反扣到身后,吕丞连人脸都没看清,那人直接一脚踢在他弯膝处,让他整个人跪了地。

“当年的话,没听懂?”温野的声音传来,带着几分不耐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