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但愿我是,你的偏爱 >  第21章:撞见他和那个女人

作为一名拥有百万粉丝级别的i

s名媛博主,艾青的回国,无疑也引起了国内粉丝的热议。

艾青当然也不会放过这个热度,顺势在微博上开通了账号,晒出了自己的最新一张照片,配文,十年也不足以改变你我,爱一直都在。

老粉很快扒出了,她与元稹的往事,而艾青则以一种默认态度对待,给足了粉丝想象空间。

10级吃瓜群众齐颖,瞬间就替老板捕捉到了危险信号,自然是第一时间报告给了宁晚菡。

收到男友消息的宁晚菡开始不以为然,网上捕风捉影的消息多了去了,直至在元心禾朋友圈看到她俩的合影,她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莫非这就是元稹之前提过的那个人。

也不想继续在老家享受退休式的生活了,决定连夜回江北。

元稹的百城百校工作组,在完结最后一个城市的首轮谈判后,元稹决定休息一个月再进行下一步的安排。

所有人都高呼老大万岁,不由分说的把元稹拖到酒吧疯狂地敬酒。

回到江北的宁晚菡第一时间就元稹的公寓了,很自然的按指纹进入,却见一位身穿自己浴袍的女子从他的房间走了出来。

在脑子一片空白后,她才反应过来,这女的就是那个艾青。

宁晚菡没有理会艾青的追问,径直走进房间,元稹听到了艾青的声音才缓缓睁开眼。

他看着宁晚菡站在床前欣喜万分,伸手就要抱住她,却被宁晚菡甩开了。

他才注意到旁边穿着浴袍的艾青,只记得自己昨晚是被吉米他们送回来的,之后完全没有了记忆。

艾青见状走到元稹身边,温柔地说道:“昨晚的事你忘了?”

换了副嘴脸扭头对宁晚菡说道:“这位小姐,你再不出去我就报警,你私闯民宅了”

真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穿着自己的浴袍,睡了自己的男朋友,还敢这么颐指气使的叫嚣。

全身的血液出走,血管收缩,正想给她一巴掌,却腿一软晕倒在地。

医院外,元稹在手术室门外,如坐针毡。

手术门开,见医生出来,元稹一个箭步冲了过去问宁晚菡的情况。

“元总,宁小姐没什么大碍,只是一时怒气攻心,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只是”

“只是什么”见医生停顿,难道是查出了之前车祸的后遗症。

元稹神情慌了,医生安慰道“只是宁小姐有先兆流入的症状,还需要留院观察”。

“流产?你是说我女朋友怀孕了?”开玩笑吧。

“是的,已有6周了,只是元总,宁小姐上次车祸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加上她情绪的大起大落……”

她竟然怀孕了,自己要当爸爸了,元稹还是不敢相信。

被转至病房宁晚菡还在睡着,脸色空白,元稹十分自责。

但是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他必须扛起自己的责任,让宁晚菡安心养胎。

不愿意打搅宁晚菡睡觉,他到病房外打电话。

还在吃早餐的元心禾,破天荒的接到元稹的电话。

“喂,哥,你怎么”

“我的住址是你告诉艾青的吧”除了是她,他想不到第三个人。

“对、对,是我,那个、对不起啊哥”元稹这么快就发现了,元心禾有些慌了,向来元版规稹对自己十分温和的,从来不会用现在这语气和自己讲话。

“我告诉你,元心禾,我的事你不要再告诉艾青了否则别怪我翻脸,我跟她早就完了”元心禾正要道歉和解释,电话就被挂断了。

这一大早的到底艾青做了什么事,惹他生这么大的气。

“吉米,帮我找一个最好的营养师,还有私人胎教师,保姆和司机”

“陈平,帮我查一下艾青这十年的行踪。

“外公外婆,晚菡她怀孕了,我要当爸爸了”

……

难掩喜悦的元稹,打了十几通电话后,总算把要紧的事先安排妥当了。

“谁怀孕了?”宁晚菡有气无力地问道坐床头的元稹。

“你,医生说你怀孕6周了,我要当爸爸了”

开什么玩笑,自己怎么可能怀孕。

宁晚菡不相信他,想起早上的那一幕,她硕大的眼泪涌了下来,侧过脸去不想再看到他。

“老婆,你听我解释”才从狂喜的状态出来,他才想起早前的误会。

“我不听,你出去”

她怀有自己的孩子,可不能让她受一点委屈,幸好自己早就以防万一备了一手,不然真的跳黄河都洗不清了。

他没有听她的话出去,而是在手机上划拉了半天,把手机递给了她。

“这是上次你出车祸,我担心再有人害你,就在家里装了监控……你放心,那个女人的事我会处理好,你先睡会”说完,元稹轻轻关了门,出去了。

现在他们有孩子了,自己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确定元稹出了门,宁晚菡迅速的拿起手机,看监控录像,看完之后长舒了一口气。

还好,那个女人太不要脸了,得找个时间教训她一下。

又想起元稹说她有了身孕的事,虽然男女之间怀孕是自然而然的事,但还是无法相信自己竟然怀上了他的孩子。

摸了摸肚子,还是十分平坦的,平时自己也没有任何反应啊,肯定是骗自己的。

想起在家里整理妈妈的信件时,提到了两次一个地方,想着要不要碰碰运气,也算是尽一份孝心了。

想起妈妈自己她充满了力量,起来换上自己的衣服,回家去,一刻也不想待在这了。

“你去哪”刚开门就被元稹堵在了门口。

“我要回家”原来他没有走,一直在门口。

“不行,医生说你先兆流产的迹象,得观察几天”

又拿这个说事,宁晚菡推开他就往外走,却被他一把搂入怀里。

“对不起,她回来的事我没有及时跟你说,差点害了我们的孩子,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

被自己亲眼看见了,才解释,早干嘛去了。

“放开我,孩子流了也不关你的事”宁晚菡赌气说道。

“要我放开可以,现在,马上,我们去民政局登记”

民政局?登记结婚?

他疯了吗,因为有了孩子,他要给自己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