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神秘复苏之我有系统在手 >  第五十章

林白当时在飞机上使用鬼域还真没想太多,谁知道这么巧就有一个控鬼者,还坐在自己旁边。

看着冷全,林白问道:“冷全是吧,我有个好奇的问题,你作为民间组织的人,他们会给你发薪水吗?”

冷全还以为林白要问关于他鬼术的问题,结果来了这么一出,愣了一下,随后说道:“薪水没有,不过有比薪水好的多的东西,你要来试试吗?”

林白淡淡一笑:“既然你邀请了,那我有时间就去看看!”

林白这话不是在客气,他对于这个民间组织确实一直很好奇,这么长时间以来的了解,他可以确定,民间组织的控鬼者不管是数量还是能力方面可不会弱于调查组的控鬼者们。

而且据林白了解,民间组织可不是仅仅在国内才有的,那是遍布全球都有的,国内的只是一个分部罢了,具体总部在哪没有人清楚。

他很好奇能够建立出这么一个庞大组织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会和那个从没见过的调查组创始人一般吗?

“好,随时欢迎。”冷全低笑着开口。

表面上虽如此,但他心里却对林白的笑有些不安好意,他只当自己是多想了,毕竟两人无仇无怨的,说不定对方知道加入民间组织的好处后,真的愿意加入,那他也算是给组织引进了新人了,而且是一个拥有鬼域的奇人,就是不知道还能活多久。

鬼域这种能力诡异确实诡异,可拥有这种能力的人都活不了多久,毕竟血强的能力对自身生命的反噬也就越强,况且还是林白这种看起来还是小孩子一般没有任何关系网的人,更是活不了多久。

四人陷入沉默,因为大京市最近的人口莫名死亡和变异事件引的大部分人不敢出门,路上的车流量很少,所以赵守信开车的速度很快。

可即使速度已经到了一百五,也足足开了二十分钟左右车才停了下来。

“到了!”赵守信拧着眉头沉声说道。

四人先后下了车,车停的位置是一处街道,此时的街道上根本看不见一个人,只有几辆车子散乱的停着。

“古玩店在街道深处,这一片全都被封锁了,可还是有人不信偏要来这里,结果就是要么死,要么成为鬼奴!”

“我们现在已经在鬼出现的范围了,所以从现在开始就需要小心了。”赵守信认真的说道。

李珏问道:“林白,你的鬼域最长能支撑多长时间?”

“半个小时。”林白说道。

李珏点点头,这个持续时间对于这么大范围使用鬼域来说已经很长了,而且指不定会对林白会有多大的反噬。

冷全冷不丁的道:“半个小时,你真是不怕死!”

林白只是撇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半个小时是他调查过鬼域这个能力后得出的结论,鬼域以现在的林白来说,加持阴身的最强状态下都可以维持三四个小时甚至更长。

之所以说半个小时,是林白不想让这几个人把希望抱在自己身上,自己来这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看看能不能触发系统任务。

“进去吧。”赵守信说道。

顺着街道往里面走,这里已经比较偏僻了,本来就没有别的地方繁华,尤其是这个街道更是偏僻,但不得不说确实很适合开古玩店。

顺着街道往里面走,走了还没多久,林白就看见一个铺子里面居然站着一个人。

一个男人,双眼无神的现在店铺里,身体没有任何动作,就那么呆呆的站在那。

“鬼奴...”林白嘀咕了一声。

声音没有压低,其他三人自然也是听到了。

赵守信看向那个铺子说道:“先不管鬼奴了,当务之急还是先去古玩店。”

收回目光,林白等人接着往街道深处走着。

“前面拐个弯就到了。”赵守信停了下来说道。

林白知道他的意思,瞳孔骤然间变成了红色,周围也都被一层淡淡的红光包裹着。

“行了,走吧。”林白略微皱了下眉说道。

这次不是赵守信带路了,林白现在是鬼域的主人,没有他的带路,里面的几人根本就不知道哪是哪。

拐了个弯,成功的进入到了一个跟一个小巷子差不多的街道,在前方十米左右的尽头,一个木质的小店铺建立在那。

店铺的门是关的,在店铺的上方,有一个木质牌匾,上面写着灵深古玩店。

林白眉头一皱,施展鬼域的时候他便感知到有一处地方鬼域不能穿过覆盖,没想到还真是这个古玩店。

“怎么了林白?”李珏察觉到林白脸色有些不对,开口问道。

“鬼域覆盖不进去...”

“这...”

赵守信和李珏同时一滞,鬼域无法渗入那就代表了他们的安全受到了很大的威胁。

很可能就会如同之前进去的两位控鬼者一般无二,进去就没有了踪迹。

倒是冷全很淡定,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些一样。

“那现在是进是留?”李珏问道。

看着不远处的古玩店,原本仗着林白的鬼域还不觉得有什么,可现在李珏只感觉古玩店无形之中散发着一种诡异直冲他的脑门。

赵守信也纠结了起来。

这时候,冷全低声笑道:“当然是进去,来都来了,就这么走,对得起你们负责人的身份吗?”

赵守信和李珏两人带着惊讶看向他,没想到冷全居然会提出进去看看的意见,他们觉得冷全能够一起来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林白奇怪的笑了笑:“那你去把那门打开。”

冷全笑容一僵。

“怎么?我还以为你多大义凛然呢,这点小事你都不去?”林白嘲弄的说道。

冷全冷哼一声,随后恢复那副阴笑,开口说道:“你不用激我,你们才是负责人,这种事是你们该做的。”

林白脸一冷:“既然知道是我们的事,你在这多说什么?”

冷全眯着眼,没再说话,静静看着林白三人的处理,不过更多时候却是在看着林白,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