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苦境大智慧 >  第五十一章:苍白奇子

“嗯?此地便是冰麒洞吗?”

冰麒洞之外,素还真手持折扇,打量着满是冰霜的洞口,沉吟道。

此时距离缺舟离开云渡山已经过了几个月了,这几个月来,缺舟一帆渡销声匿迹,而中原局势也越演越烈,越发的混乱了。

先是三槐城之乱,陌上尘带着天槐木出走,妖刀界寄居在妖后身上的冥轮法魁暴露身份,随后孽源、九皇座相继现世,中原各地开始有不少百姓产生一种被不明细菌感染的病症。

为了消灭孽源,一页书与冥轮法魁在九渊之巅展开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太子帮高傲助阵,公子雨初现绝技,弓开如月,箭去似星,穿云破浪般的一击击中孽源,但是却因为天雷的关系功亏一篑,孽源最终不知所踪。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让素还真十分挂心,那就是他家续缘恋爱了。

但是娘家那边似乎对续缘很凶,而且他就这么一个儿子,忽然恋爱,搞得素还真很不适应。

但素还真还是以天下苍生为先,先是追查不明毒菌的来历,经过他的追查,他发现这种毒菌与多年前东北之境双雄之一,毁灭之源覆天殇有关。

随后受审判者指点,素还真前来这个冰麒洞,说是内中有一位高人,能可解答毒菌之迷。

“嗯,此时分明是炎炎盛夏,但此洞口却是冰霜覆盖,果然奇特,进入拜访!”

确认是审判者口中的冰麒洞无误,素还真手持折扇,莲步轻迈,步入洞中。

冰麒洞内寒气逼人,沿路石壁布满冰岩,素还真信步进入,不敢大意。

“嗯?怎是空无一人。”

进入冰麒洞深处,便见一座石床,其上有一个蒲座,但此时却是空无一人,素还真顿时心中诧异。

就在素还真疑惑之际,忽然,一股寒意袭来!

“呼——”

“啊!”素还真惊讶一声,便见眼前冰雾弥漫,随即又四散开,朦胧冰雾之中,显露出一道孩童般的幼小身影,双足残疾,不见三光,浑身上下如雪一般苍白!

“半生浮载,珠运轮,一世苍天,数命循。”

诗号轻吟,苍白身影端居蒲座,宛如孩童一般的身形,却是透露出一股不同寻常的老气,让人不由为之一肃!

素还真很快反应过来,躬身请礼道:“劣者清香白莲素还真,冒昧来访冰麒洞,乃是受审判者指点,希望能了解目前出现在中原的不明毒菌的消息。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苍白身影紧闭双眸,道:“称谓多馀,而吾之名姓也非谈话的重点。”

素还真闻言一愣,随即颔首道:“请阁下直言。”

苍白身影道:“东北之境多年前的憾事,段章甫与覆天殇,相信你并不陌生。”

素还真道:“是,素某略有所闻;如今覆天殇于中原武林再出,成了武林血劫之祸首。”

苍白身影道:“覆天殇被称为毁灭之源,只因他握有一种利器,十分可怕的利器,可使天下、苍生毁于一旦。”

话到此处,苍白身影露出一丝严肃与忌惮。

素还真问道:“何种利器使阁下如此忧惧?”

面对素还真的问题,苍白身影却是没有直接回答,道:“素还真,在吾告知你一切真相之前,吾要你答应一事。”

素还真一愣,道:“请说。”

苍白身影道:“你与云涛梦笔虽同为智流座之选,但你必须让云涛梦笔坐上九龙之座。”

素还真问道:“因何?”

苍白身影闭目道:“原因在你的仁慈。”

“啊!”

素还真惊呼一声,聪明如他已然明白苍白身影话中另有玄机。

苍白身影说素还真是仁慈之人,不希望他登上九皇座,言下之意就是九皇座有可能会带来危害,而素还真不能登九皇座,云涛梦笔却可以,说明云涛梦笔非是真正仁慈正义之人,而是……

苍白身影听了素还真的惊呼,紧闭着双眸道:“你若无法答应,那么就到此为止吧。”

素还真道:“这…好啊,素某答应便是。”

素还真嘴上答应着,心中已然决定回去后好好调查一下云涛梦笔。

苍白身影接着道:

“覆天殇最可怕之处,在于他所制造出来的磷菌,当年段章甫与覆天殇原是莫逆,乃东北之境人人称道之双雄,一明一暗支撑整个东北之境,但私下的覆天殇却是欲以磷菌称霸苦境、一统武林,段章甫与北川鹰集聚九人之力,加以兵法北川奇略布下重重阵局,终于战胜了覆天殇与其七名部下,但惨事却是自此开始,段章甫因此杀了当年与他并肩作战的五名战友。”

素还真道:“原来这种不明毒菌叫做磷菌,那另外三人呢?”

苍白身影道:“另外三人连同段章甫皆被吾封于六祸禁地之内。”

素还真沉吟道:“嗯…九皇座之作用便是在此。”

苍白身影道:“然也,九流人选之标准是吾所预知,九龙座可以判断出符合其性者,也唯有符合九座之人才能藉由九龙座闯出一线生机、克制磷菌,否则此一血劫将会再重演,届时生灵涂炭矣。”

素还真道:“非聚九人之力不可吗。”

苍白身影道:“没错,覆天殇之再生便代表灾劫开启,吾所言之事件皆会在不久之后重演,素还真,你将可凭你的双眼一一印证。故事中的主角,因为天命早已轮替,谁是关键所在,但凭你的智慧不难知晓。”

素还真点点头道:“素某完全明白了。但是吾尚有一个疑问,覆天殇乃出自妖后之胎,妖后随后又产下一儿,此儿难道不在天命定数之内吗。”

苍白身影紧闭着双眼道:“妖后既知此儿之存在与重要性,依妖后的智慧与做法,会如此轻易就让此儿遭到不幸吗。素还真,是不是令郎之事使你脑智混沌呢。”

素还真闻言神色一愧,道:“劣者确实疏忽了,还请阁下指点极体之婴如今流落何方。”

闻言,苍白身影吟诗道:“秋雨潇,紫光遥,子命归,叶根飘。”

素还真道:“此诗便是线索吗。”

苍白身影道:“没错,素还真,极体之婴有其生限,必须早日寻出。而九皇座九人名单亦在此颗玉珠之内,拿去吧,盘龙谷九人聚集也不容再拖延,覆天殇若得知此事,必将对九人采取动作,审判者乃吾之使者,你可配合他促成九龙合一。”

说罢,苍白奇子身上飞出一颗闪闪发光玉珠,落入素还真手中。

素还真将玉珠收好,点点头道:“此事素某当尽全力。但我尚挂念一事。”

苍白身影知晓他心中所想,道:“为人父之忧心吾能明了,你尽管依你的心中所想之法去做吧,转机与生机不过在于影动之一瞬。”

素还真闻言沉吟道:“嗯…影动之一瞬”

苍白身影道:“届时你自会明白,吾尚要拜托你照顾段家之后段忍。”

素还真闻言一愣,问道:“段忍。可是在剑盟少主任飞扬身旁之人。”

苍白身影肯定道:“然也,段家之后已多代为仆,至此也该偿清段章甫当年杀戮之罪了。”

素还真回答道:“嗯,素某会多加关照。”

话到此处,苍白身影取出一张路观图交给素还真,指点道:“素还真,你想了解磷菌以及找寻解除磷菌之法,除了吾方才所说的九皇座外,还需往此图中所指示的神蛊峰,找寻一名唤作神蛊温皇的高人求助。”

“嗯?神蛊温皇?”

听见未曾听闻的名号,素还真面露出一丝疑色,接过路观图道。

苍白身影道:“神蛊温皇乃是隐居神蛊峰上一名高人,其学识渊博,天文地理,诸子百家无所不精,能为深不可测。”

素还真闻言点头答应道:“原来如此,苦境竟有如此高人,是素某孤陋寡闻了。”

苍白身影道:“此人一向隐居神蛊峰,你不知晓情有可原。覆天殇之磷菌乃是一种病毒,而此人精通蛊毒与岐黄之术,你若能得其助力,磷菌之事必能迎刃而解。”

素还真闻言,答应道:“原来如此,那稍后素还真定会前去拜访,务必请其出山协助磷菌之事。”

苍白身影点点头,手握一张纸条道:“有劳了,最后素还真,吾手握纸条,纸上写着吾之名字,请你说出答案吧。”

素还真道:“那素某便妄自揣测了,见阁下面白如苍、白发童颜,更非凡俗之辈,语出奇言、奇事,句句珠玑,阁下该是称为……苍白奇子!”

苍白身影闻言,欣然松开手,果然手中纸条上赫然写着“苍白奇子”四个字。

奇子微微一笑,道:“哈,素还真,苍白身影等待你的好消息。”

素还真心知此行已然结束,礼貌的行了一礼,道:“素某告辞。”

随后素还真身上昊光一闪,离开了冰麒洞。

苍白奇子失明的双眼注视着素还真离开的方向,良久之后,幽幽道:“素还真……神蛊温皇,还有缺舟一帆渡,吾看不清命运之人,你会带来怎样的变数呢?”

苍白奇子乃是一位奇人,他双眼虽然失明,却能预知未来,更能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那日金子陵被缺舟所救,苍白奇子就已经预知到,未来磷菌与九皇座之劫,将与缺舟一帆渡脱不了关系。

前不久他更是知晓,一位名唤神蛊温皇的人将会帮助素还真解决磷菌之祸。

于是他顺水推舟,派遣审判者指点素还真前来。

苍白奇子叹息一声,道:“素还真,希望你能阻止毁灭之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