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神魔酒店 >  第七章:三年无休的工作

三天一过。四个妮子,有气无力的瘫倒在洛玟的脚下,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等待她们的姑妈宣判她们接下来的命运。

洛玟尝了一小口辰明递过来的绿茶,道:“跪了三天了,也该干点活了,从明天起,你们在酒店做三年的服务员,全年无休,没有假期,三年后根据你们的表现再决定你们的未来。另外在没有我的允许下,这三年之内不得离开酒店半步。”

听了洛玟的话,四姐妹立马瞪大了眼睛。

“啊!这——?”

洛玟满脸冰冷道:“你们有意见吗?”

四姐妹相互看了一眼,虽然个个苦瓜脸,却一齐摇头道:“没有意见!”

奵奵小心的问:“姑妈!那我们的工资是——?”

洛玟看了一眼也十分关心这个问题的辰明,淡淡道:“一百!”

听到洛玟报的这个数字,四姐妹高兴的蹦起来,赞美之词铺天盖地。

“姑妈!你真太好了!姑妈你真是我们的好姑妈。谢谢姑妈!姑妈我们一定好好干!——”

洛玟板着脸道:“别高兴的太早,这里是中国,是一个月,不是一小时!”

“啊!啊!啊!啊!啊!——”

就连一旁的辰明也“啊!”了一声,一个月一百,这与不给有什么区别。

洛玟板着脸,一本正经道:“这是惩罚!不是雇佣!酒店包吃住,好好干活,争取三年后的宽大处理!”

四姐妹听了顿时叫苦连天。依依与冰冰更扑过来抱住辰明的胳膊摇晃的撒娇道:“姑夫!你说句话啊!姑夫!你最疼我们了,不能眼看着我们受苦吧!姑夫!——”

辰明实在没办法,向洛玟看去,还没开口,洛玟就装作没看见一样,站起来道:“就这么定了,明日执行。有谁表现不好的,全体时间延长。”

说完转身离开。

看着洛玟一走远。依在辰明身上的撒娇的依依与冰冰,连同佳佳与奵奵立马换了一副面孔,一边又捶又拧的对辰明下狠手,宛如四条恶狼。还一边开始埋怨起来。

“好你个辰明,你竟然都不替我们说话。辰明,你不是我们的姑夫,辰明,我们不承认你是我们姑夫。辰明,你就是白眼狼!辰明!——”

惊诧于四姐妹变脸之快的辰明,顾不得身上被拧的疼痛,猛的蹦起来追洛玟而去。

洛玟看了眼跟上来的辰明那面露痛苦的样子,道:“她们四个就象弹簧,你强她就弱,你弱她就强。以后有事你只管推给我就好了,否则有你的亏吃。”

两人说着话来到了二楼楼梯口处,还没往下走,就见一楼大厅的门一开,两个中年人闯了进来,一进门就把玻璃门大大拉开,随后又有两个中年人抬着一副担架跑了进来。担架上躺着一个正在痛苦哀嚎的硕大胖子。

胖子的全身都被一层层纱布缠着,就象一个硕大的茧。胖子一边小声的哼哼一边痛苦的扭动身体,就如一只蠕动的大虫子。每一次蠕动,都有黄色的脓水从纱布里渗透出来。胖子的脸极度的扭曲着,似乎正忍受着无法理解的痛苦。

看到他们往前台处跑去。洛玟并没有下楼,而是拿起手机,拔了一串数字,通了后就对里面喊道:“甲乙丙丁,马下下楼干活了,有客人来了,接待登记,安排住进2017房间。”

说完连回应也不听,就直接挂了。

一旁的辰明道:“不是说明天,才让她们干活吗?”

洛玟微笑道:“那是没有客人,有客人就提前了。”

“那她们报怨,不听你的话呢?”

“她们敢!”

洛玟的话刚说完,就听见楼梯上咚咚直响,四个丫头一溜烟的冲下来。从两从身边路过时,都不敢看洛玟脸,低着头跑下去了。

洛玟得意的看看辰明。

“看到了吧,她们敢不听话。”

辰明看着四人一下楼就跑到前台里,就在她们站到高大的前台里时,四个看着乖巧的女孩,一瞬间似乎就变的趾高气昂起来。虽然没有洛玟那种高高在上的女王样子。却也有了威风凛凛的将领气派。

辰明摇摇头,闻着飘上来的难闻气味,说道:“我去拿空气清新剂喷一下,这味道太大了。

洛玟则笑道:“让她们处理去吧,我们还是上楼吧,等没有味道了再下来。”

“对了,楼道里应该多放些绿植,对净化空气有帮助,看着也更美观一些。原来只有我们两个,照顾不过来,现在有她们四个使唤,可以多摆放一些了。”

辰明道:“我一会去市场买菜,顺路去花市看一眼,如果有合适的就直接买回来吧!”

洛玟笑道:“也好,你看到中意的,先拍照片给我发过来让我看一下,你再买。”

“你看我是不是去学习一下厨艺,每天只做包子与粥,太单调了,是不是多做点花样?”

洛玟看看辰明道:“有包子给他们吃就不错了,别把自己搞的那么累。自己的生活不是供别人开心的。没必要娇惯着客人。”

洛玟的话刚一说完,就听楼下突然一声巨响。随后乒乒乓乓的打斗声伴随着尖叫声传了上来。

两人刚走到三楼楼梯上,马上转身向下跑去。来到二楼到一楼的楼梯口处,向下一望,只见是四姐妹与刚进来的那个全身裹着纱布的胖子身边的中年人打了起来。

辰明正要冲下去帮忙,却被洛玟一把拉住,道:“我们看看再说!”

辰明焦急道:“不下去帮忙,你侄女会吃亏的。”

洛玟笑了,安慰道:“放心吧,那四个小鬼吃不到亏,让她们应付好了。”

说完拉着辰明就站在楼梯口那里冷冷的看着下面。

辰明也看向下面,主打的应该是老大洛佳佳,手中一把椅子,挥的飞起,勇的一塌糊涂。两个中年人一人一把椅子正与之对抗。但明显看出只有招架之力。

而一旁的地上,另外两个中年人的样子很惨,一个小腿呈直角弯曲,明显是骨折了,正一脸惊恐的看着未结束的战场。而另外一个则直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那个被包裹在纱布中的大胖子,被丢在地上,正在哀嚎连天。看着肚子上似乎还有一个清晰的脚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