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魏挽天倾 >  第二十四章·虎痴裸衣斗恶来 上)

司空府。

一众“司空党”核心成员具在此列。

曹操将曹昂与曹真所制造的几样“小物件”传阅众人,并且亲自介绍,一帮谋士文臣虽然不能完全理解二人所制作的东西,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能提高多少战斗力,但是一帮武将见识过这几样东西均是两眼直冒精光,看的曹昂感觉瘆得慌。

只见一位与荀彧有几分相似的中年人坐于案前向曹操作揖,和煦的说道“恭贺司空,有大公子与真公子所造之物,必然如虎添翼。”众人闻言无不点头赞同,曹操听罢也是抚须大笑。

曹昂看向那人,拱手温声道“公达先生?却不知荀尚书为何不至呢?”

此人名为荀攸,字公达,颍川颍阴人。荀彧之侄,而今为曹操四大谋士之一,荀攸与荀彧有所不同,他是忠实的司空党,曹操的追随者。

曹操曾经评价他,忠正密谋,抚宁内外,文若是也。公达其次也。

公达外愚内智,外怯内勇,外弱内强,不伐善,无施劳,智可及,愚不可及,虽颜子、宁武不能过也。

公达,非常人也,吾得与之计事,天下当何忧哉!

军师荀攸,自初佐臣,无征不从,前后克敌,皆攸之谋也。

孤与荀公达周游二十余年,无毫毛可非者。

荀公达真贤人也,所谓“温良恭俭让以得之”。

孔子称“晏平仲善与人交,久而敬之”,公达即其人也。

由此可见曹操对荀攸的重视,荀攸在曹操阵营里的地位是举重若轻的。

荀攸听得曹昂问罢,就见曹操的目光也想自己看来,与曹昂有着同样的疑惑,轻咳一声向着四周拱手作揖道“好叫司空、大公子以及诸位同僚知晓,叔父昨日间偶得高人指点,心中有所不适,故此未来,特命攸向司空告罪一声。”话到此处看着曹昂微微一笑。曹操疑道“既有高人指点为何会心中不适?公达这话岂不是自相矛盾?”却见曹昂抢先道“说不得是那位高人一番醍醐灌顶,所说的话与文若先生之前的理念有所违背,故而……”

荀攸起身道“公子高见。”

曹操看了看曹昂又看了看荀攸,有些不明就里。心道“你二人在此打什么哑谜?”一时之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遂不再问,而是清了清嗓子“诸位。”听得曹操发话,众人都端坐于案前等候曹操接下来的话“天子训示,意我征伐袁吕逆贼,我欲兵分汝南与下邳,诸位大可浅谈一下该当如何,可否?”

曹操此言意味试探,他心知自迎献帝于许都之后,麾下兵马征战至今便无有败绩,曹操心知,长此以往内部骄兵必然滋生,会对今后极为不利,所以曹操才会有此一言,看看自己的谋士们是否还理智,武将们有没有被以往的胜利冲昏头脑。

曹昂同样也在环伺众人,作为穿越众,作为一名前世国家文史馆的职员,作为今生曹孟德之子,未来的继承人,他和曹操有着同样的担心,只见一身高七尺余的魁梧汉子起身出列,抱拳喝道“末将原为先锋替主公扫清忧虑。”

此人李典(生卒年不详),字曼成。山阳郡钜野县(今山东省巨野县)人,居于乘氏县。李典自幼好学,不乐兵事,起初治民,后来从军,精通马战,擅使卜字戟,勇猛过人且屡立战功。

三国志评价他,李典贵尚儒雅,义忘私隙,美矣。

典好学问,贵儒雅,不与诸将争功。敬贤士大夫,恂恂若不及,军中称其长者。

“曼成莫要抢功,夺头魁者非我于禁莫属。”就见一比李典略微矮一些的汉子出列道。

于禁,字文则,泰山郡钜平县(今山东泰安)人。

先属鲍信,后属曹操。南征北战,立下了赫赫战功。敢于攻击不守军纪的青州兵,为了维护军法不惜杀掉自己的故友,受到曹操称赞“胜过古代名将”。

陈寿三国志评价他,太祖建兹武功,而时之良将,五子为先。于禁最号毅重,然弗克其终。

于禁持军严整,得贼财物,无所私入,由是赏赐特重。然以法御下,不甚得士众心。曹操愕然,看了看下首处的夏侯惇,夏侯惇略微尴尬的磕了两声道“曼成与文则立功心切,司空该是明了,只是而今司空要我等商议的是如何打而不是决定派谁打,你们二人有些着急了。”于禁、李典二人具为夏侯惇帐下中郎将,因此夏侯惇才会为二人说项。于、李二将见状讪讪的各回座位。

郭嘉笑言道“曼成与文则二位将军乃是那种不打仗就浑身难受的主,大家又岂会不解呢?”语罢,众人大笑。曹昂就坐在郭嘉左侧,就见郭嘉向着曹昂耳语道“我知公子近寒门远世家豪强,主公帐下的这几位大将公子定要好好亲近一番。”顿了顿道“包括李典将军。”后者听罢缓缓地点点头,赞道“奉孝知我。”

曹操阵营中,曹昂愿意亲近地没有多少,盖因曹昂不喜世家,更加厌恶世家那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生存之道。比如颍川荀氏,荀彧在汉室与曹操之间摇摆不定,荀攸忠实的追随曹操,还有个荀湛为袁绍鞍前马后。这种多重投资在曹昂眼里就叫首鼠两端!

曹昂知道,各个诸侯同样知道,可为何还是都对世家趋之若鹜?甘之如饴?原因就在于世家掌握了文化、知识、人口、土地……各种垄断的力量,这种世家的生存延续之道在曹昂看来这和后世的资本家、财阀没什么不同,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也许曹昂现在所亲近地寒门以后也会发展成世家,但那毕竟是以后,同样的他也会在那不就得将来想一个万全之策,比如推恩令?

曹操环视见无一人言语,又看到自己的大儿子不知在想些什么,便有了考较他的意思,

“子脩,子脩。”

连着叫了好几声,曹昂才回过神来。

“在想何事,如此出神。”后者摇了摇头道“无他,在想方才父亲所说。”曹操忙问道“那你有何看法。”只见曹昂起身出列说道。

“当今天子不是寄往于刘玄德嘛?父亲可驱使他协同攻伐下邳吕布。”荀攸开口道“只怕刘备未必会答应。”曹昂看向荀攸说道“公达先生还请放心,许都乃是天子都城,只要父亲相邀,他一定会来。”看着众人一脸的疑惑曹昂才道“他会想发设法的为自己获取政治资本。”荀攸点点头道“公子所言有理。”曹操沉吟片刻道“若他应邀前来你欲为何?”

“自然是真真切切的与他相商讨伐吕布的事,他与吕布有着不少的旧怨,却苦于手下兵士无法压制吕布,父亲乐意帮助他他一定会欣然接受的。”

曹昂近日与郭嘉青梅煮酒论英雄虽说没有上次的七箭连珠声势惊人但也非是默默无闻的,在许都传开以后,除了那句当世英雄子脩耳,众人不打认可之外,他评价他的父亲以及一众实力强劲诸侯,大家都是比较认可的。

一番说罢众人都觉得有道理。况且既是浅谈便是商定一个大概基调,待到实际到位再商议具体细节,从而以作准备,务必万无一失。

“那袁公路呢?”夏侯渊开口问道“子脩对他是作何想?”曹昂一笑,对夏侯渊作揖一礼“先容侄儿卖个关子。”

“启禀司空。”曹昂一脸的正色道“曹昂斗胆请战,征伐袁术,袁公路!”在曹昂眼中四世三公之后的袁公路比那所谓“三姓家奴”的吕布好对付多了。只因为他袁术在得到玉玺之后,不顾众人阻拦,公然妄图称帝,建国“大仲”!此举让身处河北同父异母的兄长袁绍都避之不及,更别说天下诸侯对其的愤恨程度,可想而知了,不是一众诸侯有多么心系汉室,而是因为有这么一个愚蠢的诸侯,他们耻与袁术为伍。

望向请战的曹昂,谋士程昱对坐在上首的曹操,摇头又点头,那意思就是可以公子去,可为将、可为参军、但不可任他为帅,袁术再如何不堪。公子在如何厉害也不可大意。原因很简单,这是战争不是儿戏,一切都不容马虎大意。

曹操先是点点头,问道“诸位是否认可子脩先征袁术再伐吕布之策?”

“主公可遣使书信一封,暂时安抚吕布心神。”夏侯惇说道。

随即郭嘉出面完善说“单论书信至,恐吕奉先不能尽信,因此这使者人选不可大意。”一直沉默无声的乐进看了眼曹昂道“末将斗胆恳请主公命我随大公子前往。”

曹操听闻眼前一亮,若是曹昂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那曹操不可能让他的大宝贝儿子前去,可是曹昂吧也不是个善茬,就是比起吕布也差不了不少,更别提还有乐进这个“拼命三郎”在,有何不放心的,曹昂作为曹操的继承人前去安抚,吕布还有何不能安心?

曹昂眼前也是一亮,说真的,从内心出发他真的,袁术或者吕布他都很想见识一下,甚至想和他们坐下都聊一聊,先去给吕布送信,再去战袁术,如此安排之下,所想的岂不都是圆满了?思绪至此,曹昂起身作揖“孩儿愿往。”

曹操点点头,觉得可行正要开口,就见到小曹华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大声的说“阿爹,阿爹,不好了“大胖虎”和“光头恶棍”在校场打起来了,连我娘都没有拦住。娘让我来告诉你。”

众人皆知,曹操这个最喜爱的女儿曹华喜欢给帐下众人起外号,比如郭嘉的白脸叔叔,乐进的圆脸叔叔……大胖虎与光头恶棍自然就是许褚与典韦了。众人面色一变。骂道“两个夯货。”随即起身招呼众人前往司空府校场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