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先生,我们离婚吧 >  第13章 到底要不要再婚呢

姜沉在对面的小菜馆订了一个包间。

不过,同大堂的散座也没多大区别,只是多了几扇纸板。

他似乎不知道闻延住在这附近,没过几分钟就见到人,还颇为意外。

“还好没有让你久等。”他说,脸上带着腼腆的笑。

闻延也笑了笑:“我就在附近那家店里翻译稿子。”她指了指街对面的那家早餐店。

在往旁边走个十几米路,就是她住的那栋楼。

里面七拐八拐的,很是让人头晕。

跟八卦街有的一拼。

“原来是这样……”姜沉拘谨的笑着道:“我平常也喜欢在这种小店里工作,感觉很舒心,满满的人间烟火味。”

这话听着,就像是强找话题。

闻延笑了笑,也没说她只是为了省几毛钱电费。

小菜馆的装修有些廉价,甚至是古老。

做出来的菜也十分一般,不是火候不够,就是火候太过,烧得太焦太老。

姜沉面色有些尴尬,似乎没想到这里的菜,做的会这般难吃,只动了几筷子,就不想再动了。

埋在嗓子里的话,也突然有些说不出口。

“不是有话要说吗?”闻延吃的差不多七分饱,放下筷子看着人问。

她现在已经心安了许多。

至少姜沉这个样子,半点不像是要来终止她工作的样子。

“没什么。”

姜沉笑了笑,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很是精致小巧。

“就是想着今天七夕,约你出来吃个饭……”她微抿了一下嘴巴:“这是送你一下嘴巴。”

闻延没有收,只是问:“七夕?这样的节日,你不该来找我过的吧……”

她跟姜沉才见几次面,一见钟情什么的,她可不相信。

至于见色起意……

如今她的,整日想的只有赚钱这件事儿,根本顾不上捯饬自己,怕是老了十七八岁不止。

没有蓬头垢面的整日,大抵还是因为她要到楼下早餐店蹭风扇和电灯。

为了省那几毛钱的电费。

“确实如此……”姜沉苦笑了一下:“可我被领导发配至此,人生地不熟的,除了你,倒也想不出还能约什么人出来。”

他笑:“我又不想如此美好的节日,只能一个寂寞春冷。”

闻延突然觉得他油腻。

她笑笑:“那这顿我请,就当是欢迎你来京城,迟到的洗尘宴。”

说着,她叫来了服务员买单。

总共九十八块钱。

有些贵。

闻延拿出今天从尚乔白那里敲诈来的一张百元大钞,花的倒也没有十分心疼。

辞别姜沉的时候,他突然把那个精致的盒子塞到她手里,随即就跳到公交车朝她挥手。

闻延追了几步,除了吃到些许汽车尾气,就只看得到公交车驶入车流,想追也没得追。

她低头瞅了眼那个小盒子,怀着好奇打开……

里面躺着一颗糖。

应该是水蜜桃味儿的硬糖,粉嫩嫩的,看着还挺诱人。

尤其这颗糖,并不是寻常那种圆的方的扁的……

而是一个延字。

没多会儿,手机响起短信提示音,她打开来看,果然是姜沉。

这颗糖的目的,便有不言而喻。

“这颗糖是我亲手做的。”姜沉。

闻延笑了笑,对这种更应该属于学生时代的浪漫,多少有些无动于衷。

她将盒子盖上,回了一条信息过去:“谢谢,不过换个字会更好。”

回过消息之后,她突然便有些无所事事了。

到家躺了一会儿。

莫名感觉有些燥热。

房子里空荡荡的,除了一张床就什么都没有了。

她也没有添置。

去屋顶收拾了一下她的花花草草,浇水的浇水,剪枝的剪枝,等忙完正好看到太阳西斜。

落日余晖,给楼顶这片天地,平添了几分美意。

夕阳的光,没有那么烈……

不刺眼。

以至于她看了很久才回神。

前世,她一直觉得她像走进了黄昏的迟暮老人。

哪怕工作顺意以后,身边并不乏新的追求者,也从未想过去再婚。

倒是时常同人玩笑说,如果一定要结婚,那就等过了七十岁,再去找个十八岁的小奶狗好了……

七十岁她倒是熬到了,小奶狗却还不曾找,人就又回到了几十年前。

真是狗血又戏剧。

闻延摇了摇头,在夕阳彻底埋没在高楼大厦间以后,转身下了楼。

这个时间,早餐店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不过说是早餐店,实际却是一日三餐加夜宵,他们家都做。

是这附近难得有的一家24小时营业快餐店。

许是交通不便利,住在这里的人也没很多,以至于这附近都找不到肯德基之类的,能24时营业的。

闻延带着几个小本子,热情的跟老板打了声招呼,说了一句“还是老样子”后,独自去了没什么人的二楼,不过惯常坐的角落里,这次坐一个陌生男人。

她看了那个位置一眼,只能寻个不远的靠窗位置,想着等那人吃完离开,她再过去坐好了。

“今个儿倒换了位置。”老板上来给她送餐的时候,倒是多寻摸了一圈才看见人。

闻延笑了笑:“嗯,想看看不同位置的不同风景。”

她说着,目光还往惯常坐的那个位置瞅了眼。

那男人倒也没有走,吃完饭之后,便一直看着窗外发呆。

闻延好奇的往窗外望去,除去夜幕,连颗星星也瞧不见。

哪怕是灯火,这里的,也要比旁的市区更暗淡几分,着实没什么可欣赏的。

胜在安静。

还有风扇吹。

闻延心里这么想着,很快就将目光收了回来,不再看黑漆漆还有些反光、能看见屋里人倒影的窗外。

她把本子推到一边,安静的吃着东西。

这家店的土豆粉跟麻酱干拌非常好吃。

干拌里,大多是一些卤过的豆制品和宽粉之类的,新鲜的蔬菜没怎么见,唯一算得上菜的,大约也就是藕片跟土豆片这两样,偶尔会见到一些西兰花和芹菜,却也不是很多。

她最喜欢里面的腐竹和面筋。

蘸着麻酱汤汁,味蕾极大的被满足。

等她吃完,那个角落位置的男人还没有走。

她再次看向窗外。

外面已经黑得彻底,屋里明亮的灯光,衬得玻璃窗上,只能看清屋里人与物的倒影,仿佛里面住着另一个平行世界,她在看平行世界里的人,平行世界里的人也在看她……

哈哈哈,闻延想着想着,不免被自己中二想法给逗笑,并无所顾忌的笑出了声音。

二楼没什么人,她轰然而响的笑声,还是把零星的几个目光,给吸引了过来。

包括那个男人的。

闻延慌乱的低下头,用手捂着脸,有些难为情,却还是莫名想笑。

笑声大抵是会传染。

角落里的那个男人,不远处的一对小情侣,以及约摸赶着回去加班、临时出来对付一口、西装革履的几个人。

有说有笑的声音,让原本安静的二楼,稍微热闹了一阵子。

这倒显得独坐的闻延有些不合时宜了。

等其他几桌人都起身离开,角落里那个男人依旧没有走。

闻延有些悲观的想:他今晚怕是要住在这里。

索性新的位置,也半点不影响她蹭空调与电灯用。

她只幽怨了片刻,便又沉浸到翻译工作里。

角落里的男人动了动,目光终于玻璃窗上移回屋里。

此时的二楼,已经只剩下他与闻延。

他看了眼正在奋笔疾书的人,悄悄吐了一口气,藏着些许不易察觉的庆幸。

等闻延翻译完一个段落,停下来喝水缓一缓神,他的目光,早就已经又挪回了玻璃窗上。

玻璃之外,到底有什么好看的?

闻延实在觉得稀奇,甚至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昨晚有些落枕,以至于今天只能一直歪着脖子看窗外。

她笑了笑,觉得自己这个想法,颇有点恶毒。

默默忏悔了几秒,她再次沉浸到翻译的工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