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拳愿哥斯拉 >  第四十七章 决定赛程的老虎机

冴子找了个空隙,也换上了泳装。

虽然因为性格原因,并不是比基尼,而是比较保守的款式。

但是要白堂镜来评价的话,那就是:以冴子这种程度的身材,就算是全覆式的泳装,也会显得超级色气吧?

几乎沙滩上所有男性们的目光,都会不由自主地在冴子的身躯上停留。

时不时还能听见响亮的咽口水的声音。

但也有一部分并不受荷尔蒙影响的斗技者们,关注点反而在脸色苍白的白堂镜身上。

“那家伙昨天的脸色还没那么难看。”

“也就是说,那个‘怪兽’居然在昨晚的区区试探里受伤了?”

“说不定呢?比如昨晚有人不规矩,用武器什么的。”

“呵,不论怎样,以气色来看他的状态不会好,明天能和他交手的话可就太棒了。”

类似的对话在许多斗技者和雇主之间发生。

甚至都传到了白堂镜敏锐的耳朵里。

这只能让他微微一笑。

这样的对手,如果明天上场之后却见到了一个神完气足的对手,而心生忐忑发挥失常,那么也不该是自己的错吧?

而在两人路过一个沙滩排球场的时候。

一个仅穿着沙滩裤的壮硕老人,挣脱了莺莺燕燕,走到他们面前。

“镜,你这是怎么回事?”

武本久安的脖子上还残留着暧昧的唇印,但是眼睛却严肃的看着自己的徒弟。

大战之前这样的气色,怎么想都不正常!

而白堂镜则笑着说。

“只是心力损耗,不必担心,师傅。”

接着神色严肃起来。

“还有......谢谢,师傅。”

谢谢您的教导,和我的努力,让我能从那恐怖中挣脱出来。

老人神色认真地盯着自己得意弟子的双眼。

直到过了一会儿后,才突然放声大笑。

“哈哈!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你会在赛场上与我相遇,让我尽兴的吧?”

“敬请期待,师傅。”

告别了放宽心,重新冲进臀波乳浪的老人,两人继续走着。

“武本叔叔很关心你哦,”冴子轻笑着“在我认识他的这些时间里,他只对你一个弟子这样。”

白堂镜的嘴角也挂上微笑。

他没见过其他师兄,但从武本老师的言行可以看出,他们都不是能在武术上再创新高的人物。

在师傅那种纯粹的武人眼中,都不是能够称为“弟子”的守成之辈罢了。

自然没机会得到他的呵护。

他的关爱,只会倾泻给那些在将来能与他尽兴一战的后辈!

而就在两人谈论着老人时,一个黑西装来到了他们面前。

“是白堂仓储物流的代理人,白堂镜先生吗?”

“对,没错。”白堂镜看着和船上一模一样的衣着,已经大概猜到这名黑衣人的来意。

“那么,请跟我来。比赛顺序将在今天决定。”

黑西装说着,礼貌地伸出了手指向后方。

而白堂镜则毫不意外地,先是向冴子点头,然后跟了过去。

~~~~~~

愿流岛上一间巨大的房间内。

或是西装革履,或是打扮随性的人们散布在这间房间之中。

但不管他们的打扮如何,都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超级有钱!

乃木集团社长,乃木英树!

黄金娱乐,仓吉理乃!

皇樱学院,奏流院紫音!

......

还有最重要的。

东京电力,速水胜正!

大日之本银行,片源灭堂!

在座的人们,已经不是世俗意义上的“有钱”所能形容。

而是能够影响一个国家,一个行业的大资产家!

唯有两个意外......

“呦!山下大叔,好巧啊!”

“啊,白堂小哥,你也来了。”

紧张到满头流汗的山下一夫骤然在一群商业大鳄的环伺下见到了熟人,激动的简直就要哭了。

虽然白堂镜和他也只是昨晚才见过一面而已。

“好了,各位!看这里!”

站在房间最深处的拳愿会会长,片源灭堂发出了与身形不符的洪亮声音。

枯瘦的老人脸上挂着足以吓哭小孩的恶劣笑容。

“既然是为了挑战老夫的地位而举行绝命赛,那么作为应战方,老夫来规定比赛的抽签规则,也是无可厚非的吧?啊哈哈哈!”

“唰”的一声,片源灭堂身后一台被绒布所遮盖的机器,被黑西装们抬到了房间中央。

然后枯瘦的老人亲手掀开了绒布,露出了下面的......“老虎机”?

白堂镜双手抱胸,饶有兴致的静待场面的发展。

“这是特制的老虎机,大家在这上面选出数字,数字大的就有优先选择权。”

“老夫先来演示。”

片源会长顽童一般在老虎机上狂按数下,然后蹦出了一个顶天大的数字。

“哦呀,各位,不好意思了。看来‘灭堂之牙’要先占据一个位置了。”

随后,房间的大屏幕上的对战表里,在最末的位置上,浮现出“加纳咢”的姓名。

认真起来的奏流院紫音,目光没有放在白堂镜的肌肉上。

反而叼着香烟,对房间正中的片源灭堂吐槽。

“到头来还不是你这老头说什么就是什么!”

“没错!”枯瘦老人反而自豪地说道。“就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片源灭堂给了你们挑战我的机会,那你们就只要感恩戴德的接受就好,没有拒绝的余地!”

“现在,”枯瘦老人的手伸向站在房间门口的白堂镜。“就让我们拳愿会有史以来第一位集斗技者与企业代理与一身的白堂先生上场吧!”

在场众人的目光尽皆聚焦在少年的身上。

其中乃木集团的社长,乃木英树目光复杂。他在因为事务繁忙而放弃与少年接触时也有过遗憾。

但他却从未想象到,能在今天的场合与如此身份的少年再度见面。

而白堂镜一直注意的东电社长,速水胜正。

这个亲自派出吴之一族的杀手对少年进行测试的大人物,现在反而如同没见过白堂镜的样子。

目光只是一动不动的在片源会长的身上。

于是白堂镜也带着无所谓的表情走到老虎机面前。

和速水胜正这种人物交锋,如果没有达成某方面的优势,那么交流只是徒劳。

现在还不是时候。

“叮叮叮......”

几乎模糊成一团黑影的老虎机界面,在白堂镜看似随意的几下拍板之下,轻易地开出一个仅次于片源灭堂的数字。

“那么,不好意思了各位。第二个位置,我就拿下了。”

一片哗然之中,“白堂镜”的名字被他随意地安排在了屏幕上。

毕竟,对他来说,还有谁值得在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