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一人:万人之上 >  第十一章·该醒醒了

清晨,张灵玉早已结束今日的早功,并准备好了早餐,亲手端着送到了师父的房间。

“今日,和你对阵的是那个隋鉴,怎么样,有信心吗?”

张灵玉微微一笑,说道:

“弟子不会轻视任何一个对手,但也自信自己的实力,年轻一辈不弱于谁。”

“那就好,那就好......”老天师一边往自己身上套外衣,一边走向摆放好早餐的桌子:“嚯!是南瓜粥,金月有心了,终于是把小米粥换掉了。”

很难想象,让老天师开心起来会这么容易,只需要一顿不算丰盛的早餐。张灵玉走到师父身旁,帮他理了理衣服上的褶皱,跟在对方身边这么多年了,师父一直不像一个扮演中流砥柱的角色,比起道门魁首,他更像小区中随处可见的和气老大爷。

一板一眼的把早餐吃下肚,张灵玉行了一礼,对老天师说道:

“那,师父,弟子先去场地那边候着了。”

老天师头也不抬,专心对付桌上的吃食,敷衍地说道:

“去吧去吧。”

等到确认张灵玉走远了,他才从宽大的袖口中掏出手机,在列表找到目标,输入道:

“他过去了。多费点力,尽量把他脑子打清醒一点!”

对面的回复很快:

“瞧好吧您嘞!”

昨天的比试,还有冯宝宝和风莎燕的一场,由于隋鉴的介入,风莎燕较之原来的剧情,恢复得更好,故而没有受到风正豪的阻拦,一心想要证明自己的风莎燕当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好的,我们看到风莎燕选手上了,好的,风莎燕选手败了,好的,贾正亮选手上了,这是要帮风莎燕选手出头吗?好的,贾正亮选手被风莎燕选手勒脖勒晕过去了,好的,贾正亮选手被风莎燕选手拖走了......

到头来,这两人还是逃不过一夜五百的戏码.......

张灵玉来到比试的场地,第一眼就看到了已经在活动身体的隋鉴,他今天一副部队里的打扮,绿色背心,迷彩长裤,加上一双厚底军靴。

这种军靴有接触过的肯定有所了解,那个鞋底,硬的和块铁似的,主打的就是一个耐磨结实,自己穿不了了,传到孙子辈都不一定会坏,奇的是还兼顾了舒适性,爬山跑步什么的一点都不硌脚。

今天就奔着把这小子道袍给踹开线来打的!

不明所以的张灵玉走过来,抱拳拱礼说道:

“没有想到隋兄弟这么早就来场地上准备了,果然,大家都低看你了,付出多少,自然能够收获多少......”

隋鉴笑眯眯地打断了他的话:

“灵玉真人,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因为我一想到能揍你一顿,我太过于激动了,才来这么早。”

“呃......你说笑了,你我二人又无恩怨,隋兄弟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呵呵!”隋鉴笑而不语。

越来越多的观众落在在四面的观众看台下,他们想要看看,张灵玉能否保住他们龙虎山天师之位不被外人夺取,隋鉴是否还有隐藏的手段没有用出来。

随着比试进程的推进,这场罗天大醮的热度也愈发火热,所有的视线集中在少数人的身上,这要是换个像诸葛白这样心理承受力差的,怕是能在场上晕过去。

隋鉴张开双手,感受着情绪的高涨。

张灵玉闭目静气,调整自己的最好状态。

高台之上,道人眼看差不多时候,运炁在喉,传声整个场地:

“张灵玉,对战,隋鉴,双方已就位,现在,开始!”

“嘣!”

没有客套,没有试探,隋鉴一开场就选择了最为猛烈的攻势,环绕着金色流光的炁包裹全身,猛踏地面,扑向张灵玉。

“金光咒?”

张灵玉也被隋鉴这极富迷惑性的招式搞得一懵,正牌金光咒展开,挥掌迎了上去。

“隋兄弟,好重的力道!”

张灵玉看着渐渐压弯的手臂,惊叹道。

“你丫打架就打架,能不能不要那么多话!”

隋鉴接着张灵玉的力量飞身而起,拧腰发力,右腿如鞭绳般甩出,张灵玉双手小臂交叉挡住,却没想到对方顺势再次于空中旋转,踢腿而出,力道更甚。

【阎王鬼脚】,第三式,宋帝环绳!

如同一条不断缩紧的绳索缠绕在脖颈,你从中拼命地挣扎,只会让绳索捆缚得越来越紧,直至勒入肉中,带走你的生命。

张灵玉收拢金光,伴随着向两侧的用力摊掌,极致压缩过后的金光朝着四周扩散,像是炸开了一朵金色的烟花。

“怎么,只使用金光咒,你是在......看不起我吗?”

隋鉴腿脚翻飞,如斧钺劈砍,如棍棒横扫,每一次踢击的落下,都会有土石崩碎。

“自然不敢让隋兄弟扫兴!”

张灵玉抬手,如同枝丫一样的黑色雷电激射而来。

阴五雷法——掌心雷!

谁知隋鉴不闪不必,靠着强大的肉身盯着雷电的轰击冲到张灵玉的面前,一把扯过他的领子,对着那俊美的脸庞上就是一拳,怒吼道:

“不是这个!”

扣住双肩,膝盖顶击腹部!

“你在害怕什么?丢脸么?”

肘击,砸在拱起的背部。

“你在逃避什么?过去吗?”

拉扯手臂,转身沉腰发力,过肩摔。

“你在后悔什么?那时候的一念之差吗?”

隋鉴弯腿将张灵玉压在地面,怒骂道:

“张灵玉,用出来!把那个用出来,那个阴寒,污浊,湿沉,粘腻,和堂堂正正,端庄光明,刚猛无俦毫无关系的,就和你这个人一样不堪入目的雷法,用出来!”

“啊!!!!!”

隋鉴被横向抽飞了出去,当他从地上爬起来一看,张灵玉呆呆地低头站在中央,宽大的白色袖口不断流淌下来,和沥青一样的粘稠黑色液体。

“看到我这副丑态,你满意了吗?”

“丑态?啊对对对!”隋鉴一拍脑门,作恍然大悟状:“你是谁啊?龙虎山的高徒,老天师的得意弟子,本该是最有希望继承这山上一切的人。可惜啊,可惜啊,**在那个不知廉耻,水*杨花的全性妖女上,无法成为心目中完美的自己,无法继承你视之正统的阳五雷,这样的你出现在我面前,确实是尽是丑态!”

“闭嘴!!!她不是那样的!她......”

“她就是!不管你再如何否认,世人看待那把刮骨刀就是这样的。真意外,你的反应也太大了一些吧,我.......”

张灵玉一甩手臂,沥青,烂泥般的水脏雷朝他脑袋拍下,隋鉴毫不退让,挥拳踢腿,哪怕拼着受伤,嘴上也依旧说个不停:

“哟!你急了你急了!张灵玉,你别告诉我,你心里还有着她?”

张灵玉通红着眼睛,发疯一般地攻向隋鉴,而隋鉴,用更为疯狂的攻击进行回敬。

“无欲无求,仙风道骨的灵玉真人,你什么时候能彻底放下那副自怨自艾,矫情的姿态?我很费解,夏禾是怎么看上你这头猪的?”

“天生媚骨是她的错吗?那些为她痴狂的男人真的是她想看到的吗?她的心里对这些是否是充满厌恶,甚至是羞耻?张灵玉,你告诉我,你想过这些吗?”

“命运真T*的会开玩笑,让她遇到了你这么一个渣男!当她接受了自己,接受了这一切时,她却发现,她所爱之人,却认为自己犯了一个错误,认为自己做了恶行承担着恶果!我*,合着就你清高,就你吃亏呗!”

“你离她而去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失去了照亮她世界的唯一的灯光后,她会堕入深渊。原来自己珍视的那份美好,在对方看来,是那么不堪,原来全是自己的黄粱一梦,回头望去,仍旧是满目荒凉,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发生改变,她的美貌和能力依旧是原罪!”

“绝望的人是一种怎样的想法?既然世人将她视作洪水猛兽,断难相容,那便找一处本就不容于世间的存身之所也就是了!既然那些丑陋龌龊的人们,就是喜欢在她的能力之下,沉沦**当中,那就让他们堕落的更加彻底岂非更好!反正他们爱的......不就是那份**吗?”

“你本可以救她,你却心惜自己这一身洁白的羽毛,眼睁睁看着她被污泥染黑。张灵玉啊,张灵玉,铸好这把刮骨钢刀,你可真是功不可没啊!”

“阴五雷很丢脸吗?龙虎山多少代前辈高人,经历了多少苦心钻研,才能让它面世!爱上一个女孩很丢脸吗?遁入空门的佛家尊者,也在情爱面前低头,甘愿化作石桥,任人踩踏!”

“过去无法挽回,未来可以改变。考试过后,于其哀叹自己在过程中犯下的错误,不如吸收教训,下一次做得更好!于现在后悔过去,那必将在未来后悔现在。”

“去接受水脏雷!接受并不完美的自己!接受那个女孩!去坦然的接受现在!张灵玉!T*的该醒醒了!”

隋鉴冲到了张灵玉的面前,背心早已破碎,身上块块隆起的肌肉全是青紫色的淤青,一拳击打在对方的面部,看着他拖着一串血花向后倒去,脑袋微不可察地点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