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天圆地方之方圆 >  第一章 落神 第九回 鬼婴

阴云蔽日卷云绮,妖星降世祸鬼精。

误入鬼窝三更死,而今早是初阳升。

若是在云绮森林外围及更远的地方往森林的中心看,可见一大片乌云积聚在云绮森林的中心。即便这乌云已经往外围扩展了三十里,安居乐业的人们都只会认为是一场即将来临的暴雨罢了。

因为在海拔较高的落云洲遇到如此之多的乌云聚集也是常见的事情,不然怎么叫落云洲呢?普通人都觉得毫无新意了。

可惜附近即便有许多修行之士,也都是认为或许只是某只强大的妖兽在森林深处渡劫。而妖兽渡劫可不是他们这些小修士可以凑热闹的,毕竟可以在妖兽渡劫时凑热闹的强大修士,是绝不会在所谓“公国”这种小国停留的。

而云层中心,荧祸灾星发出微微妖红的光亮,也只被理解为云层中的一些元素被挤压成红色雷电罢了。又有谁知道,灾星落在云绮森林上空,一场灾难或许就要从云绮森林的中心发起呢?

正所谓:灾星降世祸乱起,今日摇光不指东。

此刻,在云绮公国的许多城镇及云绮公国附近的一些公国的某些人口大镇,总有一群身着黑衣、踮脚行走的人分散开来,在晨昏早起时冒然闯入村民家中,对着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提刀便砍。

甚至有些黑衣人直接闯入私塾学堂,把学堂里的孩童全部砍杀。

血腥的气味染透了私塾的地板。

若是台上正在讲评诗词的先生会下来阻拦,那么黑衣人也不介意多杀一个多管闲事的倒霉老死鬼。

很显然,这些黑衣人的目的就是杀光孩童。

而在那些看着自家孩儿死于刀下的父母正惊慌无措时,那些黑衣恶鬼们却杀之即退。这一天,落云洲云绮公国附近,每一个被屠戮的城镇皆是恸哭之声……

而悲伤的情绪蔓延时,某个小镇,一群黑衣人却在阴暗的小巷中聚集。

“忠诚度仆人们,信奉主吧!主会赋予忠诚的仆人们强大的力量。”为首的一个人用蛊惑的语气缓缓念叨。

他身着与祭坛下面的所有黑衣人一样的黑袍服饰,只不过他的额头上烙印着一颗血红色的手指印,代表着他忠诚于主的奴隶印记,也代表西域某些大陆独有的祭司身份。

“只要把心脏奉献给伟大的主,主将赋予忠诚的仆人们无尽的力量。”

“让我等忠仆向主宣誓!我等将为主奉献身体的每一部分,让灵魂永远忠诚于主,永生永世成为主的仆人。”

说着,祭司便伸手直插自己的心脏,手臂微拧,一颗鲜红的心脏就被苍白的手掏了出来。

“我等将为主奉献身体的每一部分,让灵魂永远忠诚于主,永生永世成为主的仆人。”血肉割裂的声音不断响起。那些踮着脚间的黑衣仆人,眼中都冒着妖异的红光,脸上带着嗜血的兴奋,仿佛对利刃入体毫无感觉,或者说,对痛苦极其享受。只是,那胸前的缺口却是没有丝毫鲜血流出。

“哈哈哈……好好好……你们都是主最忠诚的仆人……”那祭司脸上却露出诡异的微笑,“去天国吧!忠诚的仆人们!主会在天国,给予你们伟大的力量!”

只见祭坛下的黑衣人们脚下,伸出一双双惨白的手,趁黑衣人们还沉溺于挖心的享受中,抓住了黑衣人们的脚踝。

黑衣人们却对此无动于衷,一个个恍若行尸走肉。只有少数人感觉到不对劲,却在出声之前就被地下冒出的尸手对半撕开,唯余下一地碎肉。

而那些顺从的黑衣人却同样没有什么好结果。只不过他们是被一点一点撕碎,而且在赴死的过程中非常享受被撕碎的痛苦,甚至脸上露出了陶醉的微笑。这一幕非常诡异,那祭坛上的祭司却满意的笑了。

“阿尼百加,你怎么还在这里玩游戏,伽卡大人已经让我们撤退了。”祭司旁边,一个白衣胡子男刚刚到来,“这里毕竟是东方大陆,那些修行的武者们可不好惹,尤其是那些修道的,大人命令今晚就出海。”

“行了,牙买伽,请不要用大人来压我。”阿尼百加皱了皱眉头,“如果不是大人和云绮森林的鬼王有交易,我也不愿意来东方的大陆。伽卡大人的话我当然会听,但是这些忠诚的信徒需要在死亡之前获得必要的享受,这也是黑天国的大人们一直坚持的仪式。”

“哼!”白衣胡子牙买伽只好扭头不忿。默默看着那些信徒们被撕碎,而在他眼中,一只只魂魄会从那些黑衣人身上飘出,然后嘶叫着被收入祭坛。

相同的一幕,也在不少城镇的巷子里发生。

而若是有修道的人从天上御剑飞过,必然会发现,那些被屠戮的城镇,冲天的煞气隐隐围成一个圈,而圆的中心,则是那被妖冶红光笼罩的--云绮之森。

……

而云绮之森此刻,依旧阴风阵阵。

那原来该是何什一人战百鬼的斗争之地,如今却仅剩一地冒着尸斑的残肢碎肉,还有--一个伫立在碎肉上的血色身影!

显然,这场战斗中,何什是赢家。

可是何什的眼神却还是没有丝毫的放松,因为他知道,还有一只。而且,那只还非常难搞。

“哈哈哈……小兄弟不错嘛……”丛林深处,一个虚幻的身影走出。

缓慢的步伐就像是残年老人,却几步百米,瞬间就出现在何什的可视目光之内。

直到此刻何什才可以看清楚这只鬼的全部样貌。不过何什却是喜悲参半。

让何什比较放松的是此鬼就是那个刚刚出生的鬼胎,相对比较弱。而且大概率鬼王外出了,鬼窝里只有鬼母,而鬼母在鬼胎出生时会被鬼胎吃掉,所以现在的他目前只剩下一个敌人,也就是眼前的鬼婴。

让何什心情比较焦灼的是:此鬼引来荧祸灾星,说明这不是普通的鬼婴。此鬼身影捉摸不透,而且会说话,说明鬼母应该是以自身为食的形式和鬼婴合体了。所以,此鬼的实力难以捉摸。还有,鬼王可能也在附近,这当然是最难的情况。

如果鬼王也在的话,那么何什必死。即便何什自诩落神村年轻一代的第一天才,也不敢在鬼王之前还敢说无敌,毕竟现在的何什的实力,与鬼王的差距还是太大了。

“他莱莱的……该不会打不过吧?”何什心里嘀咕。经过刚刚那一战,对鬼魂的恐惧降到最低了。

看着面前那鬼气涌动的小破鬼孩儿,何什一脸嫌弃,根本就不叼他。

即便这鬼婴舌头长而且烂了一半嘴还歪。

即便它眼睛突出吊在烂脸上而且眼框里冒出一阵阵恶臭的绿水脓水。

即便它左手安在左脚、左脚安在右脚、右脚安在左手、右手的位置还是对的。

即便它下身溃烂全是蛆虫在蠕动……

咦……还是有点可怕的……不过不妨碍何什嫌弃它,因为它太不干净了,身上的味道比几天不洗澡的何什还臭。

何什看着那鬼婴带着满身臭气走来,绝对它很没有自知之明,简直是屎壳郎搬家——走到哪臭到哪。

而且,鬼婴这头,虽然有鼻子有眼儿的,但是就好像被狗啃过一样,缺一块烂一块,恶心至极。

再说这脸吧……简直就是李泞因风皱脸--尖嘴猴腮、皱皱巴巴!

算了,太丑了,比刚刚那个勾引士兵的女鬼还恶心。

何什心里还在吐槽的时候,那鬼婴已经在何什面前五十步停了下来。

“小兄弟,你很好,身上居然还有让鬼都吸收不了,而且可以成功杀鬼的煞气。”鬼婴嘴角动了动,发出嘶哑又不男不女的声音。

何什却是无语至极。只觉得这些鬼太弱了,因为一般来说,鬼本就是食阴食煞的。可这里的鬼居然不能吃掉他身上的煞气,而且会被煞气反伤,简直离了个大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