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龙巢暴君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龙巢的入侵者

矮人们沿着发现脚爪印的方向看了过去。

然而,只能看见一棵棵高大的林木遮挡住了视线。

他们发现的脚印,不止一道,按照脚印痕迹来看,这些脚爪印的主人,并不是一个,而是多个。

矮人们又对着脚印比划了一下,暂时的判断是——

“狗头人或者蜥蜴人。”

这附近,或许有一个蜥蜴人或者狗头人的部落?

但是,蜥蜴人或者狗头人,搬运矿石?

蜥蜴人的话,有锻造能力,但有锻造技术的可能性不太高,不过也没准,没准它们驯养了几只能使用火元素的魔物呢?比如火蜥蜴之类的。

狗头人的话,如果是红龙裔的狗头人能够使用火焰锻造金属,或者黑龙裔的狗头人,能够进行粗糙的金属加工。

不过,就像之前劝架的炉堡和根堡矮人所想的那般,只要不是真正的上级龙类或狂兽出现,他们丝毫不惧。

而且,这里看样子可能真的有矿藏,将来群山需要过来采矿,甚至建立一个堡垒,把这里纳入群山的统治的话,这些东西也是需要清理掉的。

矮人们短暂交流了片刻,就决定沿着脚印的方向,去找找那个不知道是蜥蜴人还是狗头人的部落。

因为林木的关系,他们没有离得太远,在森林里,隔了一段距离就会看不见同伴。

为了避免迷路,他们依然采用之前的方式,每隔一段路,就在靠近地面的树干上留下一道微小的划痕,这个划痕,是用来辨认方向的。

他们的动作很小心,那些划痕也不是很明显。

而就在这个时候,咚的一声响起。

看着一个冬堡矮人动作粗鲁地对着树根位置砍了一斧头。

尽管没用多少力气,但斧头还是深深嵌入了树身三分之一。

“注意点,别全杀死了。”

看着他的动作,炉堡矮人不由得瓮声道,语气略显不善。

尽管不像狂兽帝国那般,自上而下,从皇帝到平民奴隶,都是凶悍疯狂的战士,但是,就和其他种族一样,矮人之中也有这样的莽夫。

在炉堡矮人们看来,如果说疯子可以说是地精,奸商是侏儒,那么莽夫毫无疑问指的就是冬堡的那群酒鬼。

冬堡的矮人,干架干到兴奋的时候,就把要做的事情忘到脑后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确认到底有没有矿藏,那些搬走石头的蜥蜴人或者狗头人的部落里,石头都在,主要是想留下几个活口,通过它们了解一下矿藏的具体位置。

的确,就像点燃火焰时,火元素会往火焰燃烧的位置聚集,让火焰烧得更旺,有风的时候,风元素也会富集,土元素同样会在一些矿石,尤其是在宝石之中沉积。

或者,应该反过来说——

因为容易富集土元素,所以才会被视为宝石。

能够探测到大量土元素集中,就能够确认矿石的位置。

但是,普通的泥土砂石也会汇集土元素。

而且,金属的话,有一个不同的地方......

那就是,虽然金属也是矿物,但在富集土元素上,并不如一些宝石。

的确,金属的各项元素适性都比较高,是优良的通用元素导体,就算是生命力,也同样能够在金属中流淌,本身的材质又足够坚固,很适合作为武器使用。

除了矮人之外,其他的种族,也都会选择金属来制作武器。

就算单论生命力,这些特殊而普遍坚硬的矿物,也是仅次于血肉和骨骼的优良导体。

“金属”这个词,从矮人们的用语追溯源头,就是“大地的骨头”。

但是,有好处也有坏处。

金属是各种元素能量的优良导体,也正因此,难以富集元素,元素汇集到金属矿石上,很快就会通过金属矿石流淌到其他的矿物中。

也就是说,实际上,去用符文器探测元素的话,直接找金属矿是没用的,因为元素都流走了,探测上去,就和普通的泥土砂石差不多。

矮人们开发的,用于探测矿藏的符文器,实际上是用来探测宝石的。

就算划定大致范围,也需要个四五天,才能比较准确地找到矿藏的具体位置。

如果想要轻松一点,那么就不能让这群莽子把部落里的那些狗头人或者蜥蜴人全杀了。

不,不仅仅是不能全杀,必须保证留下那些知晓矿石情报的。

这个炉堡矮人,把这件事又对着其他矮人说了一遍。

几个矮人同意了,比起花个几天时间,把这片地方一一采样探测,他们更乐意轻松一点。

至于那些蜥蜴人或者狗头人的看法?

弱者的看法有什么意义?反抗不了他们,就乖乖听话。

传说蜥蜴人还建起过国家,曾经是狂兽帝国的附属,但那也只是曾经了。

矮人们怎样也不会觉得自己能够输给那群原始又落后的野蛮生物。

别说他们这些十能级的精锐战士,就算只有二三能级的新手战士,也不会输的。

不仅仅是炉堡和冬堡的矮人,根堡的两个矮人,也抱有同样的看法。

所以,根堡矮人高顿,与同伴们说了一声之后,就自行离开——

如果是蜥蜴人的话,他打算弄些材料就行,如果是狗头人的话,他打算也打算弄些材料。

根堡的矮人们,和很多种族一样,从未放弃过从狗头人这种血脉稀薄到不知什么地步的龙裔身上弄一些龙血的想法。

和其他种族不一样,他们不需要像精灵或者人类那般压低身形前进,稍微以灌木和草丛,就可以藏住自己的身体。

提前有了准备,矮人们的动作,也没有弄出声音,就连身穿全身重甲的炉堡罐头们的动作都非常迅捷流畅。

然而,在他们逐渐靠近之时,呈现在他们视野之中的事物,让他们确认了猜想。

一个原始的部落,坐落在一条小河的边上。

虽然比起印象中任何一个狗头人或者蜥蜴人的部落的大小都要庞大,但是,建造用的材料却相当粗糙。

石头、树干树枝。

最显眼的,大概是一个像是冬堡矮人们对抗比斗的擂台的高大土台,周边用一根根树干简单地围拢起来。

此时此刻,里面一个类人生物都没有,而且,也没有看到能够供类人生物休息和遮风挡雨的建筑。

这里,难道是个单独建立起来,用来比斗的擂台?

看不到其他人工建筑的情况下,矮人们自然是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向着那甚至连围墙都没有,只有几根树起的木桩大概圈定范围的“部落”走了过去。

但是,就在这个刹那,伴随着声音,一道道身影,从四面八方钻出、走出。

矮人们下意识地扭动脖子,看向了声音传来处。

冬堡的两个矮人,目光定格在从小河里钻出的、浑身有着光滑灰黑鳞片的那一只只奇异蜥兽身上。

尽管它们的形体不算特别高大,只有矮人的十个臂长左右,但是,他们能够清楚地看到,对方张开的、显露出的满口尖牙间,那垂落而下的唾液,落在地上时,滋滋地腐蚀起来。

这是......黑龙裔?

然而,这个时候,一声巨响响起,森林之中,一棵巨树轰然倒下——

一道血色身影探出巨爪,碾碎了巨树。

他们没有看错,在那只爪子拍在树身上的时候,树身发出了异响声,无数树皮木屑碎叶伴随着树干被砸裂的声音,四射飞溅。

从那片由无数碎屑组成的沙尘暴中,矮人们看到了那粗壮而锐利、宛如仿佛锻合的钉锤巨爪,然后是撑起庞大身形的壮硕肌肉,还有鲜红如血,厚而坚韧的堆叠鳞片。

最后,才是那位于最高处的头颅,为了杀戮而生的满口尖牙充满了视觉冲击力。

那处处都在彰显力量的体态,还有在他身周不断流转的碎叶,也在让符文器不断发出警示,仿佛正在不断吞吐着元素。

巨、巨龙?

而在对方的脊背位置,还生着隆起的,似乎是为了更有效地吸收元素的背帆。

这是一头龙兽,还是一头地龙,亦或是巨龙和狂兽的混血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