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江行 >  第9章 羞愧

程明月捧着一套衣服回去,江晚似乎还没完全恢复,自己抱着膝盖坐在原地,脸埋在臂弯里。

程明月走到她旁边问:“你怎么样?”

江晚脑袋微动,侧着头缓缓睁开眼睛,似乎是有点恍惚,她的眼睛半睁着,视线移到程明月的脸上之后就不动了,就这么呆呆的仰视着程明月。

大概是意识还不够清醒,江晚的眼神里透着茫然。

程明月也不催她,抿了抿唇,蹲下来又问了一遍,“你怎么样了?”

这次她尝试着放软了声音,和江晚对视着。

江晚没有说话,只是盯着程明月看了很久,然后闭上眼睛,转回头又将脸埋回臂弯。

程明月就在旁边守着江晚,不再说话,昏暗的屋子里一片静谧,只能听得到轻浅的呼吸声。

过了很久放学的铃声响了,江晚慢腾腾的抬起头,伸出一只手扶住旁边高一点的东西,另一只手撑地,吃力的想要站起来。

体力还没恢复过来,江晚站起来的时候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

程明月眼疾手快,站起来拽住她的胳膊,又帮着她站稳。

江晚眼前黑了一下,她闭上眼缓解,调整好呼吸后,转头看了眼程明月,视线又往下瞄了一下抓在她胳膊上的手。

她什么也没说,收回目光抬步往门口走去。

体育馆二楼有一间厕所,江晚想去把身上的血污清洗干净。

她走的很慢,每走两步都会停下来喘息。

程明月就跟在她旁边,手一直搀着她没放。

厕所离得不远,就和她们隔了两间屋子。

短短的路程却却用了很长时间,江晚推开门,程明月把干净的衣服递给她,识趣的留在门外。

江晚进去,把门关上,把衣服随手放在一边,她撑着盥洗台站在镜子前面。

头发散乱,发丝落在脸上,额头脸颊都有血痕。

她抬手将短袖撩起来,露出平坦的小腹。

身上满是脏污的血渍,但伤口都已经愈合。

血污结成了血痂,干巴巴的敷在身上,像刚被抽干了水的泥地,表面结成硬皮,略微一动却裂开了细纹。

江晚拿起程明月给她找来的衣服,一手抖开。

一身灰色的运动衣裤。

江晚打开水龙头,捧了一簇水,先把脸清洗干净。接着她又脱掉被染脏的短袖,用水冲湿,然后拧掉多余的水分。

她用短袖充当毛巾,一点一点一遍一遍的擦拭身上的血渍。

她的眼睛盯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眼眸一动不动,空茫的眼神又好像什么都没看,只是对着镜子发呆,手臂机械上下的擦拭。

江晚有点犹豫了,她头一次开始怀疑自己的做法,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不应该干预程明月的人生。

因为她是吸血鬼,在人族的社会里生活,她从小就没有朋友。

七年前,程明阳带着程明月出现在江家的时候,她心里是高兴的。她以为自己可以和这个与自己同龄的小女孩成为朋友。

但是事与愿违,在两人第一次见面,七年之前的时候。

因为工作的需要,程明阳带着程明月搬进了江家。十岁的小女孩,躲在哥哥身后,拽着裤腿瑟瑟发抖。

“……妖……怪”女孩呢喃细语。

“怎么了?”程明阳没听清楚,弯下腰轻柔的问?

程明月瘪起嘴,眼里涌上泪花,毫无征兆的大哭起来,边喊:“妖怪!妖怪!”

她不管不顾的仰着头嚎啕,手指指着刚从楼上下来的江晚。

程明阳大惊失色,慌乱的想要阻止自己的妹妹,他一手捂住程明月的口鼻,死死的把她搂住。

程明月在兄长铁石一样的臂弯里挣扎,口鼻被捂着,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小姐,家妹失言,求小姐网开一面……”

程明阳直挺挺的跪在大理石砌的地面上,腿骨和石砖相撞,发出“砰”的一声。

八尺男儿,众目睽睽之下,跪着对一个小女孩连声赔罪。

没人嘲笑他,大厅里的佣人都低着头站着,视若无睹。

那两个字像刀子样扎着江晚心。

年幼的她何曾何曾被这样称呼过,心里的委屈憋着不说,江晚站在原地,咬着嘴唇,眼底泛了红,嫩白的小手攥成拳头垂在身体两侧颤抖。

“小姐……”老管家走到江晚身旁,站定:“老爷快回来了。”

江晚的父亲,江家企业的掌舵人,做事果断手段也狠辣,是出了名的护犊子,绝不会容忍自家孩子受到伤害。

老管家有意提醒,可以把人交给江开元处理。

江晚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程明阳臂弯里,被死死锢桎住的陌生女孩,压抑着情绪缓缓吐出一口气,气息有些颤抖。

她转过身,背对着跪在地上的大男孩,侧头对老管家吩咐:“让他起来吧……不要让父亲知道。”说出的话里带着轻微的哭腔。

老管家不确信的抬头,江晚已经上了楼梯。看着她颤抖的娇小身躯,心中的疑惑终是没问出来。

但心里隐约有了解释,小姐总是宽厚待人,善良如她从未对下人发过脾气。

这样的小姐,脾气总是自己收着,难免会惹人心疼。

他暗叹一口气,微微颔首,“是。”

老管家依照指示,传达给程明阳。

程明阳顿住,脸上惊疑不定。

“还愣着做什么?”老管家呵斥。

程明阳反应过来,松开妹妹,两手撑地结结实实的朝江晚的闺房磕了一头,朗声谢恩:“多谢小姐!”

那个时候,甚至一直到不久之前,江晚都单纯的认为,只要自己一心一意的对程明月好,就能解开她心里的疙瘩。

她知道程家父母都死在吸血鬼手里,她不求程明月能原谅所有的吸血鬼,她只是想要治愈程明月心里的伤痛,她奢望可以和程明月成为朋友。

然而今天发生的事打破了她的幻想,让她不得不正视这冷冰冰的现实。

江晚停下擦拭,胳膊无力的垂下,两手撑着盥洗台边低着头,两只眼睛闭着微咬着嘴唇。

眼睛里有泪水滚下来,从脸颊滑过,留下一道泪痕。

程明月在外面站着,等了很长时间也不见江晚出来,她试探的敲了敲门,轻声问:“你怎么样了?”

里面没有回答,她抬着胳膊手指停在门前,抿了抿唇又敲了敲,依旧无声。

程明月眉头微皱,又敲了一声,说:“我进来了”

没有应答,不安的感觉涌上心头,她急忙推开门进去。

江晚昏倒在地上,身体侧着蜷缩在一起。

宽大的运动外套罩在身上,手里还攥着没来得及换上的长裤。

“江晚!”程明月喊了一声,大步过去,蹲在她身边大力摇晃江晚的肩膀。

再次醒来已经是晚上了,江晚缓缓睁开眼。

卧室里只开着小夜灯,昏黄的灯光勉强照亮屋子。

她撑着身子坐起来,靠在床头环视四周。

干干净净的白墙,屋里一角摆着一套木质桌椅,看起来很旧,木头外面包着的一层白漆都掉了很大一块。

桌子上立着一瓶还剩一半的矿泉水,还扔着一个敞开的塑料袋,里面的药盒露在外面。

屋子里空空的,除了一张床和这套桌椅就什么都没有了。

屋子里还有一个窗户,窗帘没拉上,窗户外面正对着一片街道。

从窗户往外看,马路上霓虹闪烁车水马龙。

江晚侧着头,视线留在外面。

门响了声,程明月从外面推门进来。

看到江晚醒了,她没有说话,在门口站着犹豫片刻,然后走了进去。

她走到床边停下,看着江晚的侧脸,对她说:“今天,对不起……”

江晚转回头,看向她。

“你……真的这么恨我吗?”江晚微抬着头问她,语气平平,没有生气的意思。

程明月哑口无言,她低着头,看着面前这个面色苍白的羸弱女生,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说恨谈不上,但有着吸血鬼这层身份,程明月就无法跟她亲近起来,她与吸血鬼是有血海深仇的关系。

虽然程明阳已经跟她说了,江晚是无辜的,但多年来的执念让她一时放不下心结。

这次是她错了,她没想着要把江晚伤的这么严重。

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说什么都只是辩驳。

程明月咬了咬后槽牙,终究只吐出一个字:“不。”

得到这个回答,江晚的眼眸不明显的亮了亮,她深深的看了一眼程明月,然后别开头看向别处。

她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又问:“用我,换了什么?”

程明月这次回答的有些慢,她抿了抿嘴唇,抬眼看向不远处的桌子,抽屉里放着上午从路林玉手里得来的储存卡。

她慢腾腾的开口,凉凉的声音响起:“视频……”

她抬步慢慢走向桌子,到桌子旁把抽屉拉开,取出那个指甲盖大小的黑色卡片。

她低着头,注视着储存卡,幽幽道:“一个很重要的视频。”

江晚抬头,看着程明月的背影,听她继续说。

两年前的九月,开学第一天,程明月见到了一个女孩,是一个很温柔,笑起来很好看的女生。

程明月一直记着女生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同桌,你好,我叫李华姝。”

那是刚开学,班里的同学谁都不认识谁,每个人都是随便占位置坐。

李华姝主动和她打了招呼,声音很柔笑容很甜。

高一那时,正是程明月刚从江家搬出来的时候。

经济拮据,甚至没钱交不起房租,只能露宿街头。

李华姝向她伸出了援手,她的家境不错,条件还算好,高中也是自己出来住,家里给她租了一套房子。

李华姝邀请程明月搬去她家一起住。

就这样,两人的关系一天比一天近了很多。

好景不长,程明月发现李华姝在遭受校暴,她被学校里的混子敲诈勒索,甚至是殴打。

程明月看不下去,想要替她讨个公道,但却被李华姝五次三番的阻拦下来,她不想让程明月牵扯进去,遭到报复。

程明月虽气不过,但也只好听李华姝的,不再去想,但令她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些人竟然对李华姝做出来不可饶恕的事情,并且还录了视频。

最后一次见到李华姝是在学校的楼顶,她笑着说:“同桌,对不起啊,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李华姝都还把最温柔的笑留给程明月。

短短的两个月的友情,在程明月看来那是足以超过多年的情谊。

她不想让李华姝在去世之后,自己的视频还被人指点嘲笑,她找到路林玉一伙人。

那些人便以视频做要挟,让她承担罪责,承认自己是杀害李华姝的凶手。

后面发生的事江晚就知道了,这些细节她还是第一次听说,之前她并不清楚程明月和李华姝的关系。

最开始,江晚和程明月并不是同一个班,这是后来程明月出事后,江晚不放心她,主动要求调到了高三一班。

事情大白,程明月转身对着江晚,她盯着江晚的眼睛,深深地说的一声:“对不起,但是谢谢你。”

江晚没想到程明月会这么说,一时无言。

两个人之间第一次进行这么长时间的对话,该说的都说完了,屋子里又安静下来,两人就这么互相看着对方。

过了一会,江晚打破了沉默。

“可以帮我把手机拿过来吗?”

现在身上穿的是那套运动衣裤,手机还在旧的裤兜里,昏迷之后就不知道在哪了。

程明月答应一声,往外面走去。

江晚掀开被子下床,头却一阵眩晕,她坐在床边,两手支着脑袋缓解。

今天流了太多的血,到现在都还没恢复过来。

江晚闭着眼睛深呼吸几下才勉强好转。

程明月拿手机进来,就看见江晚支着脑袋的景象,她眉头微皱,快步过去问:“你怎么样?”

又是这句话,今天江晚已经听了很多遍了,看得出来程明月确实是担心的。

江晚缓缓吐出一口气,抬起头仰视程明月,视线最后落在她手里的手机上。

她避而不答,伸出手要来手机,转移了话题。

她点开手机,打开视频界面,把屏幕对向程明月。

“这个视频给你。”

程明月不明所以,接过来手机点开。里面显示的是两个人的背影,在卫生间里说话。

看到最后,听完两人说的内容,程明月瞳孔威震,她不可置信的看向江晚,里面的内容足以毁掉路林玉的前程,甚至可以把她送进监狱。

这视频她是从哪来的。

江晚继续说,“你也听到了,在你们人族,贩卖血族血液是重罪,我已经拜托我哥哥帮忙调查取证,如果你想,这里的资源可以随时为你所用。”

“我们可以请到最好的律师团队和舆论力量,决定权在你,你好好考虑一下。”

程明月已经说不出话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对江晚,江晚却不计前嫌,还一心想帮助自己。

羞愧感无以复加,她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那声谢谢,无比的内疚让她收不下手里的视频,她握着手机的手紧了几分,咬着牙低下头去。

“我……”

江晚看得出来她内心的挣扎,没让她继续说下去,“好了,就这样吧……”

长时间的贫血忽然使她一阵心悸,她抬手揪住胸口的衣服,痛苦的弯下腰去,眼前发黑头也昏沉沉的晕。

“你怎么了,还好吗?”程明月语气焦急,急忙上前扶住江晚。

江晚深深的喘了几口气,缓出说话的力气,虚弱出声:“没事,只是有点贫血。”

程明月微微拧眉,迟疑片刻后伸出自己的手腕。

江晚看着眼前的手臂不明所以,她疑惑的抬头,对上程明月的眼睛,那目光里还带着一丝决绝。

“你,你咬吧,我不怕疼。”程明月语气坚定,竟有一丝英勇就义的感觉。

江晚又气又无奈,她笑出声,声音软绵无力,刚响一声便消散了。

“咬你干什么?”

程明月一脸认真道:“你不是贫血了,你可以吸我的血。”

江晚笑了笑,苍白的嘴角微微上扬,她推开程明月的胳膊,“我们不食人血的。”

程明月惊疑,困惑不已:“那怎么办,你不是不能吃东西?”

“我们只喝牛血,营养一样可以得到保证。”

程明月明白了,立马起身打算去买一些,但又停下步子,纠结片刻看向江晚问道:“别的还有什么可以?牛血可能……”

市面上几乎买不到牛血,牛血稀少且口感,人族几乎是没有人会买卖牛血的。

江晚猜出了她的迟疑,便道:“猪血,也可以。”

“好。”程明月想了想,又返回来,扶着江晚让她躺在床上,“你稍等一会,我马上回来。”

说完,程明月就出了门,还轻轻的把门关好。

江晚偏头看着阖上的木门,嘴角不自禁的翘起来,虽然受了一些皮肉之苦,但收到的回馈还算合她心意。

一直以来的心愿有了进步,这让她看到了希望。

对她来说,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终于可以看到程明月与她亲近一些的样子。

虽然付出的代价不小,但她心满意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