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炮灰点亮知识树 >  31、七零年代对照组27

这件事路薇最清楚,去年李煜便跟她全盘托出,他说他无法原谅一个在关键时刻抛弃年幼孩子和年迈父母的自私男人,但也无法阻止老人对圆满家庭的向往。他没办法替他们去怨恨,他保留的只有他自己的那一份。

既然想通过李煜爸爸找门路,路薇怎么可能不提前跟李煜打声招呼。

李煜是举双手赞同,他从来不是什么清高的人,有资源不用才是傻子。之所以没提前想到国外的厂家,是他对他爸的能力和人脉不确定,所以才没有一上来就大包大揽。

回忆起与李煜的交谈,路薇觉得自己对人类的认知又多了几分。

在私心上,李煜排斥他爸爸,在大义上,他重新接受了他。

就……挺复杂的!

“不对,我二哥可不喜欢你!”冷却几秒找到理智的李涵腾地睁开眼反驳道,“他喜欢玉婷姐,一放学就到农大守着,天天把人拉回家吃晚饭不说。寒暑假全随着玉婷姐的作息,一天两趟,早点下午茶从不缺席,平时上学都没那么准时,粘人着呢!”

路薇打了个哈欠,就此转移话题,“啊?那我小姨开心吗?”

李涵挠挠脑袋,“有时候开心有时候不开心,我看不太懂。”

“回去转告李诺,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这是罗玉婷劝她大哥时说的话,凑巧被路薇听到了,并深感有道理。

李涵直觉舔狗不是什么好词,她冲路薇做了个鬼脸,“我才不说呢!他自己愿意。他要是有本事就把玉婷姐娶回家,没本事活该受委屈。”

亲生妹妹,没跑了!

老房子隔音一般,两个小姑娘相继睡熟,房间恢复了安静。谁都不知道隔壁的少年躺在床上,头枕手臂,把两人的闲聊听的一清二楚。

他望着昏暗的房顶,想起了和囡囡的交谈,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把心里话说给那个年龄不大的小姑娘听,只是觉得虽然她什么都不说,但什么都懂。那双清透漂亮的眸子,像是熟知万千种种,无论是罪恶还是贪念,都能一一参透。

他在她身旁,自在极了。

不用伪装成懂事成熟的大哥,贴心宽容的孙子,聪明好学的班长,他只是一个充满了怨念、满身世俗的普通人。

时光悠悠,陪着李家兄妹过了一个过于丰富的暑假后,该回家的回家,该报道的报道。

东省工业大学无疑是重点大学,从工程技术到经济管理,无一不是热门专业,唯独艺术。东省有专门的艺术大学,所以显得工大的艺术专业很多余,毕竟根本没人选报。

但今年无疑是不同的。

等到新生欢迎会上,众目睽睽之下,所有学子看到了一个年纪不大却格外好看的小姑娘,像是一根独苗苗般,孤零零的站在了美院的旗帜前。

与学子们的好奇截然相反的是教授们满怀复杂的目光。

为了保住这个全省的理科状元,他们特意保留了美术专业,老师都外聘了美院的一名退休老教授。

要不然按照今年的报考率,真的大可不必留下。

别说工大的教师团队不理解路薇的脑回路,便是和她从小玩到大的李家兄妹在得知路薇的意愿时,整个人都是大写的懵。

倒不是他们觉得美术没前途,而是有专门的美院不考虑,反而报了理科为主的工大是图个什么?就跟明明是个医生,非要去当厨子的感觉一模一样。

路薇……路薇没什么好说的,她在绘画上的理论知识由徐教授亲自教导,加上分神留下的种种经验,缺乏的不过是动手能力。考虑工大,无外乎是对工大的机械工程、信息工程等专业感兴趣,而选择美院,当然是为了过科容易,方便偷懒。

学校支持学生选读其它专业,只要按时上课,该有的学分不会少,何乐而不为。

周奶奶自然明白孙女的思路,也很支持。

她那会儿是没条件,按部就班的结婚生子,每天醒来都能看穿自己终老的结局,毫无新意。现在有了这份便利,孙女想学什么就学什么,未来也多了盼头,反正家里又不缺她的钱花。

四年大学生活,路薇收敛了所有的聪明才智,貌不惊人的完成了学业,小日子过得别提多舒坦了。反而是囡囡家拌饭肉酱彻底享誉了全国,就跟糖盐酱油这些饭桌上必不可少的调料一般,拌饭肉酱也成了每家每户必备的下饭菜,并且开始向国际市场迈进。

这时候罗家的两兄弟终于醒过味,原来自己那一直看不上眼的老母亲居然大翻身,拉扯了这份令人眼热的家业。

四年间,罗大田仗着混不吝,愣是通过罗大山的媳妇在镇上磨了个临时工的工作,和王招娣赖赖唧唧的占了罗大山家里的柴房,两兄弟磕磕绊绊,谁不要脸谁取胜。

结果从那小小的黑白电视上看到老母亲的新闻访问,罗大山一拍腿,差点冲动的辞职,投靠失联许久的老母亲去。

幸而他媳妇理智的拉住了他,当年他们没照应着老太太,就算失去了消息也没想过去找一找,如今也别天真的想着占到老太太的便宜,已经是两家了,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

罗大山年幼时听他奶奶的话,结婚后听媳妇的,只能不甘不愿的打消了主意。只是不忘拿话捎带着罗大田,终于激的这对头脑从来没清醒过的夫妻,辞了临时工的工作,兴冲冲的跑去认亲了。

不曾想,路薇等着两人等到快要失去所有耐性了。

周家的位置,罗大山罗大田不知道,但囡囡家拌饭肉酱的厂子在哪里,稍加打听便能知晓。

他们借用厂子在招聘流水线工人的说辞,骗过了保安,却在办公室遇到了正在等着他们,闲来无事画画的路薇。

少女依着窗边,夕阳洒落在白皙的面颊上,美的仿若就是一副画。

罗大田和王招娣根本没认出来眼前精致漂亮到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女孩是他们的女儿,罗大田当下看直了眼,还是王招娣终于机灵了一回,这办公室除了那老太婆还能谁进,也就是那赔钱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