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向眼睛瞪的溜圆,张着大嘴惊讶地看向顾寒洲。

顾寒洲一把抢过季向手机,点开图片放大,图片里的女人一袭浅色连衣长裙,长发随风飘起,正站在路边伸手拦车。

虽然是个侧脸,但这样明艳又脱俗的气质,不是秦初还能是谁。

顾寒洲眸光微深,剑眉颦起,修长的手指微抬轻抚了抚照片里女人精致的小脸,“她是不是知道了?

所以才逃避我?”

知道自己怀孕,所以才不接他电话?

网上的绯闻闹的沸沸扬扬,想到她昨天一直逃避两人复合结婚的话题,顾寒洲炙热焦急的内心不由得一紧。

这女人会不会又就此消失,消失四年。

让他怎么找都找不到。

季向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朝小安喊了句,“小安,开快点。”

小安:“哦,好!”说罢,小安右脚下沉,房车以肉眼可见的飞驰在公路上。

季向不禁又骂骂咧咧:“这历山鸟不拉屎的地方,连个机场都没有!”

不然他们直接飞回去也好,这一路开车最快也要4小时以后才能到南城。

路上,季向再次与方怀安商议了一番这件事情眼下的解决方案,可米影视大楼已经被记者围堵,所以节目组目前不得不暂停收官酒会。

在于方怀安联系的过程中,季向又得到一个重要线索,就是刚才秦初主动联系方怀安,告知她今晚不能参加。

顾寒洲听到后,立即打电话给简岳,“查一下秦初现在的位置,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简岳:“有点眉目了,还有些数据我正在找,你等着,我先把整理好的发给你。”

南城所有娱乐记者大概都没有想到,他们最想找到的一对当事人,现在都在奋力前往机场的路上。

下午3点,南城机场。

秦初在两个小时前便买好了飞往江城的机票,再等待了将近两小时准备登机时,她却被一个强有力的大手拉到机场候机厅的一个柱子后面。

因为上午时她与顾寒洲的绯闻,她特意戴上了口罩和一顶浅色渔夫帽,却不想对方也是全副武装,一身黑色T恤裤子加黑色口罩和黑色棒球帽。

只是那股熟悉清冽的木质香,除了顾寒洲还能有谁。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他今天不是应该在剧组,怎么会出现机场?

“跟我走。”顾寒洲深邃的眸子里隐着些微的心疼,内心焦急万分,说出的话却又极力压抑,柔和。

他头顶上帽檐压的很低,与口罩衔接处只有一双幽深的眸子正满脸认真地盯着秦初。

想到刚才简岳发来的资料里显示,【当年是江城秦家老三使坏把秦初母女哄骗去的国外。】

难怪,这几年他什么都查不到,竟不知背后是江城秦家在操控。

秦初眉心微皱,“放开我,马上就要登机了。”说罢,她便试图挣脱顾寒洲握在自己手腕上的大手。

想到这女人上午才去了医院,现在又要偷偷回江城,顾寒洲内心的火苗止不住地往上窜,“你是不是想跟四年前一样,回到江城再出国?”

万一她突然这样回去,发生什么意外,他该怎么办,还有那个小团子该怎么办?

同样全副武装的季向看两人周遭的气场似乎开始不大对劲,他凑过去,“咱们找个安静人少的地方说话吧,求求了,二位祖宗!”

这在机场要是再让人捕风捉影的拍到点什么,可就真是不好说了。

“放开!”秦初怒喝道

“放开?”呵!顾寒洲冷眸微眯,直接把秦初抱起便往机场停车场方向大步迈去。

秦初被他紧紧抱在怀中,怎么挣脱都逃不掉,她朝他喊道,“顾寒洲,你疯了?你放开我!”

她回江城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秦初,你再说一句话,我就当众吻你。”顾寒洲眸子里透着真切的怒意,完全不是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