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到时候再说吧。”唐棋棠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目前为止,天道的所有原则都是他们自己摸索出来的,只知道天选之子男女主不能拆散不能抢他们的机缘,但是像戴沐白这些主角团里的其他人,似乎没有一个明确的规章制度。

“没关系,等我或者哥先到了三十级,我们就去跟你组队。”怕她不开心,小舞急忙安慰道。

“好呀。”唐棋棠笑了笑,然后忽然想起了弗兰德跟她说的事。

“对了,明天院长会带我去星斗森林猎杀我的第三个魂环。我就不和你们一起训练了。”她把这事赶紧告诉了小舞,明天或许没空跟唐三打招呼了,告诉小舞也一样。

“啊,好的。”提到星斗大森林,小舞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怀念。

唐棋棠打了个哈欠,便躺床上睡去了,至于秦霸天,她白天跑了二十圈,早就呼呼大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唐棋棠去食堂吃了早饭,就看到了守在外边的弗兰德。

“走吧,咱们出发。”看到她,弗兰德严肃的脸上多了一抹笑容。

“其他同学今天继续去大斗魂场训练吗?”唐棋棠询问道。

“是的。”弗兰德点了点头。

两人并肩往学院外走去,就看到了兴冲冲赶来的奥斯卡。

“院长,院长,我突破到三十级了。”

弗兰德的眼睛一瞬间亮了起来,朗声大笑:“好,好,好,奥斯卡,你没有让我失望!”

“恭喜你啊,奥斯卡。”唐棋棠也送上了祝福。

“嘿嘿,客气客气,你也三十级了。”奥斯卡原本还沾沾自喜,自己十四岁就突破到三十级,然后转念一想戴沐白十三岁突破的三十级,眼前这个小怪物十二岁就突破三十级了,他有什么可骄傲的啊。

见他盯着自己之后神色忽然变得沮丧,唐棋棠立刻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她笑了笑,开口安慰道:“你是食物系武魂,属于最难修炼的武魂种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的三十级要比战魂师的三十级困难得多。你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

“小棠说得对,奥斯卡,我以你为豪。”弗兰德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在斗罗大陆上,三十级以上的是食物系魂师已经比较少见了,如果加入军队,都能享受到统驭千人的大队长待遇,甚至更高。四十级以上的更是少的可怜。五十级以上的食物系魂师更是凤毛麟角,六十级以上的食物系魂师几乎就没有出现过,就算有,也是大宗族或者是武魂殿这种地方多年才能培养出一个。

如果说大魂师级别的食物系魂师可以维持百人的食物消耗,那么,一名魂尊,哪怕是刚刚突破三十级的魂尊,也足以维持五百人以上的食物补给了。随着等级的提高,这个数字还会不断的上升。

“对了,你休息好了吗,收拾东西,和我们一起去星斗大森林吧。”弗兰德脑子一转,有了一个新想法。

反正带一个学生也是带,带两个学生也是带,他们俩一个是控制系的战魂师,一个是食物系的辅助魂师,两人正好可以配合着去森林里磨炼一番。

“啊?”奥斯卡还没反应过来,呆呆地看着他。

“你的第三个魂环,不想要了么?”弗兰德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

“要的要的。”听到这话,奥斯卡兴奋地跑回了房间收行李。

不过片刻,他就又跑回来了。他本来想给自己的室友唐三带句话的,没想到一大清早他人就不见了。

“走吧。”见他准备好,弗兰德便带着他们两人出发了。

其他学生的教学任务,他也已经安排好了,让副院长赵无极代为管理。

在奥斯卡香肠的辅助之下,三人一块赶路,夜幕降临之际便抵达了星斗大森林附近的一个小镇。

这里十分热闹,占地面积看起来比史莱克学院在的村庄还要大上几倍。街道上店铺林立,各种各样的店铺应有尽有。

这里的店铺主要经营范围竟然都与魂师有关,比如一些专门卖武器的,卖铠甲地,卖解毒、恢复药剂地,甚至卖衣服的都是卖一些拥有十几个口袋,可以装很多杂物,适合魂师冒险用的特殊服装。

两人看得津津有味。

“星斗大森林可不是闹着玩地地方,里边魂兽众多,而且攻击性都极强,对我们人类更是没什么好感。明天进了森林,你们必须多加防范,切莫大意轻敌,明白了吗?”弗兰德嘱咐道。

“明白了院长。”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他们找了一家酒店歇脚,毕竟今晚是不可能进森林的了。

“休息一晚。明天清晨出发,住宿和吃饭的费用你们自己负担。”弗兰德说完径直上了楼,留下了唐棋棠和奥斯卡。

唐棋棠吃了一天的香肠都快吃吐了,所以毫不犹豫地要了菜单点菜,顺便还给弗兰德点了一份。

奥斯卡见状急忙提醒:“老师和我们出来虽然不会为我们支付任何费用,但也不会接受我们任何一点好处,这是弗兰德院长亲自制定的规矩。”

“这个不是作为学生给他的好处。”唐棋棠微微一笑,没把话说得太明白。

和他们这些有武魂殿补贴的学生相比,弗兰德没有收入,自然要更加拮据些。她尊重这位院长,给他买点吃的聊表心意罢了。怕他不接受,她特意以大师义女的身份来送的,而不是学生唐棋棠。

这样的话也不算违规了。

毕竟大师和院长是结拜兄弟,她也算得上是弗兰德的干侄女了。

“你别白费心思了,院长不会收的。”奥斯卡摇了摇头。

唐棋棠掏出纸笔写了一行话,放在了托盘上让酒店的服务员一起送去给楼上的弗兰德,出乎奥斯卡意料的是,弗兰德居然收下了。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唐棋棠:“你跟院长说了什么?”

“秘密。”唐棋棠狡黠一笑,没有直接把这层关系说出来。

“诶诶,小棠,你告诉我吧。”奥斯卡把耳朵凑到了她旁边,等着她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