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在大明养生百年 >  第63章 十叔糊涂呀

几枚莲蓬被剥出来。

莲子清香,散发着淡淡的香味儿,朱雄英扎着马步,一边享受着侍女雨荷以青葱白玉似地手指拈着那莲子,放入朱雄英嘴中。

温香软玉,莲子满盈。

朱雄英撇着嘴,感叹道:“哎,也不能全怪纣王……”

身边侍奉的侍女雨荷垂泪欲滴,紧张地抿嘴道:“小主,可是雨荷没做好?您可不能把我赶出宫去啊。”

“雨荷你别紧张,等会若是鲁王殿下过来显摆他那几个侍女,你就在我旁边给我撑着场面,勿要害怕,我不会把你赶走的。”

朱雄英咧着嘴笑了笑,收回一拳,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寸步收回站好。

“打完收工!”

轻轻拍了拍手掌,又拿过一边的枸杞水喝了起来,朱雄英忽然想起自己还不知道雨荷姓名,不由问道:“雨荷呀,你姓什么?”

“奴婢姓刘,福建人氏,洪武九年入宫。”

“哦,不姓夏呀……”

“民间似你这年岁的小娘,应该都成婚了吧?家中可还有长辈在?”

朱雄英问道。

雨荷抿着嘴轻声道:“奴本是个弃婴,被前元的色目商人捡去做伶人,得蒙官家光复福建,随着前元贵胄命妇入得宫来。”

“奴也不知家世,兴许是命中有侍奉小主的贵运保佑,菩萨怜我未让我被豺狼叼去,否则哪有命在此侍奉小主。”

朱雄英面色一冷。

到了现在,福建,江西,甚至浙江,还有北方陕西,河南等地许多地方,仍然有弃婴的习俗,又叫“不举子”……

若是生了女婴,因为养不活,就用麻布包着丢在路边。

任由豺狼虎豹叼去,或是被人捡走。

虽然朱元璋明令禁止,还在各地广修养济院,收养孤寡老人,遗弃婴儿,仍然鞭长莫及,且有些养济院官吏阳奉阴违,官府为了减少弃婴习俗,还联合许多和尚道士,修建了一些弃婴塔……

此风俗别说现如今的大明,在经济最发达的宋朝,也是蔚然成风。

朱雄英揉了揉手腕,沉声道:“我先前还说雨荷你是色目后裔,原来是被色目商人收养,收养你那善人可还在?”

雨荷点了点头。

“日后你有机会出宫,能找到他就报答一番。”

说完之后,朱雄英盯着小院儿内的各种植物,暗暗咬牙发誓:“我朱雄英发誓,有生之年内,要让我大明红旗飘扬处,婴幼皆有养,老孤笃有居!”

“若我朱明皇家做不到此举,就叫我十叔金尽人亡而死!”

似乎是害怕发的誓言不管用,朱雄英犹豫了一下,举起手来。

“举头三尺有神明,地过三尺鬼不同,还是正式一点好!”

举起手来对着天空,朱雄英认真发誓。

“愿用我十叔朱檀十年寿命,换我华夏子民十年富裕!”

“如有违此誓,叫我十叔金尽人亡,不得好死!”

说完之后,朱雄英吐出一口浊气,开始紧张地观察着小院儿门口。

这段时间,这十叔朱檀,也不知道是不是朝廷中传来他就要去就藩的风声还是怎么地,他来朱雄英这里显摆的更加频繁了。

不得不说,老朱家个个都是人才。

因为自己的阴差阳错。

这鲁王朱檀将兴趣从金石丹药上变成搞各种发明创造之后,还真让他搞出许多花样来。

他不知道从哪儿得知,朱雄英对改造火铳很上心。

于是,就开始给朱雄英科普起了如何改造火铳。

其实明代初期,火药火铳火炮的应用,已经十分广泛了,已经有什么三眼铳,四眼铳,甚至还有一种类似于后世火箭炮的“神焰飞鸦”,也就是原始的火箭。

前世在四叔朱棣和建文帝靖难之役中,双方都广泛使用火器,这种火箭发挥了巨大作用。

另外就是鱼雷,水雷。

得益于陈友谅前汉,对于水战水军的重点发展,明军中已经有“水底雷”“龙王炮”“混江龙”这种水下使用的水雷。

这段时间,朱檀也不知道脑子哪儿不对劲,变着花样的开始给朱雄英秀各种操作。

从拐子铳这类比较常见的,到他鼓捣出了五眼铳。

这倒是不稀奇,作死的是自己这个十叔,开始把眼光瞄向了火药和弹丸,还有朱雄英自己改良的“防弹甲胄”,他每天都要来朱雄英这里,一边秀自己改造的火铳,一边秀自己改造的防弹衣。

最强的枪,最强的盾?

这倒是没事儿,问题是,十叔你别拿活人来实验呀……

如今大明的新式棉甲甲胄,里面有大块儿的瓷片,铁片作为防护。

这是朱雄英提出来的。

也不知道是哪些“有心人”,将这些发明创造都是朱雄英搞出来的消息传播到了外朝,朝堂上那些文官儒臣,为此吵翻了天。

说朱雄英是在不务正业。

朱雄英心说,我这爱好还好吧,再说本皇孙还只是个孩子呀……

但是转念一想,就没这帮文官不喷的。

后世永乐盛世后,朱瞻基打造了仁宣之治,他励精图治,为大明兢兢业业。

就是因为喜欢玩个蛐蛐儿,硬是被文官们给了个“蛐蛐儿皇帝”的绰号,各种上奏折狂喷,把他骂的狗血淋头。

“哎……”

朱雄英双手抱胸,自己都躲到御花园旁白皇田跟前的小院子里了,身边也很谨慎,还是没被这帮文官放下。

看来我还是不够苟。

另外就是身边的保密工作堪忧啊……

这么一想,他不由撇了撇嘴。

“郑和。”

朱雄英侧脸看向郑和,抿着嘴。

“小主,郑和在。”

这段时间郑和经过朱雄英在情报方面的培养,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代表朱元璋和毛骧,李景隆,李文忠等对接军情要事时一点都不怯场,朱雄英还让他跟着常茂一道,没事儿就去太学里给那些太学中的读书种子讲课,替自己观察大明未来改革的新军们,对于自己潜移默化植入的那些思想接受度如何。

他也完美的完成了任务。

“你说鲁王殿下是哪敢儿筋不对,玩什么不好,偏偏喜欢玩女人,玩了女人还要去玩枪,玩了枪,还喜欢用枪打女人……”

朱雄英想了想,都打了个寒颤。

“一根火铳枪,已经很可怕了。”

“他居然还鼓捣出三眼铳,四眼铳,五眼铳……”

怎么能这样射呀,会出事的!

“我听说,他今天鼓捣出了十眼铳,要来跟我显摆比比高低?”

郑和苦笑着点了点头。

朱雄英也撇着嘴。

“这也太可怕了,十眼铳啊,一下子可以射出十枚弹丸,威力大是大,问题是他居然让身边的宫女,穿着他自己研制的防弹衣试枪……”

“这样很容易,擦枪走火的。”

“射出人命了怎么办?”

“虽说套着防弹衣……”

“就算没射到人,射到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

“而且一下子射出去那么多,会伤到侍女的!”

“十叔糊涂呀,纵然他年少多金,也不该这般挥霍!”

年少不知金子贵呀,十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