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繁华落尽,一世回眸 >  第七章 烛龙苏醒

沐凡心有戚戚,觉得眼前的生物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在沐凡铆足了胆量观察那庞然大物之时,对方也在打量着眼前这个打破这片空间宁静的小家伙。

此时,原本漆黑的空间顿时生出了一缕强光,透过这道光柱沐凡方才看见眼前生物的全貌。其身如长河,首似峰峦。盘桓一处时,如泰山压顶。给沐凡极强的冲击感。

感受着沐凡惊惧的目光,对面那生物也是动了动胡须。而后在沐凡的注视下,缓缓变小,最后化为一位风姿绰约的少年。

齐腰的长发慵懒的束于背后,一袭长衫将少年修长的身材勾勒得出神入化。洁白得面颊上带着丝丝轻摇得笑容。眉宇间得英气直坠人心。仔细看去眉心间还落有一颗血红色得朱砂痣。

沁人心脾得笑容,齐腰得长发,眉心得红痣,修身得长衫。本该是一位惊为天人的仙女之相。落在眼前得的少年身上,却丝毫不显得矫揉造作。仿佛一切浑然天成,合理的不能再合理了。

那少年摸了摸沐凡的头,笑着问道:“是你将我唤醒的?”

沐凡有些茫然,不知是该点头还是该摇头。

于是也便一言不语的沉默在那里。

少年也并不动怒,毕竟都好多年没有人见到自己的本体了。突然一位泥腿子瞧见了那等风光。被吓得口不能言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于是接着自顾自的问道。“今昔是何年?”

沐凡还未从自己意识中回过神来。此时仍觉得自己不过是一位已死之人。所以实际上也并无太多的惧意。

大概是太多年未和人说话的缘故。少年丝毫不顾眼前泥腿子的想法。自顾自得开始说道:“我叫烛龙,如你所见是一条真龙。我在这个空间已经呆了数万年了。万年来我见过很多很多的人他们有心性坚忍苦心修道的,有沉迷俗世把酒当歌的,也有清心寡欲无所求的,他们都曾在这片空间留下属于他们的痕迹。但也都被时代更迭的大浪淹没。如同调零的花朵。只有我独留此方空间,照看这满天星辰。如今我既然已经被你唤醒,那么便说明你是锁灵戒这一世的主人。”

沐凡听着烛龙的言语觉得有些天方夜谭,摸不着头脑。

烛龙仿佛也看穿了眼前的泥腿子的心思,于是也便不再感慨。

“其他的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你是锁灵戒的主人,而我是戒灵。只要你与我签订契约,我便能完成你心中所愿。”

“可以活死人吗?”听到可以实现愿望,沐凡顿时来了劲头。

“你还没死呢,现在只是在锁灵戒内,属于灵魂出窍的状态,等出了锁灵戒便能回归本体。”烛龙耐心的解释道。

“不是我,我想复活我爷爷。”沐凡满脸希冀的看着烛龙,仿佛看见了黎明中的一丝曙光。

“额,活死人怕是不行。”烛龙犹豫了一会说道。

“但是帮你杀人,或者传你绝世功法这种都行。”烛龙循循善诱道。却不知眼前的泥腿子别说是修习绝世功法,连武艺都稀松平常。天资也只是中人之资,便是有了绝世功法怕也是只能望洋兴叹如同鸡肋。

好在沐凡内心也是有些自知之明的,说道:“如果是这样那便算了吧。”

烛龙见沐凡眼下并无此意便也没有继续坚持下去。

“我该如何出去?”沐凡问道。

“冥想自己的肉身,然后给自己的神魂一些刺激便可回魂。”烛龙掏出一块白玉在手中把玩了起来。

沐凡闻言,将右手伸到嘴边大力的咬了下去。只觉得一阵刺痛传遍全身。而后醒了过来。

一旁的顾西子感受着沐凡缓缓回神,心中也是送了一口气,而后拍了拍女儿的肩膀说道。“没事了,估计过会就醒了。”

顾婷始终悬着的心,此刻终于落地。

沐凡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那抹自己心神往之的身影。此刻,之前的那些言语都还历历在目。沐凡一时语塞,不知从何说起。只得避重就轻的对着顾西子说道:“谢谢顾大师,顾姑娘的救命之恩。”

顾婷此时看着神色渐渐变好的沐凡。内心也有一丝丝慌乱,不知道自己最后的那声低语他有没有听见。

顾西子瞧着两人明明互相挂念着对方却又躲避着眼神,生怕眼神在某刻聚焦在一起的样子。只觉得有些好笑。于是感慨了一声“老了老了。”而后便出门而去。

屋内的两人对视了一眼,而后立马错开目光。

“你。。。。“两人同时出声。

“你先说。。。”又是一次心有灵犀。

顾婷觉得有些好笑,于是笑出声来。

沐凡觉得有些局促不安,于是便一言不发。

自己终归是泥腿子出身,哪里配的上顾姑娘这样心地善良,见识不凡的姑娘。刚刚临死前说的那些怕是会被顾姑娘笑话的吧。

想到此处,沐凡一脸严肃的说道“刚刚说的那些都是信口胡诌的,顾姑娘千万别当真。”

顾婷觉得并不清楚少年心中所想。于是也飒然的笑道:“我顾婷的男人未来肯定是顶天立地的大剑仙。你先好好努力吧。”

沐凡见眼前的少女笑得如此开心,也是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

沐凡立起身子,晃了晃手肘,觉得自己受的伤好像都已经痊愈了。于是便站了起来,和顾婷打了声招呼便出门去了。

临别时,顾西子随手丢给了沐凡一幅画卷。交代了一声“平时没事多拿出来看看”便没了下文。

沐凡一头雾水却也不好拒绝,只好将画卷收好准备拿回家悬于家中。

出了顾西子家中的沐凡并未急着回家。而是去向了私塾的位置。沐凡失去意识前隐隐约约记得是私塾的荀卿荀父子,将自己送到顾家的。

“爷爷留下的那方瓷片应该还留在那稚童的腹中,得向荀父子问问那对母子的来历以及下落。”沐凡暗自思忖道。

来到私塾的沐凡正想着该如何开口询问,

此时门像是预见了沐凡的到来一般自己开了。

院内一头发略显斑白的少年手持书卷,对着沐凡说道“进来吧,他在里面等你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