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世音和木吒离去之后,半空之中,飘落一张由法力凝聚而成的简帖,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唐皇太宗陛下的面前。

唐太宗伸出手,将简帖给接入掌中,定睛一瞧,只见其上写着几句寥寥数语——

礼上大唐君,西方有妙文。

程途十万八千里,大乘进殷勤。

此经回上国,能超鬼出群。

若有肯去者,求正果金身。

唐太宗看完帖子上的话,转手将简帖交到了李泰的手上,沉吟道:“泰儿,此事你怎么看?”

李泰接过简帖,心中却是暗喜。

按照原著中来说,唐太宗在见到了观世音显露真身法相之后,是立马就毫不犹豫地派遣唐僧前去西天取经了。

但是现在,唐皇却并没有立马做出决定,而是转而询问起了自己的意见。

这虽然看似只是一个非常非常微不足道的细节变化,但其中所反应出的东西却很多。

老话说,聪明莫过帝王,伶俐莫过江湖。

太宗仅仅这么一个小举动,便证明,通过刚刚李泰暗中的那一系列“骚操作”,太宗对于佛门已然并没有多么大的信任了。

不过李泰还有着自己的计划,西游这件事,自然该进行还是要进行的。

别的不说。

要是现在就阻止西游的进行,那猴哥不还得继续在五指山下压着?

小白龙不还得继续在鹰愁涧里缩着?

猪八戒不整不好在高老庄孩子都生几窝了?

沙僧不还得继续天天被飞剑穿心?

就算这些也都不提,那西行路上那么多妖精姐姐,李泰也还想看看,是不是真的都各有风情、千娇百媚呢!

一念及此,李泰忽然想到了自家王妃媚娘那似笑非笑的犀利眼神,不禁感觉下身一凉。

“嗯,看来教媚娘修行这事,还得先缓一缓。”

李泰在心底暗暗道:“而且就算要教,教点能修炼法力,,能让她延年益寿、驻颜不老的功法便行了,至于术法神通,不提也罢。”

“回禀父皇,儿臣以为,此事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李泰开口道:“纵使父皇觉得佛门并不像他们自夸的那般强大,但西方教能一路崛起,如今麾下坐拥如此多的佛陀菩萨罗汉,也必有其可取之处,咱们大可以取得经书回来,去芜存菁、融会贯通。”

“此话有理。”

唐太宗闻言后微微思忖,而后对着李泰,压低了声音问道:“泰儿,你莫不是准备借佛门的鸡,下咱们大唐自己的蛋?”

“父皇圣明!”

李泰拱手道:“并且孩儿早有计划,如今我大唐国力雄厚、兵强马壮,此番借着圣僧西行取经之由,也可组成使团随行遍访诸国,让他们见识我大唐的雄风,若是臣服,可共享盛世,若是不臣……”

说到这里,李泰顿了顿,淡淡道:“那便打到他服!”

“好,我皇儿果然有经天纬地之才、承接寰宇之志!”

唐太宗欣慰地笑了笑,伸手轻轻拍了拍李泰的肩膀,开口道:“刚才观音菩萨说朕脸色不佳,印堂隐隐有黑雾萦绕,虽有诛心恐吓之嫌,但父皇最近也的确是感觉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了……”

说完,唐太宗迎着李泰复杂的神色,负手而立,朗声道:“不过有你这后继之君,朕!就算将来真去了阴曹地府,也能挺着胸脯跟你祖父他们说,我李世民,无愧于大唐了!!”

“父皇!”

李泰忍不住眼眶发热。

他虽是穿越过来的,但也在太宗膝下久矣,时常能感受到太宗对于自己那发自肺腑的父爱。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此刻看到太宗英雄迟暮,李泰也是心中戚然,一个冲动就忍不住想要告诉太宗,他如今已有仙法,可替他寻来问仙之术,长生久视虽难,但多活百载却是不在话下。

可还不等李泰开口,太宗皇帝却回过头,笑着道:“朕还没死呢?你这幅表情作甚?别的太子都嫌前任皇帝的命太长,怎么?朕的小青雀反倒舍不得父皇龙御归天了?”

“父皇春秋鼎盛,怎妄言生死?”

李泰拱手道。

“生……死……呵呵,这无限江山,雄伟秀丽,怎不让人留恋?尤其是古往今来的皇帝,谁又舍得死呢?”

唐太宗张开双臂,环顾四周,怅然道:“你父皇我年轻的时候,把功业看得比什么都重,可现如今,离魂一遭之后,朕突然醒悟了,这世上的很多事情啊,就像是用手去抓沙子,你越是用力,沙子就漏得越快,越是想抓,就偏偏越抓不住。”

“朕老了,也累了,余下的岁月,想卸下担子,好好歇一歇,为自己活。”

唐太宗转过身,看着李泰,朗声道:“太子听旨!”

“儿臣在。”

李泰立马躬身听命。

“朕近来龙体欠安,神思不济,亲政日久,已深感力不从心。”

唐太宗朗声道:“今有皇太子泰,德才兼备,理政通明,朝野上下,俱表其贤,朕决定,从即日起,由太子监国,朝中大小政务,一律由太子与朝臣相机决断,非必要朕不再过问。”

“父皇!”

李泰闻言顿时猛地抬起头,眼含热泪。

“朕意已决!”

可还不等他说话,唐太宗却一挥袖袍,朗声道:“万里江山还在,李唐天下还在,朕不过是提前给自己的儿子让一让路,又有什么遗憾?”

说完,唐太宗昂首阔步,在妃嫔们的陪同下,朝着化生寺外走去。

“择定合适的取经人,完成你的计划吧,朕虽不临朝,但也期盼着你的好消息!”

唐太宗丢下一句话,缓缓消失在寺院外。

“儿臣,恭送父皇圣驾!”

李泰在后方郑重地行了一个大礼。

“父皇对我真好,我好感动……”

“可是既然我要临朝监国理政的话,那我还怎么去西天路上浪啊……”

“我还想着偷偷骑骑白龙马、揪揪猪耳朵、摸摸沙僧的地中海发型呢……”

“还有那些神仙姐姐和美艳妖姬……”

“大唐江山误我啊!!”

李泰一咬牙。

“不行,必须得搞一门能分身的神通来!”

“卡割布新诺究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