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世尧当然不是心疼老人家才说交易继续的,他只是需要时间。

林翔的速度肯定比他快,他必须先稳住林翔,才能赶在他之前到达燕州,将答应的证据摆在众人面前,将对方的战力情况告诉众人,让大家有充足的时间做准备。

至于今晚的行动,洛世尧其实是做好了全方位的准备才去见林翔的。

他有一张高阶玄甲符护体,又有小金蛇和云簪护护元神,还有巨树根茎可以逃命,安全上不存在任何问题。

所以他才敢把脑袋伸过去给林翔砍,高阶玄甲符,林翔哪怕使出全力也不可能一击破掉。

让林翔在自己面前亲口承认屠城,这件事看上去很荒诞,但其实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只要让他相信自己已经暴露,刘士林确实看见了他的真面目,那他就别无选择。

因为,答应交易尚有一线生机,若是等到道门将证据摆在凌霄宫,等待他的就只有身败名裂,万死难辞。

所以这其实是阳谋,一个建立在阴谋上的阳谋,只要“让他相信自己已经暴露”这个阴谋得以实现,那他就只有一种选择。

洛世尧正是看清了这一点,才会如此有恃无恐。

……

临近城北的驻扎地,见远处依然平静,洛世尧稍稍松了口气,看来自己的安抚起了作用,林翔并没有着急赶过来。

此时,众人大都在打坐调息,力求将状态调整到最佳。

见洛世尧回来,苏浅浅第一个冲了上来,起脚踢在他的小腿上,“臭小子,你又跑哪去了?”

燚芳和苏浅沫也立即迎了上来,待确定洛世尧无恙后,一直紧绷的神经才缓和下来。

洛世尧此时依然不敢松懈,快速在周围撒上了显影粉。

众人见状,也马上照做,并且加强了感知。

确定周围无人后,紧张的看向洛世尧,眼中带着询问。

洛世尧走到金蝉跟前,悄声道:“布置一个防止窥视的法阵,快。”

有巨树根茎逃脱,他倒是不担心林翔跟踪自己,只是怕他抢先潜伏在周围。

待金蝉的法阵布置完成,洛世尧才严肃道:“你们要的证据我已经找到了。”

说完,示意众人进入自己的记忆。

在场的修士马上每人分出一股魂力,飞进了洛世尧的脑袋。

洛世尧的记忆中……

月华如水,树影诡秘。

有两人正面对面说着什么。

其中一人身形微胖,五官紧凑,细小的眼睛中总是不经意间流露出几丝阴寒之气;

另一人身形挺拔,长相俊秀,斜向上笔直挑起的眼角透着几分诡异,看起来有些不协调。

这个胖子的长相身材和声音都异常清晰,只听他沉声道:“巫族屠杀燕州的百姓为的是他们的精血,本使则谋的是他们的阴魂。”

……

“好了,证据你们已经看到,可以出来了。”洛世尧停止回忆,催促道。

此时众人脸上的表情如出一辙,唯有震惊。

这个御金宗的八品小师弟,竟然独自去见三品国师!

而且,林翔为什么会当面承认罪行。

特别是苏家姐妹和燚芳:你怎么敢这样?太不把自己的安危当回事了。

只是,众人却也并没有马上离开。

灵颖率先开口道:“没想道金尧兄竟然独自去见林翔,这份胆识实在令人钦佩。

虽说这记忆做不得假,但这没头没尾的……金尧兄可否让我们把事情的始末全看一遍?”

墨妤:“就是,这位林国师我们也没见过,如何确认说话的那位就是?”

看全貌的话,我是巫族和小金蛇的秘密就保不住了……“此人是不是林翔,等他到了你们一看便知。

至于过程,现在时间紧迫,以后再说。”

灵颖还想说话,燚芳忙抢先道:“金尧道友之有理,现在御敌要紧。”说着率先收回了自己的魂力分身。

“这段记忆真实可靠,林翔应该快到了,大家还还是赶快商议一下如何御敌。”苏浅沫说着也离开了洛世尧的记忆。

然后,金蝉也收回了魂力分身。

其他人也只好纷纷离开,直到剩下苏浅浅一人。

这臭小子这么多秘密,这么好的机会决不能错过……苏浅浅单手掐印,正准备迷惑洛世尧的心智,探查他的记忆……

“吭!”

一声巨吼,一个巨大的怪物头颅出现在苏浅浅眼前,眼看就要将她吞没……苏浅浅尖叫一声退了出来。

回到现实的苏浅浅胸脯剧烈起伏,眼中还留有受惊后的惊慌,怒气冲冲瞪着身旁的洛世尧:“臭小子,你泥丸宫中那个丑八怪是什么东西?”

“丑八怪!这臭丫头竟然敢说本尊是丑八怪?洛世尧你放我出去,我要让她好好见识一下什么叫英姿俊美。”

洛世尧没有理会小金蛇的叫嚷,斜了苏浅浅一眼揶揄道:“本事不行就别老想着干坏事!”

“你!”苏浅浅气抖冷,却也只能甩手走开。

与洛世尧一起离开自省崖时她已经试过,自己现在完全不是这小子的对手,自然也就没了以前的底气。

洛世尧转身对散坐在周围的众人道:“林翔此次一共带了五个人过来,两个四品,三个五品。

他过来后应该不会马上与我们动手,你们先拖住他,我会想办法先解决一位四品……”

“你有把握解决掉一名四品?”墨昊立即打断洛世尧的话,一脸不相信。

其他人也都看向洛世尧,觉得他的话太过荒谬。

其实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那这样吧,金蝉随我同去,未免林翔起疑,你们其他人还是留在此处。”

墨昊嗤笑一声,心说有金蝉在,你当然可以解决掉四品。

其他人也是浅笑不语。

洛世尧的聪慧和胆识大家都已认可,但他终究只是八品,战胜四品不是痴人说梦吗。

现在又见他拉上金蝉,觉得他想借力金蝉,认为他这小心思耍得过于愚蠢。

“如果在我和金蝉回来之前,林翔就开始动手……”

不等洛世尧说完,同为掌教亲传的墨昊终是没忍住,打断了他:“金尧师弟,燕州的事情能查到这种程度,你确实当居首功,只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我觉得接下来的事情你还是不要参与了。”

墨昊的话一下子说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墨昊继续说道:“我们今晚要面对的可是三品大神境,你一个八品留在这里难免让大家分心。”

苏浅浅刚想替洛世尧争辩几句,却被姐姐一把拉住。

听到墨昊的话,灵颖、胧月等人心情瞬间释然了很多。

心说终于有人点醒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八品了。

墨昊说完看向金蝉,其他人的目光扫过洛世尧,最后也落在金蝉身上。

只有燚芳和苏家姐妹看着洛世尧,她们眼里虽没有轻视,但很明显也希望洛世尧能躲一躲。

金蝉并没有回应墨昊的提议,而是看向洛世尧,希望他自己可以知难而退。

你们若是真能解决林翔,我会很乐意在一旁为你们鼓掌叫好……洛世尧耸了耸肩,“那我去城里等你们的好消息。”

众人刚刚露出满意的笑容,却听洛世尧又说道:“只是,此事还有诸多疑点,你们最好能捉活的。”

才转身离开。

气得墨昊差点想上前把他抓回来再好好教育一番。

你是在逗我吗?

那可是三品,你以为抓只猫抓只狗了。

这是此时几乎所有人的内心独白。

对方有三品战力一人,四品两人,五品三人;他们这边是四名四品,五名五品,从纸面看可以说是必败之局,若是寻常修士早跑了。

这些人虽然非寻常修士可比,但也没盲目自信到认为一定能赢的程度。

他们中大多数人对这场战斗的心理预期是撑到天亮道首亲临,尽量不要有伤亡。

现在洛世尧突然提出要抓活的,大家自然觉得他有些强人所难,是因受了轻待而故意找茬。

洛世尧当然不是故意找茬,他得确定神族到底还有没有其他高层参与其中,林翔是他现在唯一可以抓住的线索。

所以他不仅要活捉林翔,还要赶在慕到来之前审问完,然后杀了他。

慕毕竟是道门领袖,出于道神同盟考虑,他极可能会把林翔交还神族处置。

若是将林翔交还神族处置,不仅这条线索断了,甚至可能有人会保他一命,这在一个成熟的官僚系统中并不是什么难事。

而这是洛世尧绝不能容忍的。

看着洛世尧离开的背影,灵颖笑了笑,大度道:“金尧道友少年心性,大家就不要与他计较了,我们还是讨论一下怎么御敌。”

……

洛世尧没走几步,苏浅沫就追了上来,小声道:“小师叔,你答应我,后面绝不再擅自行动。”

洛世尧嘴角挑起一抹温暖的弧度:“放心,我可是最怕死的。”

“你不答应,我就一直跟着你。”苏浅沫一把拽住洛世尧,玉挺挺站在那里,认真的眼神中满是忧虑。

你心地善良,又太有主见,跟着我的话,我可不想你为我挡枪……洛世尧严肃道:“好吧,我保证,绝不独自行动。”

安抚完苏浅沫,洛世尧通过传音符把燚芳悄悄叫到了一边。

“燚芳,你去今天关押刘士林的那个山洞躲起来,等我消息。”

燚芳似乎一点都不意外洛世尧会另有安排,轻轻“嗯”了一声,又问道:“洛师兄,你还是没有联系到尊上吗?”

洛世尧眉头微皱,摇了摇头。

“刚刚师父与几位仙君借助聚灵阵联系了我,我把尊上失踪的事情告诉她了,她一定有办法找到尊上的。”

洛世尧的眉头稍稍舒展:霸姐凶是凶了些,但做事却极为稳妥,有她出马,一定能找到虞子素。

霸姐能联系燚芳,看来慕已经将这边的消息告诉其他几宗了。

“你师父再联系你时,记得一定问问尊上的情况。”

“嗯。”

洛世尧又叮嘱了几句,便悄悄来到城下,用传音符告诉林翔自己已找到刘士林,他可以过来拿人了。

然后祭出飞板飞上了燕州城墙。

道门的近二十余名六、七、八品弟子并没有走远,此时正小心翼翼地在城墙上猫着。

离开只是一种表明不参战的态度,三品若真要大开杀戒,他们是无处可藏的。

但大家都清楚,林翔根本没有胆量对道门弟子大开杀戒,特别这些还都是各宗门中的精锐弟子。

杀光他们无异于与整个道门不死不休,无极大陆上都将再无他的容身之地。

除非他此后都藏在通天塔中。

而且,林翔只是要找刘士林,劫持人质倒是有可能,大开杀戒完全没必要。

因为进入别人记忆中看到的画面极易伪造,所以他们进入刘士林记忆的记忆并不能成为证据。

理论上林翔只要杀了刘士林就能消除证据,所以若不是绝境,他绝无必要再杀道门弟子。

见洛世尧上来,羽彤立即向他招手:“金尧师弟,来这边,这边视野好。”

其他人也纷纷向他拱手问好。

洛世尧笑容和善,一一回礼后,站在了三飞观的师兄妹旁。

“金尧师弟,你说神族真的敢动手吗?”

“是啊,下面的可都是我道门最优秀的弟子,难道林翔敢得罪整个道门?”

马上就有人靠过来搭话。

洛世尧看着东面,眼中浮起几丝凝重,“此事牵扯到林翔的身家性命,你们觉得呢。”……杀光应该不敢,但杀一两个的话,也不是不可能。

城墙上有片刻的沉默。

羽彤紧张地看向洛世尧,有些胆怯地问道:“那他不会对我们出手吧?”

但马上想到金尧只有八品,他才是这里最弱的,又忙安慰道:“金尧师弟你不用怕,有我们在,你不会有事的。”

“对,万一一会儿有兵刃或气机飞溅过来,你记得藏在我们身后。”

“就是,若真打起来,你不要太靠外面,免得被误伤到。”

……

感受到来自哥哥姐姐们的温暖,洛世尧故作惊恐:“你们竟然打算在此地观战?

我还想多活几年。”

说着朝城里面飞去。

“没想到金尧师弟如此胆小。”

“就是,有我们保护,还怕那些飞溅的气机碎刃?”

“金尧师弟毕竟只有八品,谨慎些总归是对的。”

……

洛世尧悄悄落到城墙下,隐藏在墙角的阴影之中,等待林翔。

不时,他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刘士林人在哪里?你现在就带本使过去。”

洛世尧双眉稍稍皱起,来得这么快?

这老狐狸果然没那么好忽悠。

林翔确实没有那么听话,乖乖待在原地等洛世尧的消息。

他甚至比洛世尧还要早一些到燕州。

只是他并没有着急去找道门众弟子要人,而是先在周围寻了一圈。

把方圆数十里内能找的普通人挨个排查了一遍,确认自己真的找不到刘士林,才与洛世尧联系。

让林翔等自己消息本就是一步聊胜于无的棋,他现在要人也并无什么不妥,只是,这家伙竟会要亲自去找刘士林,这可与他的计划有些出入。

你堂堂三品国师这么没逼格地亲自动手,我跟燚芳两人可应付不了。

洛世尧稍作思量马上有了主意,悄声道:“事情有些麻烦,关押刘士林的地方被四宗的弟子联手设了禁制。”

对面轻轻哼了个不屑的鼻音,“区区几个四品弟子布置的禁制,难道还能拦住本使不成?”

“我当然知道他们拦不住国师,只是有这禁制在,只要我们稍有动作,他们就会立即知晓。”

“那又如何?”

洛世尧假装叹口气道:“国师你果然没有把我的安危放在心上。

若是被他们发现是我替你带的路,你觉得我以后在道门还有活路吗?”

“这个好办,找到地方后,你可先自行离开,等你走远了,我再破除禁制。”

洛影帝故作犹豫,道:“只怕是到时候国师知道了刘士林的藏身之地,我就没命离开了吧。

难道国师还会让我再从你手上跑掉第二次?”

对面有片刻的沉默,“那你是什么意思?”

“他们的禁制我自有办法破除,只是需要时间。

国师你现在马上现身拖住他们,另派一人跟我去找刘士林,我救出刘士林后,会绑在指定地点让他去找。

切记在我得手逃离现场前,决不能让他们离开此地。”

“……”林翔没有说话,似乎还有些顾虑。

洛世尧马上强调道:“我的这些同门实力不俗,除了国师你没人能将他们全部拦在此地。”

又是一阵沉默,对面传来林翔低沉的声音:“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

哼,小爷我全是花招,实招根本没有……“我还等着去祁国找国师你一起快活呢,能耍什么花招。”

林翔的声音消失没多久,洛世尧就远远看见五个红衣高帽的人出现在金蝉他们旁边。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要不要拐掌教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