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落魄嫡女要崛起 >  第33章 不是亲生的

“银环……”

江桃呈一个大字型躺在床榻上,这两日的奔波和变动让她有些疲惫。

尤其是银环的事情,像一颗巨石般压在江桃的胸口,始终无法轻松的呼吸。

“银环,被关起来了,那要么是在大娘子的院子里,要么在大娘子外边的院子里。”江桃内心不断的盘算着,“那外面的院子,我自然不知道在哪。

那家里的院子,要怎么才能去探查一下呢。”

江桃想起那日的刺客,若真是把银环关在院子里,要么就是笃定没有人会去劫人,要么就是有一张天罗地网等在那里。

“哎……”江桃不禁叹了口气,若不是自己当下这幅身子太弱,无论如何也要闯进去把银环救出来。

但是救人,从来都不是舍生忘死。

而是要全身而退。

况且如今这位大娘子的院子里不只有家丁小厮,同时还有不知道在哪、不知道数量几何的高手。

若是只有普通的小厮,江桃自然是不怕的。

但若是有不知道底细的武林高手,那就不敢保证了。

江桃还没见过这个世界的武林高手,不知道是不是像武侠小说里写的那样会隔山打牛飞檐走壁。

如果是那样的话,三个目前的江桃怕是也没法活着出来。

舍己救人、一命换一命,从来都不是江桃的风格,必须要有十足的把握。

想到这里,江桃忽然翻身坐了起来。

脑海中一个清冷的身影闪过。

“不是还有个什么都知道的二哥吗!”江桃瞬间喜从中来,“说不定二哥知道银环被关在哪,或者能帮我筹谋。”

去求**杨,总好过去求梁清晨。

**杨是出于亲情,但梁清晨……

想到这个名字江桃不禁摇了摇头,既然是不可能的事儿,就不要跟人家多接触,给人家徒增虚无的指望。

“你个小丫头,不好好在你屋里待着,大半夜出来吓人啊!”

还没走到修竹院门口,一旁的巷子里就传出一声呵斥。

江桃举了举手里的纸灯笼,看清了来人的身形,轻叹了口气,自顾自的继续走着。

“哎你在怎么回事,都看见了还不知道打招呼。”青枢快步跟上江桃,伸手扯着江桃头上的发髻摇晃道。

扯发髻的手被江桃一把带到,扭头躲过了他手上的力道,保住了头上的小揪揪。

“为什么哪都有你。”江桃没有停下,无奈的说道:“难不成,吃多了溜食儿呢。”

“切~”青枢一声冷笑道:“瞧不起谁呢!”

“我跟你可不一样,我有正事,你一边溜你的去。”江桃小心翼翼的照着脚下的石板路,干燥的石板上不时发出沙沙的声响。

“你!你个臭丫头!”青枢两手互相揉搓着刚刚吃痛的地方,看着眼前这个冷漠的小姑娘顿时气的吹胡子瞪眼。

“你怎么说话呢,我可是你三哥,昨日里也是我救你回来的。”

江桃扭头看着喋喋不休的青枢,停下了脚步。

江桃的目光仿佛直接穿透了青枢的皮囊和骨骼直至骨髓,霎时间有些不自然的说道:“不光我,我跟二哥救你回来的。”

“那我也参与了啊,怎么你个小丫头见了我总跟见到仇敌似的,连个三个也不叫。”

江桃见青枢松了口,继续往前走着:“那多谢三哥了,我还有正事儿,你就不用跟着我了。”

听到一个“谢”字,青枢刚要展颜,接着就听到江桃说不让他跟着,又是一顿生气。

“你!”青枢看着江桃的眼神,尴尬的放下了自己伸向江桃头顶的发髻道:“谁跟着你了,你少自作多情了。”

“我是去找二哥罢了。”

“什么?”江桃惊诧的问道:“你,大半夜的你找二哥做什么?”

怎么会这么巧,我找二哥你也找二哥?江桃心里暗道,该不会也是巧到都是为了银环的事儿吧。

“切,怎么?你也要找二哥啊?”青枢欠打的凑到江桃脸前,全然忘了刚刚挨打的痛苦。

“不过我跟你可不一样,是二哥送消息来,让我一定要夜深人静的时候过来说话。”

青枢说着得意的抱着双手俯视着江桃。

“你该不会也是二哥喊来的吧?”青枢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皱着眉头问道。

江桃瘪了瘪嘴继续走着,心道不是,我是不请自来的。

远远地已经能看到修竹院的木门,江桃不禁加快了脚步。

一路上青枢不停的说着,江桃专心的走路,仿佛一些嘈杂的话语根本没有流进江桃的耳朵。

伴随着一阵沉重的吱呀声,门开了。

江桃放下还没来得及敲门的小手,惊讶着看着门内的竹青。

“公子,四小姐,请进吧。”

此刻黑暗中竹青身型瘦弱,全然没有那日在客栈中大杀四方的威风。

青枢并没有意外,毫不客气的走了进去。

江桃小心翼翼的对着竹青点了点头也跟进去。

“二哥,你怎么把这丫头也叫来了,你这院子这么偏,照她跟这个腿脚的还不得明早才能走回去了。”

青枢进了门,径直做到八仙桌边大口的喝茶,一边喝茶一边手指着江桃念叨。

“还说是我跟着她,二哥你说,是不是你叫我来的。”

青杨看了青枢一眼,视线最终停留在江桃略带松散的朝天髻上。

江桃正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期许的看着青杨,心里默默准备着自己要说的话。

“你又欺负她了。”青杨对着青枢怒嗔了一句,走过去帮江桃轻轻清理着掉落的碎发,最后抚了抚江桃的后脑勺问道:“这大晚上的,这么远的路,你过来找二哥是有什么事?”

青枢看着二人兄妹情深的样子,嘴边的果子都忘了咬下去。

果然他不是亲生的。

“二哥,我……我有事儿向让你帮我。”江桃踌躇着说出自己此番前来的缘由,与青枢青杨二人围坐在桌边,顺手结果青杨递过来的解暑梨汤。

一碗香甜润肺的梨汤入肚,江桃说完了此行的缘由,默默着等待着青杨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