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诸天:从穿越宋青书开始 >  第38章 我只是想做个试验

“还我兄弟命来!”

宋玄一剑十二杀,镇住了大部分人,但魔教中,有一身材高大,手持狼牙棒的壮汉,却一跃而起,提着巨棒向宋玄砸去。

此人内力修为在铜镜显示中,是后天境第八重。

这个修为,在江湖中,也已经算是极强的人物,两年前的宋玄,修为也无非这个程度。

“庄旗使不可!”

魔教中,有人怒吼一声,呼喊着让他赶紧后退。

但那被称之为庄旗使的壮汉,却丝毫没有任何反应,如同一尊铁塔,带着万钧之势,一棒子砸下,空气中都响起阵阵剧烈的摩擦声。

他叫庄铮,乃是明教锐金旗的掌旗使。他天生神力,内外功俱臻至上乘,哪怕明知这青衣男子实力极强,也是丝毫无惧。

今日不杀此人,他们这三旗人马,恐怕都得留在这里!

面对那迎头袭来的巨棒,宋玄不闪不避,手中长剑寒芒吞吐,电闪星飞。长剑斩出,赤色剑气呼啸,如奔雷,如掣电,倏然迎了上去。

庄铮感觉手中狼牙棒一松,那生满尖刺的棒头在剑气锋锐寒芒之下瞬间被剖开,而后剑气呼啸而上,将他的半个头颅削掉!

“庄旗使!”

眼见锐金旗掌旗使丧命,魔教众人悲呼出声。

与此同时,灭绝师太已然加入战场,抽出背后的倚天剑,所过之处,血肉横飞,死伤一片。

无论是血肉之躯亦或者是兵器,在倚天剑的神兵之威下,尽数被斩断,无人可挡!

就连宋玄,对于灭绝手中的倚天剑都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不愧是当今武林的神兵利器,此剑若是在他手中,他甚至一个人就敢杀上光明顶,挑了魔教老巢!

看了两眼后,他收回目光。

峨眉派对他有大用,为了一柄剑就闹翻,不值!

“掌旗使殉教归天,我等绝不偷生!”

“洪水旗烈火旗的兄弟们,快撤,我等为你们垫后!”

眼见庄铮被宋玄击杀,锐金旗残余的教众一个个癫狂起来,疯狂开始向前冲杀。

接下来,各种撤退声,日后为锐金旗兄弟们报仇的呼喊声此起彼伏。

这一番兄弟热血,看的宋玄都有些默然。

这群有信仰的家伙,还真是头铁的很。

就连殷梨亭这个对魔教恨之入骨的武当六侠,连杀数名锐金旗教众后,也是颇觉没什么意思,开始出声劝降。

灭绝却犹不解气,倚天剑又是连杀十多人后,方才施展点穴之法,将剩余五十余名锐金旗教众定在了原地。

“师太,这些人,该如何处置?”殷梨亭问道。

“带着向前继续走,在下一**战前,杀了祭天!”灭绝恨声道。

但接着,她又好似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在一旁擦剑的宋玄。

“宋师侄,你觉得意下如何?”

宋玄摇了摇头道;“这些人,倒也算是舍生忘死的汉子,也都是反抗元廷统治的好手,若是可以,我其实更想招降他们。”

灭绝呵呵笑道:“看来宋师侄果然心有大志。只不过,招降什么的,你就别想了。这些魔教中人若是能招降,也不会被我们叫做魔教了!

这群人,脑子都是疯的!”

宋玄笑了笑:“我试试吧!”

说着,他走到一名站在原地不动的锐金旗教众面前,道:“你虽被点穴,但还是能说话的。我问你一句,要生还是要死?”

“呸,狗贼!杀我掌旗使,我恨不得生撕了你!”

宋玄叹了口气,在其眉心处屈指一弹,噗嗤一声,一个细小的血洞出现在对方额头上,使得此人登时断气。

“两军交战,生死由命。不降就不降,你骂我,那我可不惯你这毛病!”

宋玄冷哼一声,再次走到下一个魔教教众跟前,道:“你呢?”

“呸,狗贼.....”

噗!!

又是血**穿的声音响起,随手一道劲气将对方击杀后,宋玄再次走到另一人身旁。

“可愿降?”

那人下意识的想要开口大骂,但在看到宋玄眼中冰冷的杀机后,嘴唇动了动,最终没有开口。

不说降,也不说不降,选择无声对抗。

见状,宋玄笑了笑,对着灭绝道:“你看,此人就很有礼貌。这样的人,还是可以留下的!”

接下来,宋玄一一询问。

这些人中,有人对宋玄开口唾骂,被宋大公子随手击杀,而有些人,则是闭目不言,什么也不肯说。

为了心中大义,他们可以从容赴死,但若仅仅只是因为口嗨而死,总觉得有些不值!

五十余人,最后留下了三十人。

这些人不肯降,但却不代表,他们就真的想死。在不背叛明教的前提下,谁不想活着?

“我这人,是个讲理的人。”

宋玄淡笑道:“我们六大派和你们明教,属于几代人之前就留下的恩怨,这属于历史遗留问题,上了战场互相厮杀,谁也别怨谁。

我杀你们,你们也可以杀我,各凭本事就是了。

我和你们之间,其实并无私仇,但开口骂我的,那就有了仇!”

众人沉默以对。

宋玄继续说道:“在战场上,刀枪无眼,生死有命。但如今战斗结束,我也不是滥杀之人,这样吧,我和诸位做个约定如何?”

魔教之人还是无人开口。

宋玄嘲讽道:“怎么,你们魔教之人,一点礼数都没有?”

下一刻,一名貌似头目的中年男子终于开口了,“技不如人被抓了,我们认。但你若想让我们投降,还是算了吧。

无非就是一死,早死晚死又有何不同?”

“并非是让你们投降!”

宋玄笑道:“咱们做个约定,我放你们离开,你们也可以回明教。但接下来我等和六派的大战,你们不可再插手,如何?”

“这......”那人有些犹豫。

“你们本就是俘虏!”宋玄喝道:“说句难听点的,你们如今本该是一具尸体了!”

“我给你们活命的机会,而你们,不可在接下来的大战中参战,这个条件,难道还接受不了?”

“宋师侄!”灭绝师太不悦道:“魔教妖人能有什么诚信?你若真放他们回去,他们肯定会违背约定,继续参战!”

此话一出,那魔教汉子顿时怒了。

“我等圣教之人,个个都是铁骨铮铮舍生赴义的汉子,答应的事,何曾违背过?!”

宋玄笑道:“这么说,你们答应了?”

“对,答应了,就怕你们没那个胆量敢放我们离开!”

宋玄不再多言,身形在众人间闪烁出一道道残影,将众人的穴位解开,随后如同赶鸭子一般,将他们驱赶离开。

待魔教众人走远,灭绝方才不满道:“魔教妖人,就真这么放走?”

换做旁人敢做出这种决定,她早就爆发了,但这人是宋玄,是武当未来第三代掌门,是她峨眉的未来女婿。

最重要的是,那宋玄的实力,两年不见,已经强的出奇厉害,她自认不是对手。

宋玄笑了笑,道:“还请师太见谅,原谅我擅自做出决定!

我只是想看看,究竟是明教的信仰厉害,还是所谓的人心,更加可怖!”

灭绝皱眉,她有些理解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