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她从林启昇身上沾到的头发。

许诺脑子一紧,脸上没有丝毫破绽,“什么鬼,你什么眼睛,说是别的男人的头发就是别的男人的,你这么厉害开了天眼?”

“许诺。”

盛明头一次用这种认真地把语气喊出这个名字,且眼神也是正经的,不见往日半点的浮夸。

对于他态度上的细微变化,许诺有些不适,“什么?”

盛明眼中有过茫然,“有时候,我也分辨不出你是真的装傻,还是本性就是如此……”

“不过,你就是喜欢我对吧?”

许诺低头不答。

等了好一会,也不见眼前人有回复的意思,盛明哼笑出声,“也是,本少这么英俊多金,从小到大喜欢本少的人不知凡几,你会喜欢本少当然也很合理。”

“不过你最好快点给本少个回答。”指间雷光闪烁,那根头发灰飞烟灭,盛明道,“在这期间别想着作妖,要是再乱来,本少可就真的不客气了。”

“凭什么你觉得这是别的男人的头发?”许诺不服气地说道。

盛明:“你的发丝比较细,而且有特别的香气,你不知道吗,我在你身上倾注了很多注意力。”

“你可别想惹了本少,还能随意脱身。”

望着盛明的背影走远,许诺下意识松了口气。盛明居然能给他一种压迫感,属实难得。

“许小姐。”老管家悄无声息地从身后出现。

许诺被吓了一跳,“我去!”

“少爷他其实对许小姐并没有恶意。”老管家拉着许诺在落地窗边坐下,微风轻拂着纯白的窗纱,“许小姐对少爷来说是个很特别的存在。”

许诺:“嗯?”

老管家叹了口气,说道,“他只是,太孤单了。”

许诺表示满头问号:“??”

“少爷从很小的时候,老爷和夫人就经常不在家……”

老管家向许诺讲诉了一个非常典型常见的霸道总裁经历,盛明从小物质生活丰富,但是缺爱,虽然得到了大多人一辈子都得不到的财富和社会地位,但他依然孤独和空虚。于是在学习工作之余,他爱上了古董艺术。因为品味爱好与圈子里同辈人格格不入,他也不屑与那些喜欢喧闹刺激、他为老古董的同辈人为伴。

总而言之,盛明很厉害,家世优越,但是孤单,无人能理解他的品味爱好与他精神世界共鸣。

全程老管家是用一种平淡且带着心疼的语气诉说着,在他的口吻中,盛明仿佛成了个非常可怜孤单的孩子。

说完,老管家用带着期盼的眼神看着许诺。

这是要期盼她作出什么反应呢?许诺心想,她是半点也心疼不起来盛大少爷的,她有什么资格心疼这个生活比她优越无数倍的男人?

很遗憾,老管家的希望注定落空了。但老管家似乎没意识到这个事实,依然在声情并茂地说着,时不时还要抹一把眼泪,将气氛烘托得那叫一个忧伤,把盛明塑造成了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

老管家的口舌功夫还是很强的,一旁的佣人已经被带动了情绪,悄悄抹眼泪,只有许诺,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