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 >  第六十章 危机!

“轰!”

随着起爆符被引爆,远处火光陡然炸裂,几声短促的惨叫被淹没之后,宇智波止水迎着扑面而来,足有二十余人之多的云隐,第一个冲入战场。

他的瞬身之术恐怖到甚至可以留下残影,同时在视网膜中显现出多个自己来,却又在三勾玉写轮眼下完美的适应了高速作战的节奏,一旦全力爆发,当真如同虎入狼群一般,寻常忍者难以抗衡,猝不及防,就有人直接被一刀封喉。

那些空中出现的残影,就像是一种诡异的分身术般,谁也无法分清哪个残影是止水真身,而当那残影举起刀来,下一刻却能叫人人头落地,当真是可怕至极。

“忍法·心乱演武之术!”

鹿爆喝一声,原地结出手印,额头青筋暴露,远处打头的几名云隐只觉得头脑一蒙,下一刻便提刀颤颤巍巍的对准了自己人,宇智波止水化作闪电般的存在,空中几乎多出了数个他持刀的身影,刀锋闪烁,人头落地。

“多重爆破手里剑!”雏菊同样怒喝一声,手中的手里剑化作幻影般层层叠叠,尾端挂着的起爆符让人触目惊心。

她这一招多重手里剑上挂着的爆破符并非全部都是实体,其中有一部分是只有投掷杀伤的影分身手里剑,但敌人却完全无法分辨真假,只能仓皇避让。

爆炸声不绝于耳,烟雾弥漫。

日向结弦戴着面具,看不清表情,摆开架势,白眼极其集中的观察着战场,手中的柔拳查克拉蓄势待发,一旦发现有哪个云隐村的忍者试图进攻或发动大型忍术,便出拳打断。

白眼出众的全场视野让他在此刻具备了极高的战场掌控力,每一个忍者的行动都分毫毕现,宛若踏入了一个巨大的八卦阵图中。

而如此大规模的计算、观察、也让日向结弦的瞳力消耗的飞快的同时,头脑也几乎转动到超频。

“五分钟!”

他高声的提醒,让止水几人心知肚明——三分钟后,恐怕日向结弦此刻的状态便难以为继了。

此时他维持的八卦领域已经达到了骇人的数百米,横跨了整个战场。

云隐村的追兵并非一齐到来,事实上,此刻先赶到战场的,只有一部分忍者罢了,他们为了快速追击留下敌人,自然是让跑得快的先追,大部队跟在后头。

“雷遁·雷光柱!”

突兀的,云隐中有人爆喝一声。

与此同时,一道刺眼的亮光骤然炸起,这亮光让人双眼几乎失明,宛若一个超大的闪光弹炸在人堆之中。

日向结弦本能的闭上双眼一瞬。

“牙通牙!”

一声爆喝,却从身后响起。

与此同时,也有一声惨叫自身侧传出。

日向结弦停下了正要释放回天的手掌,无奈摇头:“前辈。”

“放心吧!他们三个已经走了!”

犬冢翼哈哈大笑着加入战场,昂首间,桃之助在他身旁死死咬住那名云隐的脖子,双眼泛红。

他大笑咧嘴时犬牙锋利,伸出手,指了指日向结弦:“小鬼头。”

“这种耍帅的事,怎么可能让鹿那个大叔独享啊.......”他活动了一下身体,趴在地上,宛若野兽般直视着前方冲来的云隐。

日向结弦叹息一声:“别死了。”

“那就得看他们够不够强了!来吧,桃之助!”

只看桃之助汪汪叫了几声,两人趴在一起,烟雾暴起,下一刻,一只双头巨狼冲破烟幕狂奔而去。

“超!级!牙!狼!牙!”

日向结弦重振旗鼓,再开白眼,柔拳查克拉铺天盖地席卷而去。

这一回,他提高了警惕——只要知道了那种结印的方式会释放出雷光柱这种干扰他视线的忍术,他就绝不可能会在白眼的领域中再次中招。

“果然是瞬身止水!”

有人通过些写轮眼和刀法辨认出了三战时赫赫有名的瞬身止水,却不忧反喜,大喝道:“全力击杀瞬身止水!”

也就在这一刻,云隐村的忍者们也心下了然——只要杀掉瞬身止水,即便其他人全跑了也无所谓!

即便是自己人全军覆没也无妨!

“还有一个是日向家小鬼......我知道了,一定是日向结弦!这小鬼同样值得重视!”

“快!你去传递情报,不惜一切代价呼叫增援!”

“不计后果,即便要入侵到火之国境内,也要把他们都留下!”

倘若说,在云隐目前的战略计划中什么最重要,除了试探木叶的虚实,判断到底有没有能力从木叶身上咬下一口肉来以外,最重要的,就是全力绞杀他们的年轻一代,未来希望。

我还真有名啊......只是从身高和白眼,就能判断出的我的身份吗?

日向结弦波澜不惊。

他若是怕出名,早就在家里蹲着不出来了。

名气是一把双刃剑,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把双刃剑,或许能会在几年之后,成为一枚护身符。

被认出来也好,面具怪热的。

他扯下面具,稚嫩的面容,比之前半年,稍显成熟,与其说还是那副一看就是小孩的样,他现在,多少有了几分少年的感觉。

同样的,眉眼也看起来愈发锐利,此刻青筋暴露,脸上满是寒冷杀意,看起来便更加让人印象深刻了。

“留下我....也得看看你们够不够格。”

战场打作一团。

蓝色的柔拳查克拉时不时让一个云隐村忍者失去平衡或干脆僵直,宇智波止水宛若冰冷的杀戮机器,只见刀光不见人,每一个被日向结弦限制的敌人,都会是他最好的下手目标。

宇智波止水最开始的判断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如果只是二十人这么多的数量,他真的有把握,能和几名队友配合毫发无伤的将他们全部留下!

鹿与雏菊两位老牌上忍也打出了精妙的配合,背靠着背,面对数量远超与己的敌人防守的滴水不漏,时而抓住破绽,便能一击毙命。

犬冢翼则稍显狂暴,整个人宛若旋风一般,横扫着战场,所到之处,云隐无不避让。

一时间,原本第一批触敌的二十余名云隐,竟只剩下六七个还在苦苦支撑。

这便是这暗部小队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所向披靡的原因所在!

乍一看,形式一片大好。

直到,一声爆喝。

“雷遁·四柱束缚!”

地面颤抖之间,四枚石柱陡然升起,只看远处几名姗姗来迟的云隐借助着距离优势,远远使用忍术,出其不意,竟一举将犬冢翼罩在其中。

糟了!

犬冢翼心头一惊,此刻他战斗的位置过于深入,孤立无援,想要逃离,却就差那么临门一脚。

“汪!”

一团烟雾闪现,桃之助竟自己解除了犬冢一族的变身秘术,忍犬全力一撞之下,竟然将猝不及防解除了变身的犬冢翼撞飞而去,下一刻,四枚石柱骤然炸起爆裂雷光。

桃之助在其中发出呜咽哀鸣,迎接他的,却是一个浑身闪烁着雷光的中年壮汉。

那壮汉浑身被雷光缠绕着,丝毫没有畏惧四柱束缚中的闪电,一跃而入,单手并掌,直接贯穿了桃之助的咽喉。

“桃之助!”

犬冢翼扭头后,所看到的,便是在雷光闪烁之间,他与自己最亲密的伙伴,就此永别。

他的瞳孔剧烈颤动着,便可那壮汉冷冷的一挥手到,桃之助便被他甩飞在地,溅起一团灰尘,脖子歪歪扭扭,几乎撕裂。

而后,那壮汉目光一凝,看着犬冢翼,眼中杀意凌厉,下一刻,浑身雷光暴起,直冲他扑来。

......

PS:推荐了喵,收藏了喵?

忘了七夕.....算了,咱也不知道七夕节是干啥的,过去了就过去了吧。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