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从袁熙老婆被抢开始说起 >  第十三章:唐僧肉真好吃。

刘备等人踏上逃亡之路不久,徐庶的老母因为年迈,最先掉队,被曹军俘虏献给了曹操。曹操以徐庶母亲作为要挟,派人私会徐庶,让他背叛刘备前来曹营。徐庶无奈,只得向刘备告辞,从此成了曹操的手下。

值得一提的是,徐庶的母亲并未如《三国演义》上描述的一样,一见徐庶到了曹营就选择自杀,所以,也就不存在“徐庶因为怨恨曹操害死其母,从此身在曹营心在汉”的说法,诸葛亮等人担心他们的行军路线已经暴露,会被曹军追上,于是建议刘备改变目标,先攻取襄阳立足。刘备因刘表生前待他不薄,不忍与刘表之子刘琮兵刃相见,没有采用该提议,依然选择前往江陵。

结果,刘备一行人果然很快被曹军追上,伤亡惨重,江陵城也被曹操派出的骑兵提前控制。关键时刻,长坂坡之神赵云和当阳桥之神张飞站了出来,凭借二人都是“万人敌”的强大威慑力,迫使曹军放缓了追击速度,刘表的长子,时任江夏太守的刘琦又恰好派兵前来接应,刘备、诸葛亮等人这才得以安全地撤退至江夏。

随后,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孙刘结盟”了,孙权担心荆州既失,刘备一旦再败给曹操,他没有能力独自面对强大的曹军,于是派遣鲁肃与刘备、诸葛亮会面。经孙刘两家精诚合作,最终,孙权出兵三万,刘备出兵一万,组建了一支人数约四万人的联军,由周瑜挂帅,抢在曹军渡江之前进驻长江南岸的赤壁。

曹操见状,亲率二十万曹军进驻乌林,与孙刘联军隔江对峙。

赤壁之战,随之打响。

这一战,是继官渡之战后,第二场将对天下大势造成直接影响的大型会战,所以除了参战的曹、孙、刘三方势力之外,天下其他各路诸侯也都在同一时间将目光的焦点投向赤壁,忐忑不安地等待着这场战役的最终结果。如果曹军获胜,那么曹操统一天下就只剩下时间问题,再没有哪一路诸侯可以与之抗衡;如果是孙刘联军获胜,那汉朝的分裂局面还会继续维持很长一段时间,那些实力弱小的其他诸侯仍能在夹缝中生存。

唯一不关注此战结果的,只有汉朝大将军、幽州刺史袁熙。田豫等人曾向他提议,像其他诸侯一样也派出细作前往南方观战,从而能第一时间得知此战的结果。

袁熙摆摆手,笑道:“此战曹军必败,何必多此一举。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去调查一下公孙康最近在忙什么?”

“大将军怎知曹军必败?”

“因为孙刘联军的统帅是周瑜。”

田豫撇撇嘴,想说“周瑜不过是一个无用书生,如何是曹操的对手……”但想到之前袁熙刚打败过曹操一次,最终还是把这句话噎了下去。

毕竟连袁熙这种早年间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看起来比废物好不了多少的纨绔子弟都能完成蜕变,越来越显露出一代雄主之姿;谁知道周瑜这位从未主持过大战的白面书生,会不会在这紧要关头,也来一次华丽的转身呢?

别怪田豫看不起周瑜,事实上,这时甚至连孙刘联军内部的几位大佬,比如说刘军统帅刘备、孙军副统帅程普,都对周瑜的才能持怀疑态度。要不是袁熙拥有上帝视角,知道周瑜这一战没有和曹军硬拼,而是派黄盖诈降,然后用火攻之计取胜,他也不敢相信曹操的二十万大军竟然会在赤壁全军覆没。

“周瑜,你可得按照历史的走向再一次大败曹操啊,千万别搞什么幺蛾子,我的第三步计划,就靠你了!”

袁熙的第三步计划,就是攻取辽东、辽西,进而控制朝鲜半岛。

至于他打下这些地区有什么用,下文再说。

现在的他,觉得是时候处理一下和他夫人甄宓的关系问题了。

这时距离甄宓被曹操放回,已经过去了快有一年。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因曾被曹丕掳走而产生自卑的心结也慢慢打开,具体表现就是,她变得越来越像唐僧了。

“夫君,上次你说的凯撒,是哪个胡人部落的,他最后和那个胡人艳后怎么样了?”

“夫君,上次你说宓儿长胖一些不要紧,说有个大美人叫杨玉环也是体型微胖,我看遍古书,怎么从未看到此人?”

“夫君,你上次说有个人,冲冠一怒为红颜,这是什么意思啊?”

……

袁熙每天晚上,就是这样度过的。

其实还别说,甄宓和唐僧确实有一点相似,不过不是话多,而是他/她的身上,都带着一种神秘色彩。

唐僧据说是“金蝉子”转世,吃了他的肉可以长生不老。

甄宓则被一位占卜极准的术士看过相,该术士断定:此女他日贵不可言,必成皇后。

换句话说,甄宓也是块唐僧肉,吃了她虽然不能长生不老,但娶了她,却可以当天子。

袁熙虽然坚信科学,不相信这些封建迷信的糟粕,但不得不承认,他重新夺回甄宓之后,运气的确是变得越来越好了。

不久后,派去辽东打探消息的细作回报:“大将军,公孙康近日正在集结大军,准备出征高句丽!”

当时,公孙康统治着今天的辽宁,高句丽统治着今天的吉林,双方的军队都不下十万,如果袁熙想硬吃其中一方,都必须要经历一场苦战,只有这两方自己打起来,袁熙才能鹤蚌相争,渔翁得利。

这真是刚想瞌睡,就有人送上枕头。袁熙依稀记得,历史上公孙康确实和高句丽进行了一场大战,但爆发的时间好像还要等几年之后,结果这时公孙康好像急着要帮他完成第三步计划一样,把这场战争爆发的时间直接提前了。

“甄姬在手,天下我有!”当夜,袁熙就着烛光正准备给甄宓继续讲故事,突然发现自己的夫人,和平时似乎不太一样。

女人都是仰慕英雄的,现在的袁熙,凭借他穿越后的一系列作为,毫无疑问可以当得上“英雄”二字,至少比那该死的曹丕强上百倍。

甄宓知道袁熙即将出征辽东,这一走,最快也要数月才能返回,所以这一夜她早早的沐浴更衣,对着铜镜戴上了她觉得最美丽的首饰,甚至还用上了之前一直舍不得用的,阎柔从塞外带回来的,据说比黄金还贵重的西域香料。

“噗!”没等袁熙开口,甄宓轻启朱唇,一旁的蜡烛迎风而灭。

于是这一夜,袁熙虽然没讲故事,却发现自己比以往更加的口干舌燥,直到夜半,才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