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蓄意沉迷 >  第86章 我亲爱的姐姐

苏州。

全国旅游结束的梁舟月带着一身疲惫回了家,但她丝毫没有懈怠,坚持帮衬母亲方女士准备年货。

直到除夕当晚,她才停住脚,有了梦寐以求的完美休息时间。

电视上的春晚除了吵闹的氛围感,没有一丝乐趣。梁舟月窝在沙发上,一边刷手机,一边等着吃年夜饭。

叮的一声,微信弹出一条消息。

因为设置了隐藏消息详情,她只能先点进软件。可让梁舟月没想到的是,江厉给她发来了一段四分多钟的视频。

父母都坐在一旁的沙发看春晚,弟弟梁星野也在她右边位置玩游戏,为了保密和江厉的恋爱关系,她迅速戴上蓝牙耳机,才敢点开江厉发来的视频。

江厉的音色低沉有磁性,更何况,他竟然在视频中弹起了吉他,清隽修长的手指拨动琴弦,似乎在拨动她的心。

弹过前奏,又是独属于他干净清冽的歌声:

“说不上为什么

我变得很主动

若爱上一个人

什么都会值得去做

我想大声宣布

对你依依不舍

……”

他又给她唱了周杰伦的歌,他知道她喜欢。

梁舟月嘴角不知在何时已经翘起,眼尾眉梢都藏不住笑意,她偷偷把手机往自己身前放,唯恐身边的人看到。

可她的笑脸终究是太放肆,梁星野一把游戏结束,回头时正好撞见她颧骨升天的痴相。

“你笑什么?这么猥琐。”

一语既出,全家人的目光都转移过来,成功让她成为焦点。

梁舟月戴着耳机,根本没听到梁星野的疑问,低垂着温柔的眉眼,目光不时偷偷看着自己的手机。

好奇害死猫,梁星野在与方女士对视一眼后,贸然出手,直接抢过姐姐的手机。

视频没声音,但梁星野在看到聊天界面的备注,以及梁舟月瞬间从沙发上跳起来抓他的激动反应,他就知道,联系她的人一定是江厉这个未来姐夫。

“梁星野!你赶紧还我手机!”

梁舟月一改往日温柔形象,迅速爬到梁星野身边,动作敏捷地抢回手机。

主要是他没躲,因为轻易就猜到了结果。

“所以你笑什么?”

方女士就像猫闻到了鱼腥味儿,总觉得事情有些微妙。

梁舟月惊魂未定地喘着气,恶狠狠地瞪着梁星野,语气阴恻恻的:“看搞笑视频啊,春晚怪没意思的。”

她死猪不怕开水烫,就是不肯提自己的恋情。

梁星野满不在意地哼了哼,歪着头的模样十分气人:“当然是和男人聊天,不然怎么会这么大反应。”

“梁星野!你找死!”

抡起身边的抱枕,梁舟月用足了力气砸向揭她老底的臭弟弟,再三警告:“你不要在爸妈面前开玩笑,不然……”

后面的威胁条件可以是任何她能制衡他的事情。

但梁星野现在是头硬得很,非要趁着过年在家里闹出点水花,他站起身,找到自己最安全的位置,大爆猛料:“妈,爸,我姐谈恋爱了,未来姐夫的车子还在咱们家车库停着呢。”

闻言,方女士和梁硕成一同惊讶无比,面面相觑,欲言又止。

“梁星野!!”

梁舟月只想仰天长啸,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恋情会以如此没有技术含量的方式在爸妈面前曝光。

凶狠望向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对方却已经逃回自己的房间。

她下意识去追,想要“杀人灭口”,却被方女士厉声拦截:“你给我站住!大过年的,过来聊聊吧。”

说着,方女士关掉了声势过于热闹的春晚节目。

面对父母双重会审,梁舟月一口气堵在胸口,明明想拒绝,却又没勇气,终究还是怂了:“就谈了个男朋友啊……”

“所以你前段时间没回家,是在陪他?”

方女士看破一切,眼神泛着敏锐的光芒。

梁舟月心不甘情不愿地唔了一声:“我们出去旅游了,还有其他朋友,组了团。”

“朋友介绍认识的?”

“不是,学校里认识的。”

“什么?”已经从强势转型知性的方女士瞬间暴走,言语间都是对女儿前任的嫌弃:“又是大学男老师?不会还是道貌岸然伪君子吧?”

不说梁舟月有多嫌恶何瑾升这个前任,就连为她母亲的方女士每每想到那个人,都要浑身起鸡皮疙瘩。

众多周知,青面獠牙的禽兽做出禽兽之事,可以理解。但看似极其正常的人做出禽兽之事,才最为可怕。

她可怕了那些伪君子,坏起来毫无底线。

闻言,梁舟月气定神闲地摆摆手,示意他们淡定。有意暂时模糊江厉的身份,她挑重点透露:“这回真的遇到好人了,你们放心好了。”

说句现实的话,她以后可能都不会遇到第二个像江厉这般包容她,又极致宠爱她的人了。

“这可不是你说好人就是好人啊,我的傻女儿。”方女士现在已经没有之前那般冒进了,她在女儿择偶的现实问题上变得谨慎:“月月,这回你可得好好看看,别像何瑾升那样,最后撕破脸,还惹一身不是。”

这也是方女士现在不再强势给梁舟月安排对象的原因。

在何瑾升这里看走了眼,甚至闹出不小的舆论战,方女士没有脸面再给女儿压力。

而父亲梁硕成一直都持保守意见,从不催女儿婚事,自然支持她自由恋爱。

对此,梁舟月终究是三缄其口,不想多谈:“他确实是个很好的人,家世也好,性格也好。但我们谈恋爱时间不长,还不稳定,等以后有机会,我再约你们见面哈。”

她好不容易找到刚刚追梁星野时踢飞的拖鞋,迅速跑回房间,反手紧闭房门。

她充耳不闻方女士一门之隔的嘱咐,再看手机,终于有时间回复江厉的消息。

【完了,我爸妈知道我恋爱了!】

江厉回得很快,似乎早就在等待:【知道是我了?】

【那倒没有,我没好意思说你,我敷衍过去了。】

梁舟月余惊未了地吁出一口气,回复得谨慎。

可当她回复完这一条后,却迟迟没等来江厉的消息。她等了有五分钟,江厉突然给她发来视频聊天。

她刚接通,江厉俊颜就出现在镜头里,口吻抱怨:“怎么了我亲爱的姐姐,给你弹了四分钟吉他,都让你拿不出手呗?”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