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穿到古代求生存 >  第二十一章倒霉

待天色黑透沈慕夕和她姑也完成了口罩改造,外头的议题也总算有个决断了。

为了不得疫病,他们这小破队决定,照梁毅提供的舆图,多绕三天的路改道而行。

领头的也由大堂伯沈卿山,换成了新加入小破队的梁毅。

沈慕夕趁他们换人空档,把堂妹香荷换上马车,拉着刚被换下来的刘壮小闺女一起腿着走。

刘北拉着村里最好看的阿夕姐很是开心,**岁的小姑娘最是活泼,拉着她就跑跳起来。

沈慕夕喜欢可爱的小姑娘,从空间拿出几颗草莓巧克力,单手拆了包装,对刘北道:

“小北,闭眼张嘴。”小姑娘听话行动,很快她就感觉到了,醇香浓郁的甜。

刘北激动地睁开杏眼,干净清澈的眸子中尽是欣喜,声音清亮道:“阿夕姐,真好...。”

吃字还未出口,就被沈慕夕捂在了小姑娘嘴里,她朝刘北眨了眨眼,小声道:“嘘,别让别人知道了。”

言罢,她又塞了两块巧克力给刘北,和小姑娘这么笑闹着行路,好似疲累都没那么明显了。

亥时末,大家终于听到了,那声期盼的:“到了。”

小破队歇脚地儿,是一条较宽的山道,两旁纵使又更宽敞的山林可进,他们也不敢去了。

保不齐这山里也有狼,还是远离山林好些,遂众人都没进山林。

这个决定也让他们后来悔不当初!

大家以家庭为单位,分区域铺上草垫休息,各家生火做饭。

沈慕夕爬上马车,拿出做好的饼,分给家里人,分到香荷时,香荷怯懦的不敢接。

沈慕夕累的劝不动人了,直接把饼塞到香荷手上:“香荷,不吃我不高兴了”

三十个饼看着多,也架不住他们家人多,二叔家三人、沈慕夕家三人、赵五家三人,这就九个人了。

再加上挂单的纪朝荷香,总共十一人,其中五个是能吃的大男人,沈慕夕想想就头疼。

她倒不是心疼粮食,而是头疼怎么分粮食,怎么让内部不因为纪朝、香荷吃东西闹矛盾。

沈慕夕可不是无的放矢,她二婶王氏刚眼刀都快甩出眼眶了。

要那是真刀纪朝、香荷早被她刀死了,就连赵五一家都得让王氏刀成重伤。

王氏早些年跟着二叔没少吃苦,所以分外看重物资,东西放她家车上,都要随时查看才能安心。

吃东西的好气氛,也在王氏的深渊凝视**下,越来越凝滞。

沈思曼是个直脾气,哪受得了这个,直接把话挑明:“二嫂,这饼没用你家面。”

“你家面一点儿没少,不信你上车瞅瞅,肉也是出发前我家宰的猪的。”

王氏面上有些下不来了,她就是习惯性攒东西,也没说不让人吃,就是没控制表情不是。

王氏磕磕巴巴:“小妹,嫂子没那意思,嫂子...嫂子...就是...就...”

沈慕夕在心里补上:就是小气,爱攒东西,随后和她姑眼神交流:姑,干的漂亮,之后交给我。

她姑秒懂退下,沈慕夕上演和稀泥:“婶儿,没事儿,自家人何须计较,往后咱得更和睦些便是了,”

“这山长水远的,明儿还不知要走多久呢,抓紧歇着才是正理。”

台阶递过去了,王氏忙称是,气氛霎时就缓和了。

沈慕楠带着家里男人,用草帘围个地儿出来,给家里女性睡的舒服安稳些。

沈慕夕则给各伤员们换药,看到纪朝伤势时,她略微有些骄傲,这种条件能恢复成这样已经不错了。

做完这些,一家子美美睡了一觉,直至第二日被大堂伯家,啼哭的婴孩吵醒。

众人也都起身,埋锅造饭,沈慕夕配合着已退烧的春杏婶儿做汤饼,从空间摸出口蘑烧汤。

香香的吃了顿早饭,小破队继续上路,他们越走越热,离开前存的水,也慢慢了见底。

沈慕夕像条濒死的鱼般,趴在停下马车檐上休息,沈慕楠则跟着去打水了。

她是想偷偷喝水来着,可大伙儿看着她没机会,想着大哥回来就能喝个够了。

哪知按照舆图找到的河床已经干涸了,龟裂土地上倒卧着些小动物尸体,往下挖了一米深都不见水。

寻水的人只好败兴而归,沈慕夕也失望的连连叹气,人生最悲哀的事,莫过于你有,但你不能用。

见她整个人蔫头耷脑的,香荷懂事的换她上来休息,这次她没拒绝,三个小时前她就没水喝了。

现在她急需补水,大不了等会儿找个机会出去寻水,自己把家里的水带些出来给大家。

小破队刚开拔,她就迫不及待从空间拿出几瓶矿泉水,带着小姑姑狠狠体验了一把空间福利。

而后又把架马车的哥哥换进体验,约莫行了六七里,他们终于到了另一个舆图中记载有水源的地方。

此时,除了沈慕夕一家三口,其余人都渴的要死了,大家都争着要小河边。

沈慕夕怕这里水源也干涸,自己不去没法儿把水合理拿出来,自然也要跟着去。

她想着万一没水,她和她姑还能单独找个地方弄水。

谁知伤口愈合了的纪朝非要陪着她去,还说什么:“这几日为养伤,我都听话躺着,占地方不说,还觉得身子沉沉的。”

沈慕夕心中有事,自是找不出什么好理由拒绝,遂只能带上他,待他们行至水源前。

眼前景象惊的众人呆立原地,小河旁尽是人类残肢断臂,看着像是从死后被动物撕咬所致。

这有水也不能直接喝了!

沈慕夕劝阻之言还未出口,村里柱子哥、新来的梁毅、另几十学子等,便绕开尸骸捧水就喝。

“不能喝!”待她口时已是晚了,众人喝的那叫一个畅快。

众人不解的望向她,沈慕夕忙答道:“水里肯定有细菌。”见众人更不懂了,她换词解释:

“就是不干净,喝了这种水,会生病的。”

一个村出来的人,大多听了她的话便不再饮水,那些学子不但不听还嘲讽道:

“女人家懂什么,你不喝也别拦着我们,我们可不想渴死。”众学子此刻显然忘了,她给他们多少人治过伤。

他们心中只有眼前利!

沈慕夕摇了摇头,还真是忘恩负义,他们可以不赞同,却没必要嘲讽她。

一朝代连读书人都这幅德行,还能有什么指望?

她不再看他们,拽了站着不动的纪朝衣袖一把:“走了,去其他地方找水。”

沈慕夕见纪朝纹丝不动,仔细看他,才发现这人目光像被锁定了般,死死盯着河道中一块大石上。

她顺着纪朝目光,仔细端详片刻,发现大石上刻着一头下山虎,老虎左肩处有个圆形图腾徽记。

沈慕夕刚想问纪朝那是什么,他便回神道:“走吧。”

二人回到原地,同其他人说了水源情状,大堂伯表示有经验的标头,也说那水不能喝。

喝了受污染的水,可是有患痢疾风险的,痢疾可是会传染的!

李大安知道大儿子喝了那水,对李柱子又踢又打,沈慕夕怕出事忙拉着,大安叔耳语:

“没事儿,大安叔,我有药,你给柱子哥偷偷吃了。”随后如法炮制,把抗生素,偷偷分给了村里喝了那水的人。

知道喝不成水了,沈二叔好似瞬间老了三岁,哑声道:“有水也不能喝,可咋办?”

沈慕夕安慰道:“二叔,既然有一个水源,就该会有第二个,咱再找找。”

言罢,她便拉着哥哥往山上去,纪朝想跟上去,被沈思曼眼疾手快拉住:“你歇着,有她哥呢。”

她拉着沈慕楠走了一段,才停下道:“哥,我拿铲子出来你给我挖个坑。”

沈慕楠点头称好,随即便开始挖坑,壮小伙的威力就强。

不一会儿,他便挖出个深大约一米多,宽三四米的大坑。

沈慕夕进入空间,在水龙头上接上皮管,手里捏紧皮管一头,在打开水的一瞬间出了空间。

袖中皮管源源不断流出水来,沈慕夕和她哥在一旁枯坐等待,待天色都有些发暗水才填满大坑。

水一满沈慕夕立马进空间关水,水声一停,兄妹俩便听到了村人的呼喊:“阿夕、慕楠。”

俩人忙回喊:“找到水了......”村里人闻声高兴的提工具上山打水。

几经周折的一天,终于在找到水的喜悦中划上个不完美的句号。

可这万恶的古代怎么会放过她呢,半夜沈慕夕就被各种乱七八糟的声音和臭味吵醒了。

那群学子此起彼伏的拉肚子,柳山长急的满头冒汗,这时一老仆上前道:“老爷,这怕是痢疾。”

古人本就谈痢疾色变,更别说还那么多人得了痢疾,柳山长吓得冷汗蹭蹭,冷声:“快,快,快把他们烧了。”

沈慕夕急声制止:“烧什么烧,就是个痢疾,能治的。”

柳山长听了她这话,不但没有半分安心的意思,脸上还露出了掺杂着惊惧和怨愤的表情。

柳山长色厉内荏道:“烧,快烧,连这不晓事的女娃一起烧了,省得成天惹是生非的。”

村民们不淡定了,要烧他们村里人,不能够的!

且阿夕这小女娃确实不一般,他们吃了她给的药,确没像那群学子般拉痢疾。

村民们拿起镰刀、棍棒防御,纪朝、沈思曼、沈慕楠也立到沈慕夕身前,拦着道:“老头,就凭你身边那几个?怕是还没这个本事。”

跑肚不止的学子躺地上,人已经拉水了.

他们病了,他们一直尊敬的山长,不救他们,反倒要烧死他们!

一个个学子满眼绝望,心底生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