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姓王,我的邻居武大郎 >  第050章 王霖校场战潘明

潘明人称赛潘安,可见他相貌俊美。

自古以降,尤其是在大宋这等讲究衣冠风貌的时代,美男子从来都受社会追捧。

所以当潘明打马上前,引得围观人群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潘明在马上无动于衷,径自大喝道:“将箭靶转移到两百步!”

考官台上,白世忠皱了皱眉。

心说潘家这小子着实狂妄又爱出风头,这是武科大比,竟然主动给自己提高难度!

主考官孟桐望向高俅,高俅略点了点头。

孟桐正要下令转移箭靶,却听张叔夜开口插话道:“且慢,举子自行要求增加难度,若是脱靶,又该如何?”

孟桐冷笑:“脱靶自算他输!”

张叔夜再不多言。

孟桐在台上朗声道:“荥阳侯,你自行移靶,若脱靶射不中,后果自担!”

潘明在马上傲然道:“然。”

……

潘明在众目睽睽下使了一个背弓的动作,动作无比流畅娴熟,还很潇洒,总之观赏感非常强,他暴喝声拉弓即开满月,嗖嗖嗖一连九箭,悉数中靶。

那检靶的军卒连连摇旗,擂鼓的也擂得手酸,观众热烈欢呼也喊了个声嘶力竭。

潘明傲然纵马返回。

军卒带着插着九箭的靶子回到考官台上,道:“考官老爷,荥阳侯潘明九箭全中,堪为第一!”

高俅微微一笑:“没想到这荥阳侯骑射如此出众,看来受过名师指点。”

孟桐也笑:“太尉,白大人,我看也不必再比了,荥阳侯两百步开外九箭全中,此等箭术古今罕有,这轮射箭便判他赢吧。”

张叔夜皱眉起身道:“各位大人,还有一名举子王霖尚未比试,怎能轻易判定荥阳侯胜出?”

孟桐冷笑:“张大人莫非认为,那王霖的箭术还能胜过荥阳侯不成?”

“胜与不胜,要比了再说,此乃朝廷武科大比,岂能如此儿戏?”

见小小一个给事中竟敢与自己当面锣对面鼓,拂他的面子,孟桐心下勃然大怒,但转念想起张叔夜是官家派来的监督,就咬牙跺脚转身冷道:“速去命那举子王霖射箭!”

军鼓再次擂动,校场上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王霖身上。

场外人群中的锦儿柳眉轻蹙,扯住张贞娘衣袖小声道:“娘子,小官人能胜得过那荥阳侯么?”

张贞娘轻轻摇头:“奴也不知……其实小官人已进了前三甲,只要再经殿试,中举晋身已板上钉钉,锦儿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正面看台上,李师师清幽如水的目光一直落在场上的王霖身上。虽然潘明是众望所归,也确实骑射武功高绝,但李师师还是觉得王霖能翻盘。

她也不知自己对王霖的这种信心从何处来。

距李师师不远的赵福金,刚给潘明加过油、喝过采,小脸上的兴奋劲还没过,便又起身来紧盯着正缓缓骑马进入射箭场地的王霖,微有些紧张。

旁边伺候着的乔装宫女心里嘀咕,帝姬你到底是支持谁呢。

王霖在马上与潘明擦肩而过,听潘明淡道:“你便是那所谓山东来的打虎英雄吗?”

王霖笑笑,停住马,微一抱拳:“荥阳侯有何见教?”

潘明:“你不是我的对手。本侯劝你不如主动放弃,这样还不至于颜面扫地。”

王霖撇嘴,猛一催马,胯下马驰去。

而就在马的奔驰间,王霖在马上默诵“快手”“百步穿杨”“左右开弓”,三技同用,他也懒得去玩那些华而不实的花招,直接将周侗赖以成名的神臂弓拉成满月,箭发似流星,一箭追着一箭,也是九箭,然而与潘明不同的是,这九箭攒射在靶心,并重重透出箭靶!

全场静默片刻。

检靶的军卒愣了好半天神,这才摇旗高喊:“两百步,九箭攒射、中靶心!”

中靶与攒射中靶心可是有着本质的区别!

远端擂动军鼓的军卒兴奋难耐,这等神射手百年难得一遇,轰隆隆的鼓声震彻校场,旋即是铺天盖地的观众呐喊喝彩之声,经久不息!

人群中,锦儿将张贞娘的手捏得生疼,但张贞娘丝毫不觉,两女激动地紧紧拥抱在一起,竟流下泪来。

李师师紧握的手慢慢松开,绝世容颜上满是如释重负的笑容。

赵福金蹦跳着大叫:“王霖,射得好,本宫看好你!”

顿吓得旁边的小黄门和宫女冷汗津津,赶紧左右四顾,见无人关注这才放下心来。

潘明面沉似水。

他肩头轻颤,别看一言不发,但此刻心中大为震动。

他擅长射箭,自然明白王霖如此射术已经是独步天下,几乎无人可敌了!

然他何其心高气傲之人,竟输给一个乡巴佬,心里这口气根本咽不下去!

……

潘明缓缓抽出双锏,遥指王霖和马扩道:“尔等一起上吧!”

王霖嘴一抽。

这位傲得实在有点离谱了。

马扩见他如此狂傲,按捺不住,催马挥舞着长刀就杀了过去。

马扩刀法娴熟,足见下了多年苦功。

只是他的武功离潘明还有差距,两三个照面下来,潘明冷笑着单手锏磕挡住马扩劈来的一刀,尔后另外一手锏狠狠击向马扩的头颅。

他这双锏系百炼钢铸成,势大力沉,眼看这一锏就要将自己砸个脑壳开花,马扩大惊失色,急切间猛一甩头避过,那锏就生生砸中他的肩膀,马扩大叫一声跌落马下。

场外的王霖见状,不由怒起。

武科对战自有规则,又非两军对敌,出手如此狠毒,险些要了马扩的性命!

王霖抓起自己的亮银枪,翻身上马,在细密的鼓点中弛进,手中长枪一挺,淡然道:“荥阳侯,我来会你。”

潘明狂笑:“战便战,本侯岂能怕你一个乡野小子!”

潘明挥舞双锏当头劈下,两马交汇间,王霖手中枪一挑,一股巨力传过,潘明两臂酸麻虎口震动,双锏几乎要脱手飞去。

潘明脸色骤变。

凭这般力气,他自知不是王霖对手。

但他苦练骑射武功这么多年,来京应试武举,本就图个一举成名天下知,眼看胜利在望,突然冒出个山东王霖来,骑射已经输给他,若对战再输,荥阳侯的脸面往哪搁!

潘明打马回身,咬牙催马又冲杀过来。

王霖冷笑,也催马迎了上去。

潘明手中双锏左右飞舞,王霖轻描淡写左右格挡,其实最多只用了七八成的气力。

潘明只觉虎口都震出血迹,心下一横,这一回合对冲下去,他待胯下马冲出十余步时猛勒住缰绳,他那坐骑明显训练有素,说止便止竟没有仰蹄。

刹那间,潘明在马上扭头回身突然将双锏脱手投出,一上一下,风声呼啸,像是暗器般分别击向王霖和其坐骑!

这是他苦练多年的杀手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