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机械工程师的成仙路 >  第十四章 准备试炼

想明白此事的韩诺,顿时没了后顾之忧,他又跟柳长老聊了一些关于化灵洗脉诀的故事。这才知道之所以天云门的结丹修士都穿青色道袍,便是为了纪念何元青长老的。当然也正是由于何长老冲击元婴失败,所以许多靠化灵洗脉修炼到结丹的长老最后都放弃了继续修炼。

之后的韩诺,便将炼器室当成了自己的洞府。除了每过几天清理打扫一遍炼器室之外,便一直在潜心修炼。他先是将化灵洗脉诀练至精通,再参悟了万剑诀和灵隐术。

要说韩诺为什么要练这万剑诀,便离不开他心头的一个剑仙梦。这个剑仙梦是在他儿时种下的,那时候地球上的科技刚造出了一种叫做电脑的东西。而这电脑出现后不久,便出现了一款仙侠类游戏,其中有个剑仙的技能就叫万剑诀。

不过等韩诺真的掌握了万剑诀时,才发现这个技能十分的华而不实。施法者可以凭借自身的灵气凝出上万柄剑,而这些剑可以如同下雨一般朝某个范围进行攻击。但此剑诀有两个非常大的问题,一是耗费灵力较多,二是攻击力较弱。若是用其对敌,除了有点震慑作用,基本上属于鸡肋。

于是韩诺又研习起灵隐术来,毕竟如果打不过,那就得跑得过。

这灵隐术,就如功法里介绍的那样,可以使修炼者和同属性的物体化为一体,从而达到隐藏避敌的效果。不过等韩诺掌握了以后,发现这又是个鸡肋法术。因为这法术一来没有护盾效果,二来对环境的要求极高。

虽然韩诺尝试了五灵齐修,每种功法都有修炼,所以体内也同时有五种灵力。但当他想用灵隐术隐入岩石中时,这岩石就只能有土属性的东西,一旦内中夹杂了其它属性物质,灵隐术就会失效。

韩诺对于这样的结局有些无语,但考虑到这两种法术都是低阶法术,也便想通了。若是自己面对的是同为炼气士的敌人,这两个法术或许是有一点对敌的功效的。若是到了筑基期还只能靠这两个法术傍身,恐怕自己就真的死路一条了。

想到这里,韩诺坚定了自己要筑基的决心。

人一旦有了内驱力,做事情就会超乎常人的努力。修仙者也不例外,不过修仙者喜欢称这内驱力为道心。

也不知是因为韩诺有天赋,还是因为他很擅长理论研究,抑或是擅长理论研究本就是一种天赋。韩诺在五灵齐修的路上越走越宽,从一开始的隔天轮修,变成一日之中随机变化,到如今他竟已可以做到同时有五种属性的元气在身体内流转了。

而在五灵齐修的情况下,韩诺聚集在体内的元气竟莫名的随时处于翻转的形态,用神识探进去观察,丹田里竟有一团五色的气海,像极了那奔仙果的样子。

在短短的半年后,韩诺便修炼至五灵炼气圆满。此时的他,在化灵洗脉诀的辅助下,体内拥有的灵力竟是常人的五倍之多,不过他本人并不知道此事。

而在这半年里,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炼器室入口的塔中修行,只外出了三次。而这三次外出,都是为了找明觉。

明觉其实是炼丹长老刘若云的一名弟子,韩诺曾有机会成为他的师弟。因为刘长老的原因,许多需要外出采买名贵灵药的任务,都内定的落到了明觉的手中。也是因为如此,明觉才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在宗门外活动。

为此,韩诺总是让明觉帮忙回安丰城找明姨取一些物资。这些物资包括一些精美的瓷器、类似辣肉条的零食、漂亮的服装首饰等,也包括他当初没带走的那个储物袋。而明觉通过替他跑腿,也捞到了不少好处。

每次韩诺一拿到那些物资,便天女散花般的将它们撒了出去,为此也令宗门许多长老喜欢上了这个俗气的家伙。韩诺深知,不管你是不是仙人,也都还是人来着,总会有喜欢的东西的。

不过韩诺送出去最多的,竟是首饰及胭脂类女子喜欢的物品。而他送礼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师父柳烟。不知从何时起,韩诺就觉得柳长老更像是一个女子,所以他尝试着送他此类的东西,最后竟都被照单全收了。当然,一些美酒类的东西,柳长老也是极其喜爱的。

这日,韩诺感觉自己体内的气海已经变得十分稳固了,便出了炼器室。在飞云阁的入口处,他发现此前守在这里的那名叫万山的师叔已经离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瘦弱的年轻师叔,名叫曾弘新。

韩诺对新来的师叔恭敬地行了个礼,便道明了自己想要兑换一枚筑基丹的来意。

“师侄恐怕要失望了。”曾师叔说道,“这筑基丹不是凭宗门贡献可以换取的物品。”

“那如何才能得到?”韩诺问。

“完成一些特别的宗门任务。”曾师叔耐心地解释说,“你可以去宗门大殿碰碰运气,据说最近正好有个不错的机会。”

“谢师叔指点。”韩诺向其拱手道谢后,便径直去了宗门大殿。

到了宗门大殿,韩诺找到赵长老说明了来意。赵长老打量了韩诺一眼,有些惊讶于他的修炼速度,但并未多说什么,直接从桌子下面掏出一张纸递给了韩诺。

韩诺快速的扫了这张纸一眼,原来是一张试炼召集令。这召集令的内容,无非是某处发现了一个古修士的遗迹,需要召集几名炼气弟子前去探索。他眼珠子一转,问了赵长老一些参加试炼需要做的准备以及别的注意事项。

赵长老倒也毫不隐瞒,给他好好普及了一些关于试炼的知识,并告诉他试炼的危险性,让他好好考虑考虑。

韩诺自然就坡下驴,称自己考虑好了再来回复赵长老。但心里嘀咕的却是:‘这剧情是不是有点老套?为啥总是入了宗门便要去探索什么遗迹,做什么试炼?难道这就是标准的剧情?’

一离开宗门大殿,韩诺便立刻回到了飞云阁。他在炼器室里找到了正在炼制法器的柳长老,并老实地站在旁边等柳长老结束手上的工作。

见到韩诺到来,并表现得如此老实,柳长老将手里的材料往炉里一扔,“又打什么坏主意呢?”

“禀师尊,徒儿已修炼至炼气圆满,准备筑基了,现准备去完成宗门任务换颗筑基丹。”韩诺将手里的召集令双手捧上。

柳长老没有接,倒是认真地打量了韩诺一番,而后面上一闪而过些许诧异的表情。“你是来问我这试炼去不去得?”

“这倒不是。”韩诺低着头道:“徒儿只是有个疑问。”

“哦?什么疑问?”柳长老看了他一眼。

“如果真的发现了古修士的遗迹,为何不派修为更高的同门前去,而是让一帮炼气弟子去?”韩诺问到。

“你以为试炼的目的是什么?”柳长老反问韩诺。

“筛选?”韩诺小心地试探着问。

“哈哈哈哈!你这家伙……”柳长老大笑了数声,“你为何不照那召集令上说是为了取得罕见的灵药或者别的材料?”

“因为这说法太假了,偏偏就只有那遗迹里才有的材料,而且又偏偏只有炼气士能进去,高阶的修行者进去就会触发遗迹的禁制。听上去就像是专为炼气士量身打造的,是低阶修士的特有福利一般。”韩诺阴阳怪气的吐槽到。

“你这话倒是对了一半。”柳长老被韩诺阴阳怪气的表情逗乐了,“确实如你所说,那种遗迹并非只有炼气士能进入,但也确实是为了炼气士量身打造的。因为试炼的目的,真的是为了筛选。”

柳长老顿了顿,继续说:“毕竟这世上的修炼资源有限,若是人人都能筑基,那么高阶修士们之间一定会拼抢得更为激烈。所以为了减少高阶修士间的争夺,便只好减少筑基修士的数量。所以所有宗门才会达成一致,让想要筑基的炼气士们进入一些专属的场所去互相厮杀,争取那为数不多的筑基名额。”

“若如此,那弟子此去岂不是九死一生了?”韩诺捏了捏下巴,觉得这筛选的残酷程度不亚于高考,而且失败的代价也忒大了些。

“不妨,待为师去找那刘老头替你要一颗回来。”柳长老掂量了一下,觉得韩诺在炼器方面的造诣非凡,没必要将其丢到那九死一生的战场上去。

闻听此言的韩诺心中大喜,他本来就没打算为了一颗筑基丹冒如此大的风险。毕竟他其实是想用五行丹筑基的,而那五行筑基丹,风道人曾给过他一颗,借着那神秘圆盘的力量,他如今已备下了四十粒了。

不过韩诺也不想贸然就用已有的五行筑基丹直接筑基,毕竟这样一来就会暴露自己已有筑基丹的事实,所以他才要想办法另搞一颗。若能靠柳长老直接得到一颗,那自己就不需冒任何风险了。

不过虽然韩诺的如意算盘打得挺响,柳长老的面子也似乎足够大,但事情并没有如他的意。柳长老出去一会儿便回来了,满脸的不快。“这刘老头,真是可恶!”

“师尊这是怎么了?”韩诺赶紧问到。

“你们此次去的遗迹可是那古战场遗址?”柳长老问他。韩诺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将召集令取出递给了柳长老。柳长老看了一眼,“哎,还真是如此。据说此战场有大量的奔仙草,那刘老头知道你曾经得到过两枚奔仙果,便觉得你去了一定能有机会再采到。”

“刘长老想要奔仙果?”韩诺疑惑地问。

“因为你吞食奔仙果后经脉扩张的症状与修炼化灵洗脉诀很像,所以他想练出同样功效的丹药来。”听柳长老这么一说,韩诺便懂了。但他又不能直言自己有现成的奔仙果,只好唯唯诺诺地应付着。

从柳长老处出来,韩诺没有再待在炼器室入口的塔中,而是回到自己的住所准备了一番。他在回来的路上已经拟好了计划,准备一进入那试炼之地便找个隐蔽处好好躲着。所以他准备在出发前便带上一粒奔仙果,等到回来以后便用这粒奔仙果找刘长老换丹药。

而他还要做的准备,是要跑一趟坊市,将自己辛辛苦苦复制的丹药拿一部分出去换点灵石,最好能换够两枚中阶灵石,如此一来便能应付一些突发状况下灵力不足的情况了。而从灵石中吸取灵气为己所用的方法,他已经从柳长老那里学到了。

至于他那保命的灵隐术,他自然是已经融会贯通了,而那颇有些鸡肋的万剑诀,似乎用于实战是不太够的。所以他还打算去坊市中收购一些符箓,尤其是攻击型的符箓。这时候,他忽然觉得,所谓修炼的本质,还是氪金。

第二日,他先去宗门大殿向赵长老报了名,确认了出发日期是五日之后。然后又去云舒阁办理下山登记,顺便找明觉打了个秋风蹭了个饭。

从云舒阁出来,他便去了那个许久未曾去过的坊市。不过这一次,他是以天云门外门弟子的身份前往的,而且驾驭着本门的飞行法器,一路好不潇洒。

其实这一次,是他加入天云门后的第一次下山。从天空俯瞰地上,韩诺才发现自己这么些年,原来一直都在天云门的地盘上打着转。不管是那几个曾待过的村庄,还是那几百里外的安丰城,甚至是那从山门便能眺见的住了三年的小镇。

此刻的韩诺,终于明白了为何修仙者眼里的凡人都是蝼蚁。因为所处的高度太不一样了,所以视野大不相同。一个凡人要用数月才能走到的地方,修仙者只需半日即达。

韩诺进到那坊市外的密林中,用一袭黑衣换下了自己的白云袍,又戴上了一个木刻的狐狸面具。待一切收拾停当,才掏出开道符进入了坊市之中。

坊市还是那个坊市,也能找到几个熟悉的面孔,不过韩诺没有跟那些人打招呼,而是径直去了坊市中最高的那座建筑。因为只有在这里,他才能以最短的时间将手里的物品出手,当然为节约时间付出的代价便是价格会低上一两成。

没过多久,韩诺便得到了采购清单中的一样,两枚中阶灵石。而那些符箓,韩诺则没在这里购买,而是去了一个老熟人那里。

那个叫成休的散修,十分擅长制作符箓。虽然只有炼气期的修为,但制作的符箓却不输许多高阶修士。韩诺一进坊市便见到了他,不过因为手里没有现钱,就没有立刻来找他。

“道友,有没有攻击类的符箓?”韩诺进到店子里,发现只有成休一人在。

“咦?韩吝子!你都炼气圆满了?”成休竟隔着面具一眼认出了韩诺来。

“嗯?道友是在叫在下?”韩诺是不可能马上承认自己的身份的。

“行了,不要装了。别人不敢说,你韩吝子就算化成灰我也认得。整个坊市的店铺,就在下这里你最肯花钱。”成休一把拉住韩诺,将他拖到店铺最里面。“看你又有什么奇遇了?怎么修为没上去,但灵力却深厚了不少?”

韩诺眼看装不下去,只好摘了面具,“实不相瞒,在下如今已加入天云门。不知成道友手中可有现成的攻击类符箓卖些给我,我有急用。”

“看你这样子,可是要为了筑基丹去拼命了?”成休立马就猜到了韩诺的来意。

“成道友也知道此事?”韩诺颇有些讶异。

“废话,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成休朝店门处看了一眼,小声的说:“韩道友可有办法多弄到一枚筑基丹?”

“成道友是想投个资?”韩诺也明白了成休的如意算盘。

“那是自然。”成休眼里满是贪婪的光。

“那不知成道友准备付多大代价?”韩诺倒也不避讳,本来他要这枚筑基丹便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若能用来换点钱财,也是不错的。

听闻韩诺此言,成休也不含糊,立刻掏出一沓符箓来,全是一些低阶的攻击类的符箓。

韩诺扫了一眼,轻蔑地笑了笑,“成道友,你可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你的投资都没回报?”

“你可别嫌少,就这些符箓的价值,你在宗门里起码要干半年。”成休说到。

“但是成道友可别忘了,我投入的可是命,你投入的这点东西,在保命上面,可有点不够看啊。若保不了命,就你这点东西,还不如不要,免得打了水漂。”韩诺从储物袋里倒出几十枚灵石来,“这样吧,你帮我看看我这点灵石能买点啥,低阶的我不要,在精不在多。”

见韩诺如此大方,成休无奈的笑了笑,又掏出十来张符箓来,“韩道友说得在理,既然韩道友都如此了,我再吝啬下去,就不够看了。这样,在下手里这些中阶符箓,全部给你,若你真能成功,你这些灵石我全额退还,再给你两枚中阶灵石,如何?”成休表情凝重的伸出两根手指。

韩诺微笑着看了看他,一把将那些符箓抓过来,“等我消息。”说罢便戴上面具头也不回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