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大乾执剑人 >  第两百三十三章 幕后黑手(求订阅)

死人坑底。

澎湃的气浪缓缓平息,沸腾的鬼雾也重又弥漫而来。

南山侯立于鬼雾之中,干瘪如柴的黝黑身躯密布剑痕,有的剑痕中似有岩浆流淌,散发着赤红色的炎气,有的剑痕金光闪烁,却像是硫酸般腐蚀着她的血肉,也有剑痕青光四溢,将她血肉撕裂!

“呼呼……”南山侯低头看着身上的剑痕,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受伤。

她伸手抚摸剑痕,鬼煞弥漫,涌入剑痕,缓缓驱逐着剑痕中的剑煞、地火煞和天地浩然气!

“吼……”她一点点抬头,漆黑的双童死死的盯着前方的李牧。

李牧凌空而立,周身三寸散溢着国运光罩,看似无恙,但握剑的手臂青筋暴起,血丝密布。

“南山侯,我知道你能听懂我的话,我想跟你聊聊!”李牧沉声说道,“如果你无法开口,你就……吱一声,怎么样?”

“吼!

”南山侯暴怒,她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侮辱、践踏,八蟒鞭一甩,她又悍勇的冲了上来。

她周身弥漫漆黑鬼煞,与四周鬼雾相融,好似身融黑暗的魔神,携卷一方天地之势,压向李牧。

这一刻,李牧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好似在排斥自己,若非有国运光罩护身,让他自成一体,后果难料!

敬酒不吃吃罚酒!

深吸口气,李牧高举七星龙渊,再次重重斩下!

“大道如青天!”

轰!

一道摩天大厦般的青金剑芒刹那横空出世,剑芒两旁摩擦着死人坑两边岩壁,如推土机般横推而去!

面对这道充塞死人坑的青金剑芒,南山侯避无可避,只能硬抗!

“吼!

咆孝声中,南山侯长鞭如枪,死死的顶在摩天大厦般的剑芒前,她调转死人坑中一切鬼雾,以八蟒鞭为支点,硬生生将青金剑芒挡住了原地。

滋滋滋……

剑芒与八蟒鞭角力颤动、摩擦,肉眼可见的无形气浪从那里传出,激荡着死人坑岩壁。

“南山侯,咱们还是聊聊吧,至少,你给我吱一声啊!”李牧朗声喝道,语气很不满!

他虽然不知道尸变后的南山侯还记不记得生前的事,但至少此刻,她是有灵智的,能听懂人话,既然如此,为什么不交流?

说不定还能化干戈为玉帛呢。

李牧一边说,一边持续朝青金剑芒灌入灵力和天地浩然气,最好能直接砍死她。

青金剑芒一会压着八蟒鞭前行,一会又被八蟒鞭顶了回来,一时间,一人一僵竟是相持不下。

李牧心中微沉,因为,时间拖的越久,就对他越是不利!

死人坑是南山侯的主场,她不仅能随时随地补充消耗,还能借用此方天地之势!

而李牧呢,身上的灵丹只剩朝元聚顶境的,且周围充斥鬼雾,根本没有天地灵气供他补充,一旦耗尽体内灵力,后果不用多说!

看来,只能使用底牌了……李牧心念电转,随后,他果断引爆剑芒。

轰……

恐怖的爆炸瞬间席卷整个死人坑底,混乱狂暴的气浪疯狂撕扯着李牧周身的国运光罩!

“哎,明明答应过顾叔,不到万不得已不使用神兵底蕴,没想到……”李牧站在乱流中感慨不已,他杀鬼柱山本一郎时,使用了七星龙渊中的星辉之力,战火蟾时,也使用了,如今打南山侯,他还是要依靠七星龙渊的星辉之力。

再这样下去,我会越来越依靠神兵,而失了自身勇勐精进之心……李牧看着混乱气流对面狰狞如魔鬼的南山侯,决定……这是最后一次了!

心念一动,龙渊剑刃顿时涌出璀璨星芒,湛蓝色的星辉快速弥漫四周,将这方黑暗天地衬的如同银河星空!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李牧心沉诗意,手随心动,轻飘飘不带烟火气的一剑划出:惊仙!

这一剑好似唯恐惊动旁人,剑刃无声,如鬼魅般划过空气。

刹那,一道星辉剑芒从剑中破刃而出,如春风化雨,不带丝毫喧嚣,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南山侯身前。

南山侯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就被这道星辉剑芒斩中脖颈!

噗!

漆黑色的血液从南山侯脖颈喷出,剧痛袭身,南山侯才终于反应过来,她惊怒咆孝,一圈圈气浪从她嘴中溢散而出,疯狂冲击着斩在她脖颈的星辉剑芒!

“可惜。”李牧叹息,若非僵尸皮糙肉厚,刚刚那一剑,绝对能将她脑袋斩下!

如今……只好再砍一剑了。

李牧抚摸龙渊剑身,语气坚定的说道:“这次,绝对是最后一次了!”

澹澹星辉再次弥漫剑刃,然而下一瞬,一个诡异的身影忽然从鬼雾深处钻出,如跗骨之蛆,紧紧的贴在了南山侯身后。

“什么东西?”李牧被吓了一跳,定睛看去,发现那玩意竟是个人!

“这是……”李牧脸上肌肉微微抽搐:“新上任的巡察使?”

这家伙刚刚不是被饿死鬼震聋,然后掉出国运光罩,被鬼雾吞噬而亡了吗?

怎么还……活着?

不,他已经死了,不对,这家伙好像……不是人?!

李牧发现,这位太阿郡新任巡察使的表情古怪,透着一股邪魅的笑容,偏偏双童无神,好似两颗弹珠,像是装饰品。

此时,这位新任巡察使紧贴南山侯,并伸出双手,将她拥抱。

下一瞬,南山侯忽然剧烈挣扎,并愤怒的仰天咆孝!

狂暴的气浪携卷着阴森鬼煞,从她体内一圈圈溢出,巡察使官袍猎猎,双臂却如铁箍,在鬼煞的冲击下,死死的抱住南山侯。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李牧惊疑不定的看着这一幕。

他之前猜测林之壑遇到的一系列事情,只是为了将他们引入死人坑,但真正目的无外乎两个,一是借刀杀人,二是将某人安全的送至死人坑底。

但现在看来,他好像都猜错了。

这个巡察使的状态明显不对,但李牧能够确认,即便没有他,对方也能在鬼雾中生存,所以第二个可能性排除。

至于借刀杀人,若是对方想自己死,何必在这个时跳出来拥抱南山侯?

-->>

【畅读更新加载慢,有广告,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所以,对方真正的目的……是南山侯?

而且是被自己重创后的南山侯!

我被利用了?!

李牧脸色大变,二话不说再次一剑斩下:不平!

星辉璀璨,在空中凝聚一道银河剑芒,彷佛从九天之外垂落,浩浩荡荡的涤荡尘世!

世若不平,剑不归鞘!

沛莫能御的星辉剑芒如黄河决堤,一股脑的冲刷向南山侯和那位神态诡异的巡察使!

轰!

下一瞬,他们被星辉剑芒吞噬。

大地崩裂、鬼雾激荡,一剑过后,死人坑底剑气充塞,到处都是湛蓝色的星辉。

但唯独不见南山侯和巡察使。

“人呢?”李牧御风而至,快速检查,最终,他在地上发现了土遁术的痕迹。新

“跑了?不可能啊!”李牧一剑斩下,将坑底斩裂。

虽然死人坑封印看似只有上面一层金色光膜,但其实,这层光膜的范围极大,它将整个死人坑,包括南山侯墓都包裹在内,不管是土遁还是御风,不管是朝上还是朝下,最终都是要面临封印的!

否则,如何能镇压南山侯和这满坑的鬼雾?

可如今……李牧顺着土遁术的痕迹,一路将死人坑底挖穿,约莫百米后,他看到了国运所化的金色光膜封印!

但是,南山侯和巡察使却不见了!

……

国庙后。

短暂的调息后,林之壑终于睁开双眼,劫后余生,且弄清楚了赵宾鸿确已死亡,因此,他这会心情很好,但旋即又阴沉下来。

因为之前刺杀他的凶手故意伪装成赵宾鸿,摆明了是要借刀杀人,他发誓一定要揪出这只黑手,将它狠狠斩断!

林之壑起身看向死人坑,金色的光膜下,隐隐能看到十几条狰狞粗壮的鬼蟒游曳、徘回。

“李县令还没出来吗?”林之壑问身旁的手下。

“回大人,目前只有您一人出来,剑宗宗主他没出来。”手下恭敬回道。

“大人,死人坑下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难道包括剑宗宗主,所有大人都已经……”

“哎,可惜。”林之壑叹息:“李县令诗剑双绝,名震天下,竟折在了……”

他一句话没说完,一道剑光陡然从金色光膜中冲出。

“郡守大人!”李牧冲霄而起,剑光流转,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落在林之壑身边。

“李、李县令,你没事,这真是……真是……”林之壑面露复杂之色:“真是太好了。”

“郡守大人,你没死也太好了!下官正好有事问你!”李牧懒得跟他废话,道:“那新任巡察使姓甚名谁,来自哪里,是何出身?”

“巡察使?巫东?”林之壑一怔,似没想到李牧会问起这个人。

“李县令,巫东已死,难道……他死前留下了什么遗嘱?”林之壑大奇。

“郡守大人,下官肯定,巫东和刺杀你一事有莫大关联,甚至他就是幕后黑手!”李牧沉声道。

“什么?这不可能!若他是幕后黑手,又岂会……本郡守可是亲眼看到他被鬼雾吞噬,身死道消!”林之壑大惊。

“他没死!刚刚下官与南山侯大战,最后关头,他竟出现,将南山侯……带走了!”李牧冷笑。

“带走?李县令莫要开玩笑,就算巫东没死,但死人坑有国庙镇压,一切魑魅魍魉、邪祟鬼物绝不可能……可能……”林之壑说到后面,脸色渐渐苍白。

“郡守大人想到了什么?”李牧见他表情就意识到事情不妙。

“除非,有官印保护。”林之壑脸色发白。

他告诉李牧,国庙中的太祖金身是以太阿郡城四方城门下的泥土所塑,蕴含万民之力,再以郡守官印,以及清平县、平安县、清安县、和太平县四方官印中的国运激发,可谓固若金汤!

但是,若有人手持以上五方官印中的任一一方,都可将鬼物从死人坑中带出!

林之壑说着便取出自己的官印。

李牧的官印也在身边。

如此一来,问题就出在平安县、清安县、和太平县中的一个了。

李牧脑海中浮现三个大胖子的身影。

“好,好啊!”林之壑此时已经暴怒,厉声冲附近的手下喝道:“传本郡守之令,立即捉拿平安县令陈平安,清安县令吴安和太平县令杨秀清!竟敢伙同巫东暗杀本郡守,放出南山侯,本郡守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林之壑怒不可遏。

暗杀自己也就罢了,如今竟还将南山侯带出死人坑,简直丧心病狂!

要知道,南山侯可是视他为‘血肉至亲’啊!

这要是放出来,以后,他林之壑还能睡安稳觉吗?

她妈的!

林之壑心里已经在骂娘了!

“郡守大人莫急,事已至此,还需从长计议。”李牧虽然也觉得心烦,但好在没失了理智,他告诉林之壑,三县县令的修为一般,背景更是几乎没有,幕后黑手行事谨慎,不太可能跟他们勾结在一起。

“李县令的意思是?”林之壑皱眉。

“不管是偷梁换柱,还是威逼利诱,我相信巫东都能轻松从他们手中‘借’到官印。”李牧说道:“把他们抓起来,于事无补。”

“李县令,那你说现在怎么办?!你如今修为高了,都能压着南山侯打了,自然不怕她,可本郡守……”林之壑环顾左右,用眼神狠狠的逼退了手下后,才继续说道:“可本郡守怕啊,事情不查个水落石出,我,我我……本郡守以后可怎么办呀?”

李牧斜了他一眼,道:“郡守大人还没说巫东的背景呢!”

林之壑苦着脸道:“李县令啊,历任巡察使,都是从帝京专门调派,他的背景,本郡守实在不知啊!”

“帝京?”李牧眉头一挑。

帝京的水极深,九天应元神府、翰林院、国子监、左右丞相、六部尚书……各方势力可谓鱼龙混杂,旁人若想调查,怕是难上加难。

但李牧背靠翰林院和皇后,又有大乾第一佛寺白马寺住持的友谊,查个巫东,问题应该不大……吧?

李牧心理忽然有些没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