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公子太虚不好 >  第四十九章 邻村

等到了邻村,有些人早早便等在村口了,祝青林一行人连村子都没进,祝青林坐在车下便开始看诊。

村民排在前面看诊的竟都是些孩童,症状相似呕吐,腹泻,乳食不进,羸弱困劣。

祝青林心中连连叹气,有些食物大人克化起来都难,更何况是孩子。

祝青林开了方子,嘱咐老道:“水煎,发热发渴,去木香。”

老道接过方子,到后面车中配药,然后嘱咐那些病患孩童的爹娘:“先服一剂,服后若是孩子身上发热,口渴,再来找我,方子需要稍作改动。”

那些孩子的爹娘取了药,匆匆离开,村口一下冷清了不少。

祝青林看了眼后面零星的几位老者,心下明了,这个村的人仍有顾忌。

老者大多是咳喘之症,要多服几剂药方能见效,因药不收钱,想来这些老者会坚持用药,等见好了,便也就信了,信了祝青林便是信了槐洞村,槐洞村才算是真的解了封。

最后一位老者,便是清晨天亮跑到槐洞村接祝青林的那户人家的长者。

老者的儿子看着便是个忠厚老实之人,虽是自家将医师接来,却肯等在闻讯赶来的村民之后看诊,祝青林心中敬重。

老人倒是没有别的毛病,只是眼睛痛了几日后便什么都看不见了。

祝青林看诊很少与病患说话,这次却温和的道:“好治,洗一洗便能痊愈。”

老者一家甚是高兴,老者激动的抬手想要拉祝青林的手,祝青林将手送到老者手中,老者握紧说:“真若如此,我可得好好谢谢神医,突然眼前一片黑,唉,半步难行!还不如眼一闭来的痛快。”

祝青林说:“两碗水,煎药,一刻钟,即可,辰午酉时,各洗一次,辰时已过,今日洗两次……”

祝青林累的直喘粗气。

老道忙问:“今日洗两次,明日按照辰午酉时,洗三次,必定痊愈,是这意思吧?”

祝青林点头说:“今日,应可见效。”

说着将方子递给老道。

祝菜,祝铁和祝剑都吃惊的看着祝青林,心里的想法是一样的:公子确实大好了。

……

送走了老者一家,祝青林上车躺着歇息去了,祝菜忙着烧火做饭,早晨赶路,只祝青林勉强用了些粥。

祝菜同样边做边教:“姜薄切,葱细切,分别以盐汤焯一下……面要和稀面……锅烧热后,入浅油炸……”

祝铁和祝剑站在一旁看着,一心只想着入口的松脆,哪里记得如何做得。

老道坐在车中问祝青林:“咱们便在这里等?”

祝青林点头。

“你怕那些孩子中有需要改方子的?”

祝青林点头。

“你还想等着看那老者的眼睛今日能不能见效?”

“若是,已经几年看不见,会很麻烦。”

“你就不怕祝喜山的人找来?”

祝青林笑了,说:“他们今日,来不了。”

老道开始算着日子,想着槐洞村那么大动静,必定会传到山阴县城里,那里必定有祝家的眼线,眼线听闻之后,如何做?快马加鞭赶去找祝喜山禀报?老道想到这里笑道:“祝喜山的信鸽可不是谁都能用的,如此算来,咱们离开这村子,快到盐城时,他们才会赶来槐洞村。”

祝青林闭上眼。

老道又说:“你这般为村民着想,可这个村子竟是无人来接你进村歇息……”

“何为救人?”

“我不过这么一说,知你未曾想过要谁对你感恩戴德,只是,我为何看你除了救人,还想救世?”

祝青林摇头说:“救人,救不了世;救世,救不了眼下的,人!”

老道皱了皱鼻子,说:“饭好了!”

……

午时一过,那位有眼疾老者的家人,拎着篮子来了,口中说着村里人也没有什么好东西,从篮子里拿出两张温热的烙饼,祝青林知道,这些细粮必是一家人平日舍不得吃攒下的,便让祝菜将米面分出一些来,让那家人带走,那家人死活不肯要,转身便跑。

祝青林闭目不语,祝铁和祝剑在旁边低声说着这家人还算有点良心,老道却问道:“因一人之过连累他人易,因一人之善造福他人却难,这是为何?”

二人张着嘴相互看了看,祝菜在一旁接口道:“跟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一样。”

祝青林突然道:“进村,往里走,见柳树左转,院中有杏树。”

老道说:“我去吧,他们再走丢了!”

说罢,老道拎着米面进了村。

看着老道走远了,祝铁小声问祝菜:“两张饼都不能收?”

祝菜说:

“咱们又不是没有米面,可他们却缺少吃食,怎能收!收了还叫帮?公子常说,帮人不求回报,要了回报便不是帮,是交易!就像在榕城,公子想帮的是那些病患,跟榕城城主只能算是交易……”

祝青林笑问:“道长教你的吧?”

祝菜忙说:“他说的有理我才会听。”

……

没过多久,老道连跑带颠的回来了,祝菜一眼便看到老道手中像是拿着什么,忙指着老道说:“公子说过不可收礼!”

老道笑得见牙不见眼,说:“只此一次!不收不行啊!这东西留在他们家也就烧火用,给我方才物尽其用!”

祝青林在车内睁开眼,问:“桃木剑?”

老道在车外听到,哈哈一笑道:“我就知道逃不过你的眼睛!”

说着,老道将藏在袖内的剑身亮了出来。

祝铁脱口而出:“这不就是一块儿破木头嘛!”

祝剑说:“形状倒是一把剑,就是,破了点。”

老道小心的用衣袖擦拭着剑身,道:“你们懂个屁!有了它,再遇到什么邪祟之物,我一人便能治服!”

祝青林在车内问:“那户人家,何处得来?”

老道上了车,祝菜,祝铁和祝剑站在车前听着。

“我一进院子,便看到插在院中角落的这个宝贝,我拎去的米面那户人家一开始不肯收,说不管你医治后是否有效,将你从槐洞村接来便理应由他们照顾咱们的吃食,我就问院中的木剑从何得来?老者说,是十几年前一个乞丐留下的,当时老者给乞丐一碗剩饭,乞丐便将这宝贝留下了,说有一日若是遇到有缘之人,便可取走,你听,这不是说我嘛!我便说用米面换这个宝贝,他们便应允了。”

祝青林笑了笑说:“这世间,唯机缘,看不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