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写给江同学的告白书 >  第39章 两个傻缺

开学考的成绩出来以后,各个班里的同学都在讨论北城来的转校生的分数,与此同时,江淮宁的择偶标准也不胫而走。

年级第一才配当他女朋友?这人好拽哦。

他自己也不是年级第一啊。

“没办法,人家长得无敌帅,整个学校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听说这次发挥得不好,他自己都放话了,迟早碾压奥赛班那群精英。”

“真的假的?这么狂吗?”

“八班同学说的。”

“下次月考什么时候?从来没这么期待考试。”

陆竽从水房打水回来,一路都能听见关于江淮宁的讨论,从昨晚持续到今天一整天,江淮宁这个转校生无时无刻不在刷存在感。她打心底里佩服他,明明才转来没多久,他的名字已经像风一样,吹遍校园。

他们这些平庸的人,在这所学校里待了一年仍是籍籍无名。

只能说有的人,天生自带光环,哪怕不显山不露水,也会被别人注意到,然后被推到万众瞩目的舞台。

卫生委员迎面走来,正好提醒她:“陆竽,今天该你们组打扫卫生。”

“哦哦,我知道。”

陆竽拎着水杯进班,给同组的其他人说了一声,让放学别走,留下来值日。

班里一共七十个人,分为七组,每组十人,负责星期一到星期日的卫生。其中五人负责打扫班级,另外五人负责清洁区。

按照座位分配,打扫班级的为江淮宁、沈欢、陆竽、顾承、孔锐宣。

下了晚自习,班里同学陆陆续续离开,五个人留下来值日。四个男生一人打扫一组,他们拿着扫帚从后往前扫,整间教室灰尘四起,垃圾袋满天飞。

组里只有陆竽一个女生,给她分配了最简单的活儿,擦黑板、擦讲桌。

陆竽一手捂住口鼻,避免吸入粉笔灰,一手拿着黑板擦在写满板书的黑板上挥舞手臂。

第三节晚自习是化学,化学老师大高个子,板书写到了黑板最顶端,陆竽只能抬高手臂跳起来擦。

江淮宁打扫到前排座位,直起身时就见女孩在讲台上,跟僵尸一样,一蹦一蹦,蹦一下擦一下,费劲巴拉。

静静地看了两秒,他嘴角一弯,丢下扫帚走上讲台:“我来吧。”

没等陆竽反应过来,黑板擦就从手中脱离,到了江淮宁手里。他都不用踮脚,轻轻松松擦完了最高处,拍了拍落在胳膊上的灰尘。

“长得高真了不起。”陆竽仰起脖子望着干净的黑板,发出一声羡慕的叹息。

“夸我?”江淮宁反应慢了半拍。

“可不是嘛。”

陆竽拧了块湿抹布擦洗黑板,一层白蒙蒙的粉笔灰被拭去,露出黑板本来的墨绿色。上面的部分还是由江淮宁帮忙。

“我帮你扫地吧?”陆竽不好意思让他多干活,这本来就是她的任务,相比其他组员已经够轻松了。

“没事儿,很快就扫完了。”

江淮宁一手抄起扫帚,大刀阔斧一般,三两下扫完了剩下几个座位。

沈黎背着书包,怀里抱着校服外套,站在八班教室外等沈欢和江淮宁一起回去,目睹眼前这一幕,微微敛下眼睫,踢了踢脚下的沙砾。

室内的灯光播撒到走廊,影子斜斜地映在脚边,显得孤单单的。

她莫名地不开心。

垃圾全部堆在教室前门,陆竽走过来时注意到沈黎的身影。鉴于有过几面之缘,她微微颔首打了个招呼,然后帮着几个男生把垃圾装进蓝色的大塑料垃圾桶里。

顾承和江淮宁抬着垃圾桶去楼下倒。

下楼梯时,顾承突然抬高手臂:“你身高多少?咱俩差不多高吧?”

江淮宁莫名其妙地瞄了眼他头顶翘起的发丝,情绪淡淡的:“不知道,好久没量过。”

顾承鼻子里哼出一声,不服输地睨他一眼:“看看咱俩抬垃圾桶,一高一低,我指不定比你高上一两公分。”

江淮宁眼神无波,语气更是寻常:“抬得低更省力,你不知道?”

顾承:“……”

他的眼神很平静,但顾承就是读出了一种看白痴的意味。他暗骂一声,放低了手臂,立马变成江淮宁抬得高。

果然省力一些。

江淮宁不动声色地垂下手臂,抬得更低,垃圾桶的底部快要挨到台阶上,顾承瞬间黑了脸,嗤道:“幼不幼稚?”

江淮宁抬抬眉梢:“那你别动啊。”

顾承呛回去:“你说不动就不动,你谁?”

江淮宁:“能不能好好抬了?打翻了垃圾桶你来扫。”

顾承:“到底是谁没有好好抬了?”

江淮宁:“……”

从后面看,两个长手长脚的男生,肩膀一会儿高一会儿低,垃圾桶跟着忽高忽低,永远不在同一条水平线上。

两人时不时扭头拌一句嘴,像两个傻缺。

——

陆竽最后走,负责关灯锁门。

顾承留下来等她,两人一起出了灯火阑珊的教学楼,走在晚风醉人的林荫道上。路上人影稀少,显得格外寂静,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空气里飘来一股辛辣的草木气味,不知是哪种树木。

“想吃串串吗?我请你。”路过食堂前的青砖路,顾承问。

顾承落后她半步,说话间提溜起她的书包,她肩上忽地一轻,扭头看了他一眼:“不吃,太晚了,要熄灯了。”

“走吧走吧。”

顾承不容拒绝,扯着她的书包带子,将她往食堂里拽。

盛情难却,陆竽陪着他在串串锅前吃了一会儿,鱼饼、蟹排、鹌鹑蛋、冻豆腐,几串下肚,陆竽就饱了。

顾承送她到女生宿舍楼下,目送她走进深绿色的卷闸门内,才转身离开。

陆竽的暖水瓶放在一楼大厅里,已经接满了一瓶开水,她提着暖水瓶上五楼,推开宿舍门,里面的气氛稍显凝滞,舍友们目光一致朝她看过来。

陆竽怔愣,站在门口迟迟没敢踏进一步。

“陆竽……”张颖率先走到她面前,眉心拧得快打结了,看着她吞吞吐吐,“你的床铺、床铺弄脏了,不知道是什么。”

陆竽赶忙进了屋,把暖水瓶放在门后,快步到床铺边,撩开蚊帐往里一看,脸色骤然冷下来:“这谁弄的?”

没人回答她。

宿舍里十个人都配了钥匙,随时能进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弄的,也不知道是谁弄的。

叶珍珍目光瞥向阳台上晾晒衣服的方巧宜,后者事不关己,好似没听见陆竽的话。可是,整个宿舍里,跟陆竽过不去的人只有她,不是她还能是谁?

可惜没证据证明事情是她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