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在出生之后,小玉蛇就从来都没有吃饱过。

甚至于,当有一次它的一个兄长把它当作是狩猎的目标后,它侥幸逃过了一劫,从此就远离了族群。

过着饱一顿,饿三顿的悲惨生活。

只是命运似乎,特别对它不青睐。

无论到了哪里,都有把它当作是食物的猎手,若不是它体型小,跑得快,那早就成为别人的口中餐了。

但是在又一次被当作捕猎对象时,它竟是慌不择路,跑到了水边。

在这处没有任何草木可供躲藏的地方,于它而言,就是绝路。

前有未知的大湖阻断去路,后又有追兵即将到来,危急时刻,小玉蛇还是钻进了湖水当中,不想当那猎手的腹中之餐。

可大湖之中,危险无数,可不比陆地上好混。

以这小蛇的体型游在水面上,就如同蚯蚓一般,自然是引来了诸多鱼类的窥伺。

若不是它碰巧遇到一只驼龟出行,及时挂到了它身上,那早就成了一坨湖底泥了。

之后的日子,它就一直从一只驼龟,转移到另一只驼龟身上,每天的食物,就是它们的残渣。

甚至于,就直接是单纯的它们的猎物血水,配合着湖水咽下,也能勉强饱肚。

直到那一天,跟着驼龟一起出去捕猎的时候,那一条光是气息就让它窒息的大鱼,竟是被驼龟身上的两脚兽轻而易举的就解决掉了。

这让它震撼得完全不敢冒头,生怕对方一抬手也把自己给灭了。

只是在回去的路途上,它终于还是忍受不住身体对这条大鱼的渴望,冒死撕咬下一小块鱼肉,顿时,新世界的大门被它打开了。

它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在为这蕴含丰富营养的电鳗肉欢呼着,战栗着。

它发誓,如果有人能够每天都让它吃这种好东西的话,那么不管让它做什么,它都愿意啊。

所以鬼使神差的,它这一次并没有跟驼龟一同归去,而是在炼尸洞的地盘停留了下来。

只是等到冷静下来后,它却是害怕了。

因为离开了驼龟,就意味着如果没办法快速找到靠山,那等待它的,大概率就只有死亡二字。

而且它也不确定,那两脚兽若是看到了它,是会直接将它剥皮吃肉还是怎样。

直到它看见那只小傻虎,它这才知道,那两脚兽是有着饲养其它种类动物的习惯的,所以这样一来,他就极有可能会接纳自己。

只不过,在那之前,还是要先进行试探一番再说。

扭扭捏捏,期期艾艾......

嗯?

那两脚兽居然在诱惑我,妈妈,那两脚兽在诱惑我耶。

他是不是对我有所企图啊?

呜啊。

但这肉是真的香。

蛇生当中第一次品尝到如此美味,不到三秒钟,小玉蛇的心理防线就直接崩溃。

所以第二天,它就直接开始摆烂了,直到被余泽抓在手中的那一刻,它竟然不是害怕,而是想着余下的蛇生,总算是有指望了。

它发誓,就算森林焚毁,大湖蒸干,它也要永远的跟这两脚兽在一起。

呜啊,肉肉是真的香,肚子涨涨的感觉是真的舒服。

但是好痛啊,我这是要死了吗?

不过我最喜欢的两脚兽说的那些东西,听起来怎么就那么的好吃呢。

好想,把他说的东西都吃上一遍啊。

我真的,好想好想好想啊。

‘嘶嘶嘶~’

所有挡在我跟美食前面的东西,都给我去死吧。

......

吃货对美食的渴望,于此刻超越了一切。

什么天厌地弃铭文,什么痛苦,那算是个屁啊。

在余泽的视角里面,小玉蛇就跟突然打了肾上腺素一般,原本还有些发颓的攻势,瞬间雄起。

那束缚着它的纹路,眨眼之间,就节节败退。

眼看就只剩下尾巴这一小节了。

但是这铭文也不是好惹的,它终究是属于天地意志这种无法名状存在布下的,能量级别也是极高。

此时到了最后时刻,它竟是开始了触底反弹。

不仅直接就抵挡住了小玉蛇的攻势,还逆向生长,想要重新把纹路布满小玉蛇的全身。

而此时,在爆发了吃货的力量后,小玉蛇还有余下的其它别的能量吗?

并没有。

可至此关键之际,那剩余的全部‘惊蛰’雨露,却在这一刻同时爆发了出来。

这一滴就能让一株植物年份 1的雨露,其中蕴含的能量,可是不容小觑,更何况这是十五滴结合在了一起。

即使之前损害了一些,但是此刻它们集中爆发所产生的能量却也是极为庞大的。

那天厌地弃铭文才刚刚发起了反扑,就被这股庞大的能量给打压下去了。

甚至于连最后一点顽固分子,也被这股能量顺带抹去。

这时,只见‘咔擦’一声,宛如玻璃碎裂般的声音响起后,小玉蛇的身上,再无丁点别的痕迹。

但这还不止,在封印尽去后,小玉蛇的身体就开始了暴涨。

瞬间一扭,身体就大了一圈。

再一动,体长又长了一截。

就跟在看着加速的纪录片一般。

而在体型暴涨的同时,原本应该逸散掉的剩余雨露,也被它的身体所吸收,成为它的一部分养料。

顿时,它的体型暴涨就更加的疯狂了。

足足过了五分钟,它才放缓了生长速度,并且最终停了下来。

但这时候,它的体长目测至少有八个余泽那么高,足足有13、4米,而身体最大部位的直径,也有着半米左右。

这简直是成为了一条庞然大物。

唯一不变的是,它的身体依旧是呈现玉色,若是它一动不动的话,那还真像是一件大型玉质雕塑。

而在一旁的小白虎看到自己的小伙伴眨眼之间就变成这副模样,却是被惊呆了。

连嘴巴张开,舌头吐露在外面也丝毫没有察觉到。

怎么之前还是那小小的一条,完全可以被自己当成玩具的家伙,这就大变模样了呢?

嗯,等等,玩具?

想到这一点,小白虎不由得低头看了看自己,再看看几乎是看不到脑袋的小玉蛇。

一滴冷汗,顺着它的额头滑落。

如果我们俩角色互换,那我必将是会遭重的。

现在离家出走还来得及吗?

......